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篇-三日兩夜橫跨西伯利亞平原(二)

第十一、十二天 2017年9月25-26日

我們三日兩夜的行程過了一半,窗外的景色略有不同,從伊爾庫茨克省濃密色彩繽紛的樹林慢慢讓路給平坦的草原,樹木雖然常見但只是錯落在遼闊草原之間,而且色彩漸趨單一的深綠色,反而周邊的草地有些是有收割過的痕跡,一片淡黃,織出不同的構圖,在鐵路兩旁此起彼落,供乘客欣賞。坐火車的乘客真幸福,靜坐車上,大可以泡杯香茶,便可以看到連續不絕的美景。


上文講到,火車到了下一站 — Marlinsk,驚險鏡頭終於出現。這裡屬於大站之一,火車在此停留 34 分鐘,時間充裕足夠我們四出活動。月台上有小販出沒,但好像吸引力不夠。

這時也差不多到晚飯時間,晉媽、晉爸先到餐卡用膳。火車上用餐,我們一般都點個羅宋湯、魚湯,主菜以肉類為主配上米飯,相當適合我們的口味。不過車上運動量不多,反而零食過多,很多時我們會少點一兩樣,服務員也無意見。

其他的團友則陸續下車四看,車上乘客亦一樣,大多數人都是在車旁抽煙或在月台上伸展肋骨。活力之星 Polly 當然不甘于此,走到對面車站內拍照。我們的列車停在第四號月台,要跨越三個路軌才到車站內,但這也是平常事,這裡火車不像地鐵,會緩慢進站(我們是這樣想)。

我們邊吃邊看窗外人兒活動,過了一會兒,時間也差不多了,有些乘客已開始重回車上,Polly 和 Irwin 也從車站出來,準備回程。這一刻,遠方傳來火車進站的響號聲,說時遲那時快,不知從何而來的一列火車已出現眼前,開始駛進車站與我們列車之間的路軌。這一刻,to run or not to run?

Polly 與 Irwin 明智地決定了 not to run。這列火車進站花了不知多少分鐘,停下來我們一看,車頭和車尾約有 100 公尺之距離,而他們位置剛好在此中間。他們可以選擇:繞過車頭、繞過車尾、爬過車底。讀者會問,看到有行人過道天橋,為何不走?他們結果是選擇了這個方法,但奇怪之處是天橋沒有樓級連接到我們列車右邊,亦即是列車開門一邊的月台(偉大的蘇維埃設計!),只有連接到我們列車另一面的月台,而這邊火車的門是關閉了的。我連忙衝出車門,此時我還未知他們採用那個方法回來,心想如何螳臂擋車制止火車開行,一眼看見他們已在天橋上九秒九衝刺,便打算叫乘務員開另一邊的車門。幸好,原來我們餐卡另一邊的車門早已打開,工作人員正在運送食材。此時兩個狼狽人影在我眼前掠過(他們原本打算衝到車頭上車),我連忙喝止他們,把他們接上餐卡。過了一會兒,火車徐徐開行,Polly 和 Irwin 仍在喘氣,晉媽猶有餘悸。

驚魂稍定,數小時後又到下一個大站 — Taiga,不知是否此時天色已黑,還是見過鬼就怕黑,團友並無“遠行”。也許,太冷吧?這是西伯利亞九月份晚上的溫度。

這夜是此程火車的第二個晚上,沒有洗澡也不覺太難受,可能沒有運動量就沒有出汗吧?不知兩位短跑歸來的團友如何,反正我就睡了個好覺。

說了很多停站、上落月台的事,其實這些只是旅途中的小插曲,我們大部份時間都是看景為主,這就是我們的標準姿勢:

如上文所說,到了這段旅途,窗外的景色大多是廣闊的平原,雖然鐵路旁多數種有樹木,但不難從樹叢中遠望到處的草原。

與蒙古不同,這裡的土地很多都看似有人經營,收割過的草地變得淺淡顏色,夾雜在深綠色草叢和樹木之間,份外漂亮。

鐵路旁見到的村落不多,但出現時總構成理想的圖畫。

自然景色外,途中經過了大大小小的車站無數,有些建築宏偉但大多數還是較小型的,反正是設計不一,各有特色,單單在車上觀賞已經是賞心樂事。

還有經過一些城鎮、工業用地,不少也是挺有趣的。

就是這樣,我們三日兩夜的車程很快便過去,一點也不覺得沉悶。天色漸黑,我們也快到下一個目的地 — 葉卡捷琳堡。

葉卡捷琳堡位于西伯利亞的西邊,再過不遠便會離開西伯利亞,進入歐洲大陸,到時我們的旅程未完但西伯利亞的部份便會終結。回首一看,還沒完畢已經開始懷念這段旅程。但我們總是往前看的,我們期待著下一段旅程的開始;況且,明天便是葉卡捷琳堡的行程,休息過後精彩的節目又再展開。

