第15篇-腳踏歐亞兩大洲

第十三天 2017年9月27日(一) 前文說過,西伯利亞鐵路沿線可供停留的城市很多,我們為什麼會選擇了葉卡捷琳堡(Ekaterinburg/Yekaterinburg)呢?原因好幾個。首先,離開伊爾庫茨克後坐了兩晚火車,也該停下來洗個澡;其次,這裡位處烏拉山脈(Ural Mountains)邊,山脈是亞洲和歐洲的分界線,正是紀念我們行程的好去處;最後,這裡有俄國最後一位沙皇被處決的遺址,喜愛歷史的晉爸又豈能錯過呢!結果是,正如伊爾庫茨克的經驗一樣,我們太小看了這個城市,只停留一天實在不足以盡覽這裡的景色。這篇先介紹主打景點,市內遊的部份留待下篇。   昨晚10時多才到達葉卡捷琳堡,當地旅行社順利把我們接到酒店。我們住的契訶夫(Chekhov)酒店,位于市中心,周圍有很多舊式建築物,但酒店旁邊是個現代化的商場,內有 24 小時營業的超市,很方便。酒店是舊房子,門口不起眼。 酒店是以契訶夫命名,內有一些紀念這位俄國著名作家 Anton Chekhov 的物品。 其實除了這些展品外,這裡跟這位大作家扯不上什麼關係的。較吸睛的反而是 Booking.com 的嘉許狀和這些俄羅斯娃娃。 舊樓常見的問題就是沒有電梯;這裡有,但小得可憐,我們分批乘坐便是。Oop!對不起,壞了,第一批乘電梯的團友 Polly 和 Doris 被困在此。透明電梯的好處是可以看到她們強顏歡笑的樣子,應該無事。 既然無事,我們更擔心如何把行李抬上房。接待員拍拍她龐大的胸口說包在她更龐大的身上,我們便安然步行上房。房間簡單但整潔,坐了兩晚火車的我們當然無問題。不一會兒,接待員大姊果然把行李一一送來。 兩位困電梯的團友如何?第二早可以下來吃早餐,應該沒事吧!只是數天,已經懷念這些美味的早餐,難得還有暖 pancake 薄餅! 因為今晚便離開,我們早上便把房退掉,將行李存放在酒店。10 時正,我們跟隨領隊 Konstantin 出發,約半小時的車程,我們已經離開市區到達第一個景點 — The Memorial of Victims of GULAG。蘇聯解體後,在全俄羅斯建有很多紀念在蘇聯時代被迫害的異見人士的園地,這是其中之一。 園地很大,中央有十字架和草坪,周圍是刻有受害人名字的紀念碑。這裡沒有他們的骸骨,可能哪裡都沒有。 離這裡不遠便是亞洲和歐洲分界線的紀念碑。亞洲和歐洲是以烏拉山脈為分界,烏拉山脈不高但也連綿千里。山脈上有很多這樣的紀念碑,我想那個城市只要跟歐亞分界線扯上點關係的,都會建造個紀念碑來吸引遊客。不過以葉卡捷琳堡的知名度,相信這應該是最具代表性的一個。 碑的兩旁釘有一個牌子,一邊是亞洲,一邊是歐洲。每個牌子顯示一組數字,一組是亞洲另一端的經緯度,另一組則是歐洲另一端的經緯度。38.7804° N, 9.4989°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