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篇-西伯利亞之珠

第八天 2017年9月22日

昨天走出了風雪中的蒙古,黑夜裡進入了俄國境內。蒙俄邊境以 Khamar Daban 山脈為界,南面是蒙古,北面就是西伯利亞大平原,而源於山脈這邊的河水連綿不斷地流往大平原。剛好在平原中央有個深不可測的巨大裂縫,河水流進這裡,形成了今天的貝加爾湖。貝加爾湖是地球上最老最深的淡水湖,容納了地球 20% 的液態淡水(即不計算結了冰的水份),據說全世界的河流加在一起也要花一年時間才可以用河水填滿這裡。湖區孕育了無數的原始野生物種,是科學家的研究天堂。這裡亦是歷史典故中漢朝蘇武牧羊的所在地,古稱北海。今天,這是西伯利亞的重點旅遊熱點,被譽為西伯利亞之珠,我們又豈能錯過呢!


昨天團友們睡得很好,早上起來接收大自然送上的禮物,打開窗簾便看到了優美的景色。這時火車在山岥上馳騁,吹起滿山色彩繽紛的樹葉。

途中還會經過一些村落和車站。我們乘坐的跨境長途列車很少停站,而停的都是比較大的站。遇上大站會有約20分鐘的停車時間,這時我們都會爭取機會到月台伸展肋骨,亦會訪尋當地特產。貝加爾湖最著名的物產是煙薰的 omul 魚,我們怎何不試。

中途站斯柳迪揚卡(Slyudyanka)是比較大的車站,在此停留約20分鐘。

站內月台的店鋪。

店內裝潢簡單,貨品以小吃、日常用品為主,包括了不同類型的薰魚。

美食當前,所有儀態都拋諸腦後。這一刻車廂出現了印象中沙皇年代饑民流放西伯利亞的狀況。

既然簡單數條薰魚便安頓好一班饑民,列車便繼續前行。過了不久傳說中的貝加爾湖便浮現在山峽之間,若隱若現。

這日藍天白雲,天氣好極,晨曦照耀在平靜的湖水上,構出比圖片更美的景色。

色彩繽紛的樹木夾雜在鐵路和湖水之間,並無阻隔我們觀景的興致,反而襯托出大自然無限的美態。

遠方的雪山崇立在日光之中,雄視山脈中的湖泊。

途中還會經過一些村落。我們看到的一些民居相當整齊,絲毫不像傳說中西伯利亞的窮鄉僻壤。

這湖真大,我們沿湖邊走了好一段時間,到了下午,火車才進入伊爾庫次克的範圍。伊爾庫次克(Irkutsk)是西伯利亞的大城市,也是西伯利亞鐵路的一個大站,位于安加拉河(Angara)河畔,離貝加爾湖很近,大部份乘火車而來的旅客都選擇在此下車,再轉乘汽車前往貝加爾湖遊覽。我們從蒙古方向前來,先經過安加拉河上的橋樑才進入伊爾庫次克車站。

這就是安加拉河。安加拉河與貝加爾湖其他的河流不同,其他的河流都是流入貝加爾湖,只有這條安加拉河是流出的,亦是整個貝加爾湖湖水的惟一出口,一直跨越西伯利亞平原,到北極洋入海。

下午3:25到達伊爾庫次克火車站。由於我們的班車較早到站,未見到預約好的當地旅行社代表迎客,心中未免有些擔憂,畢竟我和他們一直只是以電郵聯絡。打電話過去,代表說約了幾點就是幾點,不會早到的。語氣很硬,似訓示我多過似跟客戶對話;剛到西伯利亞便遇上俄國強硬作風。幸好,跟我聯絡了多個月的 Leonid 準時出現,尚算斯文;一同而來的司機 Nikiti,則像典形俄國大漢。也不多說,行李裝上車後,第一件事便是到銀行換錢,換好後便直奔酒店。途中經過城中心,第一觀感不錯,城市整齊而安靜,完全與想像中的西部牛仔小鎮截然不同。

我們訂好的是家叫 Marussia 的酒店,位于城市中心。外形典雅,未入屋已經心中叫喜。

接待員是個美麗俄國少婦(如果不是看到她懷孕便會以為她只是名美少女),略懂英語,溫文有禮。後快便安排我們進房。這裡房間不多,我們佔用了四間,分別在不同樓層。每間房間設計都不同,但都不失典雅。