 

旅遊小錦囊

  1. 走掉火車的後果是很麻煩的,起碼要花幾個小時才會等到下一班同樣路線的火車。離開火車到月台時,應讓乘務員知道,特別是中國人面孔,他們或會留意些(但他們沒有義務保證每個乘客準時回到車上)。同時最好帶備旅遊證件、車票和電話,走失時可以要求乘坐下一班列車。
  2. 有些旅客或會覺得三日兩夜的行程會太長,特別是火車上沒有洗澡設備。我們沒有這個感覺,洗澡也不成問題,多帶些濕紙巾便是。如果時間充裕,當然可以多停留一兩個站過夜,但晉爸覺得這樣反而會減卻乘坐長途火車的體驗。

 



第10篇-西伯利亞之珠

第八天 2017年9月22日

昨天走出了風雪中的蒙古,黑夜裡進入了俄國境內。蒙俄邊境以 Khamar Daban 山脈為界,南面是蒙古,北面就是西伯利亞大平原,而源於山脈這邊的河水連綿不斷地流往大平原。剛好在平原中央有個深不可測的巨大裂縫,河水流進這裡,形成了今天的貝加爾湖。貝加爾湖是地球上最老最深的淡水湖,容納了地球 20% 的液態淡水(即不計算結了冰的水份),據說全世界的河流加在一起也要花一年時間才可以用河水填滿這裡。湖區孕育了無數的原始野生物種,是科學家的研究天堂。這裡亦是歷史典故中漢朝蘇武牧羊的所在地,古稱北海。今天,這是西伯利亞的重點旅遊熱點,被譽為西伯利亞之珠,我們又豈能錯過呢!


昨天團友們睡得很好,早上起來接收大自然送上的禮物,打開窗簾便看到了優美的景色。這時火車在山岥上馳騁,吹起滿山色彩繽紛的樹葉。

途中還會經過一些村落和車站。我們乘坐的跨境長途列車很少停站,而停的都是比較大的站。遇上大站會有約20分鐘的停車時間,這時我們都會爭取機會到月台伸展肋骨,亦會訪尋當地特產。貝加爾湖最著名的物產是煙薰的 omul 魚,我們怎何不試。

中途站斯柳迪揚卡(Slyudyanka)是比較大的車站,在此停留約20分鐘。

站內月台的店鋪。

店內裝潢簡單,貨品以小吃、日常用品為主,包括了不同類型的薰魚。

美食當前,所有儀態都拋諸腦後。這一刻車廂出現了印象中沙皇年代饑民流放西伯利亞的狀況。

既然簡單數條薰魚便安頓好一班饑民,列車便繼續前行。過了不久傳說中的貝加爾湖便浮現在山峽之間,若隱若現。

這日藍天白雲,天氣好極,晨曦照耀在平靜的湖水上,構出比圖片更美的景色。

色彩繽紛的樹木夾雜在鐵路和湖水之間,並無阻隔我們觀景的興致,反而襯托出大自然無限的美態。

遠方的雪山崇立在日光之中,雄視山脈中的湖泊。

途中還會經過一些村落。我們看到的一些民居相當整齊,絲毫不像傳說中西伯利亞的窮鄉僻壤。

這湖真大,我們沿湖邊走了好一段時間,到了下午,火車才進入伊爾庫次克的範圍。伊爾庫次克(Irkutsk)是西伯利亞的大城市,也是西伯利亞鐵路的一個大站,位于安加拉河(Angara)河畔,離貝加爾湖很近,大部份乘火車而來的旅客都選擇在此下車,再轉乘汽車前往貝加爾湖遊覽。我們從蒙古方向前來,先經過安加拉河上的橋樑才進入伊爾庫次克車站。

這就是安加拉河。安加拉河與貝加爾湖其他的河流不同,其他的河流都是流入貝加爾湖,只有這條安加拉河是流出的,亦是整個貝加爾湖湖水的惟一出口,一直跨越西伯利亞平原,到北極洋入海。

下午3:25到達伊爾庫次克火車站。由於我們的班車較早到站,未見到預約好的當地旅行社代表迎客,心中未免有些擔憂,畢竟我和他們一直只是以電郵聯絡。打電話過去,代表說約了幾點就是幾點,不會早到的。語氣很硬,似訓示我多過似跟客戶對話;剛到西伯利亞便遇上俄國強硬作風。幸好,跟我聯絡了多個月的 Leonid 準時出現,尚算斯文;一同而來的司機 Nikiti,則像典形俄國大漢。也不多說,行李裝上車後,第一件事便是到銀行換錢,換好後便直奔酒店。途中經過城中心,第一觀感不錯,城市整齊而安靜,完全與想像中的西部牛仔小鎮截然不同。

