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篇-三日兩夜橫跨西伯利亞平原(二)

第十一、十二天 2017年9月25-26日 我們三日兩夜的行程過了一半,窗外的景色略有不同,從伊爾庫茨克省濃密色彩繽紛的樹林慢慢讓路給平坦的草原,樹木雖然常見但只是錯落在遼闊草原之間,而且色彩漸趨單一的深綠色,反而周邊的草地有些是有收割過的痕跡,一片淡黃,織出不同的構圖,在鐵路兩旁此起彼落,供乘客欣賞。坐火車的乘客真幸福,靜坐車上,大可以泡杯香茶,便可以看到連續不絕的美景。 上文講到,火車到了下一站 — Marlinsk,驚險鏡頭終於出現。這裡屬於大站之一,火車在此停留 34 分鐘,時間充裕足夠我們四出活動。月台上有小販出沒,但好像吸引力不夠。 這時也差不多到晚飯時間,晉媽、晉爸先到餐卡用膳。火車上用餐,我們一般都點個羅宋湯、魚湯,主菜以肉類為主配上米飯,相當適合我們的口味。不過車上運動量不多,反而零食過多,很多時我們會少點一兩樣,服務員也無意見。 其他的團友則陸續下車四看,車上乘客亦一樣,大多數人都是在車旁抽煙或在月台上伸展肋骨。活力之星 Polly 當然不甘于此,走到對面車站內拍照。我們的列車停在第四號月台,要跨越三個路軌才到車站內,但這也是平常事,這裡火車不像地鐵,會緩慢進站(我們是這樣想)。 我們邊吃邊看窗外人兒活動,過了一會兒,時間也差不多了,有些乘客已開始重回車上,Polly 和 Irwin 也從車站出來,準備回程。這一刻,遠方傳來火車進站的響號聲,說時遲那時快,不知從何而來的一列火車已出現眼前,開始駛進車站與我們列車之間的路軌。這一刻,to run or not to run? Polly 與 Irwin 明智地決定了 not to run。這列火車進站花了不知多少分鐘,停下來我們一看,車頭和車尾約有 100 公尺之距離,而他們位置剛好在此中間。他們可以選擇:繞過車頭、繞過車尾、爬過車底。讀者會問,看到有行人過道天橋,為何不走?他們結果是選擇了這個方法,但奇怪之處是天橋沒有樓級連接到我們列車右邊,亦即是列車開門一邊的月台(偉大的蘇維埃設計!),只有連接到我們列車另一面的月台,而這邊火車的門是關閉了的。我連忙衝出車門,此時我還未知他們採用那個方法回來,心想如何螳臂擋車制止火車開行,一眼看見他們已在天橋上九秒九衝刺,便打算叫乘務員開另一邊的車門。幸好,原來我們餐卡另一邊的車門早已打開,工作人員正在運送食材。此時兩個狼狽人影在我眼前掠過(他們原本打算衝到車頭上車),我連忙喝止他們,把他們接上餐卡。過了一會兒,火車徐徐開行,Polly 和 Irwin 仍在喘氣,晉媽猶有餘悸。 驚魂稍定,數小時後又到下一個大站 — Taiga,不知是否此時天色已黑,還是見過鬼就怕黑,團友並無“遠行”。也許,太冷吧?這是西伯利亞九月份晚上的溫度。 這夜是此程火車的第二個晚上,沒有洗澡也不覺太難受,可能沒有運動量就沒有出汗吧?不知兩位短跑歸來的團友如何,反正我就睡了個好覺。 說了很多停站、上落月台的事,其實這些只是旅途中的小插曲,我們大部份時間都是看景為主,這就是我們的標準姿勢: 如上文所說,到了這段旅途,窗外的景色大多是廣闊的平原,雖然鐵路旁多數種有樹木,但不難從樹叢中遠望到處的草原。 與蒙古不同,這裡的土地很多都看似有人經營,收割過的草地變得淺淡顏色,夾雜在深綠色草叢和樹木之間,份外漂亮。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