安頓後,團友自由時間,分頭活動,有立刻淋浴稍休,亦有立刻外出遊覽的。酒店位置極佳,步行可至市內最熱門的旅遊點。酒店對面便有座東正教教堂—Krestovozdvizhenskaya Tserkov。雖然這並不是市內最大的教堂,但無論外牆的雕鑿,以及內部的裝潢,都顯示出東正教教堂的特色。

走出金璧輝煌的教堂,步入世俗的煩囂,一眼就看見蘇俄時代的舊式建築物和電車,一剎那懷疑是否仍然生活在蘇維埃的陰影。

不是的,蘇維埃的陰影一瞬即逝,一看旁邊的十字街頭,現代文明又回來了。也許這時已經到了下班時間,馬路上交通頗見繁忙。這裡熙來攘往的汽車與烏蘭巴托的相比,就明顯新穎和潔淨得多了。

再前行不遠便到了伊爾庫次克的鎮山之寶,一座莫名其妙的雕塑。這座雕塑是個叫巴布爾老虎的怪物(Sculpture Babr),沒有人真正見過這東西,但它卻成為伊爾庫次克的市徽。怕讀者不信,怪物旁有官方介紹為證。

順便一提,這次旅程途經的幾個大城市,市區內都有很好的導遊圖,有些是在景點內的介紹牌,有些是在重要交通要點形成一組的景區;在下一站葉卡捷琳堡更有一條觀光路線。在伊爾庫次克的街角,我們便看到這個俄、英、中對照的導遊圖。

巴布爾老虎所在的廣場,背後便是伊爾庫次克著名的步行街—130 Kvartal,這裡是遊客最愛的街道,餐廳、酒吧、紀念品店林立。

街旁的建築物是舊式的房屋,不知是重修還是仿古建造,反正是很有特色。

原來我們住的酒店就是背靠著這一條街,背面看來也很有氣勢。

街尾是座新式的商場,內有食肆、商店和超市,一應俱全。

這裡有間售賣俄羅斯娃娃的專門店,品種極多,琳羅滿目。

商場內的大型超市,除了一般的貨品外,還有即場現製的薄餅,這也是俄國特色小吃的一種。在此,客人可以憑喜好點薄餅的口味和餡料。

另外,俄羅斯超市內多設有餐飲區,客人可以即買即吃,很方便的,只是對食品的要求就不要太高了,麵包、奶類倒是不缺。

吃過晚飯行過超市天也黑了,入夜後步行街又是另一番風情;酒吧開始出現人群,而我們獨愛清靜的小巷。傳說中的西伯利亞是蠻荒之地,無法無天,黑夜更是恐怖,我們感覺不到(當然,我們只是在遊客區)。

回到酒店,這時才想起,離開北京後不是睡火車、旅館,便是蒙古包。這晚高床軟枕,豈會不好睡?

 

旅遊小錦囊

  • 有些旅遊資料介紹,坐火車橫過俄蒙邊境費時而麻煩,關員檢查得很兇。我們反而覺得很輕鬆,行李簡單檢查,關員也很有禮。同車廂有個看似帶水貨的俄國大媽,原以為關員會大肆搜查,結果也只是一般行事。
  • 過境時很晚,站內店鋪關門,我們留待到了伊爾庫次克才換錢。火車上可以使用美元。感覺上,伊爾庫次克銀行的兌換率不錯,跟旅程後期所到的地方相約。
  • 初到西伯利亞的自由行旅客找本地旅行社幫忙接送、訂酒店等,可以省去不少麻煩,也會安心些。網上很多旅行社的介紹,大家可以自行尋覓。我們初初計劃行程時對西伯利亞不熟悉,心中也擔心傳說中西伯利亞的野蠻,所以也找了一家代謀,事後也覺得不錯。經過實踐後,其實到此自由行是並不困難也不比其他地方危險(一般警覺性還是必需的)。