我們訂好的是家叫 Marussia 的酒店,位于城市中心。外形典雅,未入屋已經心中叫喜。

接待員是個美麗俄國少婦(如果不是看到她懷孕便會以為她只是名美少女),略懂英語,溫文有禮。後快便安排我們進房。這裡房間不多,我們佔用了四間,分別在不同樓層。每間房間設計都不同,但都不失典雅。

安頓後,團友自由時間,分頭活動,有立刻淋浴稍休,亦有立刻外出遊覽的。酒店位置極佳,步行可至市內最熱門的旅遊點。酒店對面便有座東正教教堂—Krestovozdvizhenskaya Tserkov。雖然這並不是市內最大的教堂,但無論外牆的雕鑿,以及內部的裝潢,都顯示出東正教教堂的特色。

走出金璧輝煌的教堂,步入世俗的煩囂,一眼就看見蘇俄時代的舊式建築物和電車,一剎那懷疑是否仍然生活在蘇維埃的陰影。

不是的,蘇維埃的陰影一瞬即逝,一看旁邊的十字街頭,現代文明又回來了。也許這時已經到了下班時間,馬路上交通頗見繁忙。這裡熙來攘往的汽車與烏蘭巴托的相比,就明顯新穎和潔淨得多了。

再前行不遠便到了伊爾庫次克的鎮山之寶,一座莫名其妙的雕塑。這座雕塑是個叫巴布爾老虎的怪物(Sculpture Babr),沒有人真正見過這東西,但它卻成為伊爾庫次克的市徽。怕讀者不信,怪物旁有官方介紹為證。

順便一提,這次旅程途經的幾個大城市,市區內都有很好的導遊圖,有些是在景點內的介紹牌,有些是在重要交通要點形成一組的景區;在下一站葉卡捷琳堡更有一條觀光路線。在伊爾庫次克的街角,我們便看到這個俄、英、中對照的導遊圖。

巴布爾老虎所在的廣場,背後便是伊爾庫次克著名的步行街—130 Kvartal,這裡是遊客最愛的街道,餐廳、酒吧、紀念品店林立。

街旁的建築物是舊式的房屋,不知是重修還是仿古建造,反正是很有特色。

原來我們住的酒店就是背靠著這一條街,背面看來也很有氣勢。

街尾是座新式的商場,內有食肆、商店和超市,一應俱全。

這裡有間售賣俄羅斯娃娃的專門店,品種極多,琳羅滿目。

商場內的大型超市,除了一般的貨品外,還有即場現製的薄餅,這也是俄國特色小吃的一種。在此,客人可以憑喜好點薄餅的口味和餡料。

另外,俄羅斯超市內多設有餐飲區,客人可以即買即吃,很方便的,只是對食品的要求就不要太高了,麵包、奶類倒是不缺。

吃過晚飯行過超市天也黑了,入夜後步行街又是另一番風情;酒吧開始出現人群,而我們獨愛清靜的小巷。傳說中的西伯利亞是蠻荒之地,無法無天,黑夜更是恐怖,我們感覺不到(當然,我們只是在遊客區)。

回到酒店,這時才想起,離開北京後不是睡火車、旅館,便是蒙古包。這晚高床軟枕,豈會不好睡?

 

旅遊小錦囊

  • 有些旅遊資料介紹,坐火車橫過俄蒙邊境費時而麻煩,關員檢查得很兇。我們反而覺得很輕鬆,行李簡單檢查,關員也很有禮。同車廂有個看似帶水貨的俄國大媽,原以為關員會大肆搜查,結果也只是一般行事。
  • 過境時很晚,站內店鋪關門,我們留待到了伊爾庫次克才換錢。火車上可以使用美元。感覺上,伊爾庫次克銀行的兌換率不錯,跟旅程後期所到的地方相約。
  • 初到西伯利亞的自由行旅客找本地旅行社幫忙接送、訂酒店等,可以省去不少麻煩,也會安心些。網上很多旅行社的介紹,大家可以自行尋覓。我們初初計劃行程時對西伯利亞不熟悉,心中也擔心傳說中西伯利亞的野蠻,所以也找了一家代謀,事後也覺得不錯。經過實踐後,其實到此自由行是並不困難也不比其他地方危險(一般警覺性還是必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