第09篇-迎來瑞雪 道別蒙古

第七天 2017年9月21日

蒙古大漠的天氣變幻莫測,昨天中午笑問著積雪與花海豈能共存,下午穿著短衣騎馬,今早卻變得漫天雪花紛飛。昨晚遠方飄來陣陣烏雲,我們抱怨未能觀星之際還未來得及預見風雲之變色,幸運的我們漫不經意地就迎來了蒙古今年的第一場瑞雪。積雪看過不少,最愛還是看到飄雪從天而降,漫天遍野,人在畫中的情景,特別是毫無準備下,更是驚喜。


昨晚飯後回到蒙古包,工作人員已為我們生了柴火取暖。原來爐火壽命有限,到凌晨4、5點便要添柴枝。客人可以選擇夜不閉戶讓人員自由出入,或等他們拍門時才起床開門。到了時間,小伙子便自然會出現送上柴枝。

凌晨時份,晉爸迎接了送炭小恩人後,頓覺身體有自然的呼喚,便打算外出解決。一打開蒙古包的門,為之一驚,這時天還未全亮,睡眼中看到白雲紛飛,一剎那忘記了自己身在何方,夢內不知身是客的感覺。

難得雪景當前,解決一事也差不多忘掉了,連忙拿出照相機,叫醒老婆一起觀賞。平時天未亮叫醒夫人例必挨罵,這回卻換來她的讚。晨曦來得也快,天開始亮起來,這才看到昨夜未收起的毛巾早已被凍殭。可憐的毛巾,我們太大意了!

團友陸續出現,無不贊歎此情此景。

也許是風雪催人,今早大家都起得很早。賞雪之餘連忙趕去吃早餐,早餐份量充足,品種也多。

雪景雖好,但我們也擔心風雪中回程交通的問題,畢竟我們要趕上下午的火車,回到烏蘭巴托的路程也不短啊!跟領隊說好,大家一致決定早些起程,8時半便離營,風雪中趕歸程。

我們擔心是有道理的,雖然行程大部份是鋪好的平坦馬路,但到營地的一大段路還是未鋪蓋的泥地,遇上風雨便有泥濘阻礙。司機倆盡量地快放,而我們則一步一驚心。

說也奇怪,原以為風雪阻人,但走了一段路後,風雪漸漸散退,路旁的景色靜悄悄地朦朧中重現。

重回到前天來程時看過的油菜花田,真是人面依舊,景色全非,差點認不出當日花海的模樣。

車行了約一個小時,我們已經逃離了風雪,越接近烏蘭巴托天色亦越好,一片草原復甦的氣像。

結果我們很早便回到烏蘭巴托,先行吃過中午飯再回到旅館整頓,團友還可以外出最後衝刺購物;而最重要的還是收到了旅行社送來今天去俄羅斯的火車票,心中方覺踏實了些。時間差不多了,Khonger 送我們到火車站,準備乘坐3時多的火車前往俄羅斯的依爾庫次克。這時候,我們才有機會在車站拍照留念。烏蘭巴托的火車站不算宏偉,但也有些古典的味道。

到了這裡還有個小插曲。我們從北京開來的火車是停在第二號月台,我們要手持行李箱上落樓梯穿越隧道到停車場。我們以為去俄羅斯的火車也會停同一月台(順方向嘛!),我們在停車場便接受了一名挑夫的兜搭,請他幫我們運送行李。結果原來火車最終是停在一號月台,就是接近車站大堂的月台,我們大可以拖行自己的行李前往,不用過隧道,白白擔心一場。不過,我們八個人的行李確是多而且重!

故事還未完。久候的火車終於在微雨中到站。挑夫大哥也幫我們把行李逐一抬進車廂裡,還抬上了車廂頂的行李架(不要小看這工程)。原先我們以為與挑夫講好價錢,剛好是我們剩下的一萬元蒙古幣(約HKD30),只是把行李推到月台。誰知我們實在太天真,蒙古物價雖平也沒有這麼平;行李上了火車後,挑夫要收我們三十美元。搞不清是當時沒有說清楚,還是事後抬價,不過也不算貴,照付了事。

擾攘一輪火車徐徐開行,我們一邊安頓行裝,一邊觀看兩旁風景。這時還未完全離開烏蘭巴托的住宅區。

此刻才發覺市區民居內亦會蓋有蒙古包的,看來蒙古人並無遺忘他們的傳統生活方式。

車行越久,民居越為少見,取而代之的是山野中的村落。

村落亦漸漸被零星的小屋代替。小屋散落在陡峭的山岥上,在白雪蓋頂的山峰下,彷佛是到了歐洲的瑞士。

平原也漸漸讓路給樹叢,而樹木亦漸見金黃,整個景色已不像日前所見大漠、草原的壯麗,變得生氣蓬勃,略帶點初秋的景像。

火車繼續前行,又過了個不知名的小站,暮色開始四合。

我們早早吃過晚餐後便回到車廂休息,到晚上9:30火車終於開到了蒙俄邊境。一如所料,車廂的廁所全部關閉,而我們亦早作準備,所以並無大礙。不知是否經過了中蒙邊境的熱哄,我們對過境一事已無期待。事實上,火車越過蒙俄邊境並無中蒙邊境的換車輪大工程,列車平穩地先後停在邊境兩邊車站的路軋上。兩國邊防人員逐一登上車廂進行例行檢查,態度亦有禮,我們當然也很配合,無風無浪。

火車就在黑夜中、睡夢裡進入了我們響往的西伯利亞。

 

旅遊小錦囊

-烏蘭巴托火車站就在市區內,建築物不大,但也有可供攝影的題材,值得預留時間前往拍攝、候車。

– 烏蘭巴托火車站至少有兩個月台,靠近車站的月台很方便,推行李應無問題;但離車站較遠的月台則需要上落頗長的梯級。另外上落火車時會有數級梯級,車廂內的行李架亦較高。攜帶重行李的乘客要注意這些。

-火車站停車處有挑夫兜搭,可以幫忙,甚至幫抬行李上行李架。他們只懂極少英語,溝通價錢時最好盡量清楚。

– 很多旅遊媒體介紹烏蘭巴托與依爾庫次克之間的行程是西伯利亞鐵路最美麗的一段。這段路程很美,特別是踫上金黃色樹木夾雜在叢林中的季節。是否最美還需視乎個人的喜好,其他路段也各有特色,反正旅客不要貪睡錯過便是。

第08篇-奔向大草原

第六天 2017年9月20日

大家沒有看錯,這確是蒙古草原上的景色。我們從烏蘭巴托去Hustai國家公園途中走過了遼闊的草原,極為壯觀;但最難忘的還是一片片的油菜花田。我們遠遠望見時還不相信我們的眼睛,原來蒙古早已引進了江南的油菜花田,種植在不少地方。蒙古供遊客遊玩的國家公園很多,但由於我們停留時間有限,只能選擇去較為接近的一個,而Hustai(亦稱Khustai)離烏蘭巴托125km,只需數小時的車程便可以到達,是個很好的選擇。


早上起來,在賓館吃過簡單早餐後便出發去大草原。Khonger 派了兩部車由一名大學生做領隊,大學生英語很好,溝通毫無問題。

圖中站在中間的青澀少年便是我們的領隊哥哥,正職大學生,兼職導遊。右邊是司機大哥。

旅程開始,在烏蘭巴托市區內交通超混亂和極堵塞,但離開市區後情況便大為好轉。我們先在途中的小商場購買補給品,由於這兩天Khonger 會包三餐,我們買的不外是水果零食之類。我們停留的小商場環境清潔,物品也豐富。

下圖是途中草原的景色,其實蒙古草原並不是一望無際的平原,而是起落有致的滾動原野,四周還會有些山嶺起伏。

草原上不時看到騎馬或是看羊的牧民,

但更常見的反而是汽車、摩托車之類的現代交通工具。

我們乘坐的兩輛車,實而不華,雖然簡陋,但坐上數個小時也不算太辛苦。

路邊踫上牧民放羊,我們連忙下車拍照。羊兒忙於飲水吃草,也懶得理我們。牧羊大叔也如是,看來是見慣了大驚小怪的城市人。

眼見羊群無動於中,我們也拍攝夠了,便繼續上路。不一會,眼前開始看到遠處金黃色一堆,在灰暗泥土上慢慢出現。再走近些,竟然像我們熟識的油菜花田模樣,我們開始還不相信,怎麼江南的油菜花田會跑到北方大漠上來了?季節也不對啊!看了也不信,只有親身摸摸才能盡信。

確是油菜花無誤。導遊介紹,原來蒙古早已引進了油菜花,在草原上作為商品農作物廣泛種植,賺了不少外匯。這裡勝在地廣人工便宜,是個不錯的主意。北方比南方冷,油菜花九月才開花,我們來得正合時啊!既然來了,豈能不打卡留念。這裡花田面積廣,遊人只得我們幾個稀客,絕對好過去南方的油菜花田左閃右避,人群中穿插才拍得一兩張像樣的照片。

玩得盡興,也接近中午時份。導遊安排得很好,餐廳就在附近,車行約半小時,我們便到午飯的地方。餐廳很簡潔,菜式不多,以肉類、米飯和餃子為主,倒也適合我們胃口。我們坐下來等食,四周觀看,看到牆壁上掛了幅畫(見下圖),前景正是我們剛看到的花田景色,後方卻是一列雪堆掛頂的山脈。我們笑道,那有可能同時看到積雪和開花的情景,這畫師真糊塗了。第二天,我們知錯了,年青人太狂妄了,真是夏蟲不可以語冰!

飯後還未來得午睡,我們便乘車到達目的地—Hustai 國家公園。

我們馬上安排入住了期待已久的蒙古包。我們請 Khonger安排行程時,他們推介的是傳統的蒙古包,與蒙古人同住於荒野,無淋浴、廁所設備。我們年紀不輕了,決定訂住豪華版的蒙古包,在國家公園內,雖然淋浴、廁所都設在包外,但總算距離不遠。兩者價錢相去甚遠,但也是值得的。

淋浴室、廁所離我們住的蒙古包不遠,不大但足夠我們使用。

每個蒙古包內有四張單人床,被枕、火爐一應俱全。空間又大,我們二人豪包一個包,絕對比睡火車車廂、旅館舒適。

遠道而來,我們當然不是單單為了睡蒙古包。Hustai國家公園最著名的是園內的野馬。據說一種叫 Prjevalskii 的野馬,原本在蒙古、中亞一帶奔馳,後來被擸殺得差不多要絕種了,現時全球只在 Hustai 才能找到這種野馬。國家公園內只容許公園指定的車輛和工作人員帶領,才能到園內遊玩,結果我們便分兩批跟隨園區的專業人員前往山谷中尋覓。

心存厚望卻更容易失望。原本的想像是在野外看到萬馬奔騰的景像,到了才知道馬群只會在清晨和傍晚到河邊喝水,平時只會躲在山岥上的樹蔭下休息。我們在山野中來回尋找,才能從遠處眺望到一些。這些照片都是用長鏡頭才能拍攝到的。

懷著點失望而回,觀賞野馬倒不如自己策騎。回到蒙古包區內,工作人員已經為我們準備好了馬匹,這裡騎馬比很多地方輕鬆,不需要排成一行緊隨著領騎員,遊客可以自由奔馳。

回到園內已經暮色四合,梳洗過後便是晚餐時間。園區內設有餐廳,我們玩了一整天,正好飽食一頓自助餐!

飯後到外邊走走,心想看看大漠的星夜。可惜陣陣烏雲蓋天,觀星無望,便回蒙古包休息。回到營幕時舉頭一看,密雲堆疊,不知這個晚上風雲如何變色?

 

旅遊小錦囊

  1. 蒙古可供遊玩的草原很多,離烏蘭巴托較近的有Gorkhi-Terelj National Park和我們這次去的Hustai;這兩處都可以用兩三天的行程遊玩。
  2. Khonger Expedition有很多不同類型和日數的團,晉盈遊以往曾經參加過長旅程的行程,可參閱:【蒙古國深度遊記攻略】旅遊資訊篇
  3. Khonger負責了這次行程的車、公園入場、蒙古包等費用,以及園內的觀馬、騎馬、用餐等。訂團時應該訂明團費包什麼活動,以免事後爭議。

第06篇-火車飛渡戈壁沙漠

第五天 2017年9月19日(上)

中蒙邊界位處於戈壁沙漠之間,連綿千里。很多人以為戈壁沙漠是細小沙粒型、寸草不生的沙漠,其實戈壁沙漠主要是地表物質礫石,夾有沙土,並常見小草夾雜其中,所以在此之上建築鐵路也不覺奇怪。話雖如此,沙漠上依然是少見人畜,偶爾在水源旁可以看到牛羊在吃草、喝水,但絕不會見到人兒在荒野中走過。火車在此奔馳,我們仿佛回到古時與可汗在大漠並肩馳騁的感覺。


雖然昨晚弄得很夜才睡,今早起得尚算早。走出車廂走廊,眼前景色一亮。昨夜睡夢中不知走了多少里路,心想或會錯過了觀賞戈壁的機會,未想到眼前看到的就是聞名已久的大漠。

早上起來梳洗好後便到餐卡吃早餐,發覺餐卡已經改由蒙古經營;車廂較以往的中國餐卡整潔,但沒有傳說中(和日後看到)的精雕細琢。我們點的是 omlette,賣相和味道都不錯。手上沒有蒙古幣?沒關係,可用人民幣,一元兌了250蒙古圖格裡克(tögrög、MNT),比期後在烏蘭巴托換的差很多。

餐卡另一邊有個小酒吧,但吃飯和喝酒的乘客都極少。

早上初段看到大漠大部份的地方都是沙礫,一望無際,人跡罕見。

偶然可以看到水源,有時還有些牛羊低頭飲水。

火車越行越遠,草原也逐漸增多,更能看到原上的畜牧

途中經過不少工地型的停車處,看似發電廠之類的工業用地。

看到的風力發電,途中遇上的不算多,但也可以想像蒙古在環保這方面也在進步中。

途中並無大站,也不多停站,這是其中之一個小站。

正好下車拍照打卡,不忘跑到車頭回望一下我們乘坐的火車。

圖中晉爸的妹妹團友 Polly 不是這照片的主角,亮點是後面月台上常見的小販大媽,和每次停車都在車門守候著我們的乘務員。圖中乘務員的面部表情完全體現出途中大部份乘務員的典型個性。

在車廂看景看一個早上,偶爾到月台伸展,不覺已到午飯時間。午餐單的選擇不多,都是簡單的蒙古菜式,下圖可見其中幾款。味道很好,價錢也不貴。

飯後繼續看景,似乎已經離開了戈壁沙漠,代之是草原風貌。草原上人跡也漸多。

早原的景色絕不能沒有蒙古包,多謝主人在此放置給我們構圖。

這裡更多蒙古包,看似小村落。

目的地漸近,村落也多起來。

山崚起伏,始見樹木錯落草原中;景色也變得嬌俏起來。

離開北京城才三十多個小時,好像已經遠離煩囂,去了地球的另一邊;到了這裡才見到密集的民居,離烏蘭巴托還會遠嗎?

過了這條河,便進入烏蘭巴托的市區,我們也預備好行裝,隨時下車了。

的確過了不久我們便到達了烏蘭巴托的火車站,本應拍照留念。不過一下火車已見到前來迎接的 Khonger Expedition 旅行社代表,高舉著晉爸名字的牌恭候我們。我們還未來得及打個招呼,兩個蒙古大漢已將我們行李箱抬走。我們連忙跟著(當時還未弄明來者何人,還恐是搶匪),直奔至車站旁的停車場才停下喘氣。反正我們後天還會回到這裡上火車,到時再拍照未遲。

我們上了兩輛汽車前往旅行社,在烏蘭巴托的旅程後回分解。

 

旅遊小錦囊

  1. 火車上的餐卡人不多,用餐時間好像沒有限制,很方便。除了在餐卡用餐外,也可以在車廂內自行安排膳食,車卡前有燒水爐,不停有熱水供應。
  2. 有些站的月台有小賣店,月台上的小販時有時無,晚上幾乎絕跡。售賣的東西以飲食為主,偶然會有些本地特產。有需要DIY吃飯的應預先購買所需用品,不宜過份依靠途中採購。
  3. 火車停留小站時間很短,不宜下車。在烏蘭巴托的停留時間較長,攜帶行李慢慢下車不成問題。到站前乘務員會早早催促執拾行裝,到時還會有充份時間準備。記住離開前要早些收拾枕頭被鋪,再交給乘務員檢查有沒有損壞。

第05篇-黑夜橫越中蒙邊界

第四、五天 2017年9月18-19日

翻開旅遊書籍或閱讀網上介紹,一談及坐火車橫過中、蒙、俄邊境時總是描繪得特別興奮,好像是從地球穿越時光隧道進入火星一樣。晉爸的感覺是未到達時很有預期,到達後早期覺得有趣,但其後則過程漫長而沉悶,不如早些上床睡覺。傳說中,坐火車過境有幾樣注意的地方,而很多說法都有異同之處。首先,據說過境時過程三數小時,期間廁所關閉,也不能下車到車站解決。其次,兩地關員會登車檢查證件和行李,蒙古國關員尤其嚴厲。另外,有些前人說不能下車到車站,但有些人卻說檢查證件後可以下車,車站還有去廁所、換錢和買電話卡的店鋪。下文分分享一下我們的經驗。


上篇說過,晚飯後我們回房休息,準備好迎接過中蒙邊境的一刻。從車廂內的行車時間表看到,火車會在21:48到二連(Erlian)站,0:59才離開。早已知道期間廁所會關閉,我們晚飯時已經開始節制吸入水分,到站前的十數分鐘便去排出體內點滴。雖然年紀不輕,幸好身體機能尚好,總算安然度過這三小時。

為甚麼會有這三小時的煎熬呢?原來是過境時火車要更換車輪,原因是兩地車輪寬度不一樣,而更換方式不是要乘客轉車,而是分別將每部車廂升離乘載的車輪,然後將車輪更換。所以這也是很多過境旅客覺得最特別之處,試問又有幾多人試過坐在升高降低的火車車廂內呢?

火車到達的二連站屬呼和浩特鐵路局集寧車輛段,也就是在中國內蒙古境內。

車站烏燈黑火,看來就算是有店鋪的話也早已關門。僅有的燈光是車站的大鐘和月台上的宣傳碑。這時候,中國關員登上火車取去我們的證件檢查。他們對我們的港澳通行證不覺陌生,看來歷來過境的港客也不少。

火車停下不久便轉向駛進換輪廠(沒拍得實景,只好硬照代替)。

換輪廠不知大小,估計可以包藏整列火車的肯定小不到那裡去,地球軌道中運行的衛星大概可以目視。這只是廠內一角。

廠內宣傳版

待會要更換的車輪早已在一旁等候我們的大駕光臨

到達廠內,由於要逐節車廂換輪,不知等了多久,才看到我們車廂從前面分離。

可以看到前面車廂升高,車輪正在更換中。

終於輪到我們了,工人正在升起我們的車廂。

我們更換車輪之時,從烏蘭巴托反方向去北京的列車剛好也操作中,正好讓我們側面觀看。

車廂升高了

車廂升起後,適用於蒙古境內的車輪隨即滾進取代中國式的車輪。

不知多少的車卡逐卡慢慢升高徐徐降低,這個過程十分漫長,我們看了一會也覺得差不多了,有些團友上床休息了。好了,究竟乘客可否下車?

終於等到更換車輪完畢,列車駛回車站月台,關員也發還之前取去的證件。正當我們疑問能否下月台之際,團友姚生已經決定以身試法,立此存照,證明是可以的。其實這時已過凌晨,火車只剩下五分鐘便重新啟行。車站大堂已經關閉,店鋪無人;但可以想像得到如果是白天到站的話,車站大堂應該是有店鋪營業的。

火車繼續前進,這時大部份團友已躲進被單,也不知道何時橫過中蒙邊境。應該半小時後(列車時間表如是說),我們被剎車聲弄醒,原來火車已經進入蒙古境內的第一個站—札門烏德(Zamin Uud)。車站同是漆黑一片,只有辦公室還有些燈火。這時候,火車走廊人聲嘈雜,乘務員大聲呼叫乘客起床開門,準備好證件給關員查看。不一會,先後有海關、邊防人員過來檢查,最後還來了個蒙古軍服大媽(身形與男性摔交手無異)瞪眼嚴厲地視察廂房。過程快捷高效率。

這時已是凌晨二點多,團友最關心的當然是即時返回夢鄉。

 

旅遊小錦囊

  1. 火車停留二連站前後三個小時,廁所關閉。使用舊式馬桶直接開關排污的廁所當然如是,就是用新式關閉式沖廁的亦會關閉,原因是換車輪時車廂電源會完全熄掉,空調(如有的話)、燈光也沒有供電。
  2. 傳說中二連站和札門烏德可以換蒙古幣,我們到的時候沒有看到有店鋪開門。火車在中國境內時可以使用人民幣用餐;在蒙古境內也可以,只是兌換率極差,留待下篇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