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篇-西伯利亞之珠

第八天 2017年9月22日

昨天走出了風雪中的蒙古,黑夜裡進入了俄國境內。蒙俄邊境以 Khamar Daban 山脈為界,南面是蒙古,北面就是西伯利亞大平原,而源於山脈這邊的河水連綿不斷地流往大平原。剛好在平原中央有個深不可測的巨大裂縫,河水流進這裡,形成了今天的貝加爾湖。貝加爾湖是地球上最老最深的淡水湖,容納了地球 20% 的液態淡水(即不計算結了冰的水份),據說全世界的河流加在一起也要花一年時間才可以用河水填滿這裡。湖區孕育了無數的原始野生物種,是科學家的研究天堂。這裡亦是歷史典故中漢朝蘇武牧羊的所在地,古稱北海。今天,這是西伯利亞的重點旅遊熱點,被譽為西伯利亞之珠,我們又豈能錯過呢!


昨天團友們睡得很好,早上起來接收大自然送上的禮物,打開窗簾便看到了優美的景色。這時火車在山岥上馳騁,吹起滿山色彩繽紛的樹葉。

途中還會經過一些村落和車站。我們乘坐的跨境長途列車很少停站,而停的都是比較大的站。遇上大站會有約20分鐘的停車時間,這時我們都會爭取機會到月台伸展肋骨,亦會訪尋當地特產。貝加爾湖最著名的物產是煙薰的 omul 魚,我們怎何不試。

中途站斯柳迪揚卡(Slyudyanka)是比較大的車站,在此停留約20分鐘。

站內月台的店鋪。

店內裝潢簡單,貨品以小吃、日常用品為主,包括了不同類型的薰魚。

美食當前,所有儀態都拋諸腦後。這一刻車廂出現了印象中沙皇年代饑民流放西伯利亞的狀況。

既然簡單數條薰魚便安頓好一班饑民,列車便繼續前行。過了不久傳說中的貝加爾湖便浮現在山峽之間,若隱若現。

這日藍天白雲,天氣好極,晨曦照耀在平靜的湖水上,構出比圖片更美的景色。

色彩繽紛的樹木夾雜在鐵路和湖水之間,並無阻隔我們觀景的興致,反而襯托出大自然無限的美態。

遠方的雪山崇立在日光之中,雄視山脈中的湖泊。

途中還會經過一些村落。我們看到的一些民居相當整齊,絲毫不像傳說中西伯利亞的窮鄉僻壤。

這湖真大,我們沿湖邊走了好一段時間,到了下午,火車才進入伊爾庫次克的範圍。伊爾庫次克(Irkutsk)是西伯利亞的大城市,也是西伯利亞鐵路的一個大站,位于安加拉河(Angara)河畔,離貝加爾湖很近,大部份乘火車而來的旅客都選擇在此下車,再轉乘汽車前往貝加爾湖遊覽。我們從蒙古方向前來,先經過安加拉河上的橋樑才進入伊爾庫次克車站。

這就是安加拉河。安加拉河與貝加爾湖其他的河流不同,其他的河流都是流入貝加爾湖,只有這條安加拉河是流出的,亦是整個貝加爾湖湖水的惟一出口,一直跨越西伯利亞平原,到北極洋入海。

下午3:25到達伊爾庫次克火車站。由於我們的班車較早到站,未見到預約好的當地旅行社代表迎客,心中未免有些擔憂,畢竟我和他們一直只是以電郵聯絡。打電話過去,代表說約了幾點就是幾點,不會早到的。語氣很硬,似訓示我多過似跟客戶對話;剛到西伯利亞便遇上俄國強硬作風。幸好,跟我聯絡了多個月的 Leonid 準時出現,尚算斯文;一同而來的司機 Nikiti,則像典形俄國大漢。也不多說,行李裝上車後,第一件事便是到銀行換錢,換好後便直奔酒店。途中經過城中心,第一觀感不錯,城市整齊而安靜,完全與想像中的西部牛仔小鎮截然不同。

我們訂好的是家叫 Marussia 的酒店,位于城市中心。外形典雅,未入屋已經心中叫喜。

接待員是個美麗俄國少婦(如果不是看到她懷孕便會以為她只是名美少女),略懂英語,溫文有禮。後快便安排我們進房。這裡房間不多,我們佔用了四間,分別在不同樓層。每間房間設計都不同,但都不失典雅。

安頓後,團友自由時間,分頭活動,有立刻淋浴稍休,亦有立刻外出遊覽的。酒店位置極佳,步行可至市內最熱門的旅遊點。酒店對面便有座東正教教堂—Krestovozdvizhenskaya Tserkov。雖然這並不是市內最大的教堂,但無論外牆的雕鑿,以及內部的裝潢,都顯示出東正教教堂的特色。

走出金璧輝煌的教堂,步入世俗的煩囂,一眼就看見蘇俄時代的舊式建築物和電車,一剎那懷疑是否仍然生活在蘇維埃的陰影。

不是的,蘇維埃的陰影一瞬即逝,一看旁邊的十字街頭,現代文明又回來了。也許這時已經到了下班時間,馬路上交通頗見繁忙。這裡熙來攘往的汽車與烏蘭巴托的相比,就明顯新穎和潔淨得多了。

再前行不遠便到了伊爾庫次克的鎮山之寶,一座莫名其妙的雕塑。這座雕塑是個叫巴布爾老虎的怪物(Sculpture Babr),沒有人真正見過這東西,但它卻成為伊爾庫次克的市徽。怕讀者不信,怪物旁有官方介紹為證。

順便一提,這次旅程途經的幾個大城市,市區內都有很好的導遊圖,有些是在景點內的介紹牌,有些是在重要交通要點形成一組的景區;在下一站葉卡捷琳堡更有一條觀光路線。在伊爾庫次克的街角,我們便看到這個俄、英、中對照的導遊圖。

巴布爾老虎所在的廣場,背後便是伊爾庫次克著名的步行街—130 Kvartal,這裡是遊客最愛的街道,餐廳、酒吧、紀念品店林立。

街旁的建築物是舊式的房屋,不知是重修還是仿古建造,反正是很有特色。

原來我們住的酒店就是背靠著這一條街,背面看來也很有氣勢。

街尾是座新式的商場,內有食肆、商店和超市,一應俱全。

這裡有間售賣俄羅斯娃娃的專門店,品種極多,琳羅滿目。

商場內的大型超市,除了一般的貨品外,還有即場現製的薄餅,這也是俄國特色小吃的一種。在此,客人可以憑喜好點薄餅的口味和餡料。

另外,俄羅斯超市內多設有餐飲區,客人可以即買即吃,很方便的,只是對食品的要求就不要太高了,麵包、奶類倒是不缺。

吃過晚飯行過超市天也黑了,入夜後步行街又是另一番風情;酒吧開始出現人群,而我們獨愛清靜的小巷。傳說中的西伯利亞是蠻荒之地,無法無天,黑夜更是恐怖,我們感覺不到(當然,我們只是在遊客區)。

回到酒店,這時才想起,離開北京後不是睡火車、旅館,便是蒙古包。這晚高床軟枕,豈會不好睡?

 

旅遊小錦囊

  • 有些旅遊資料介紹,坐火車橫過俄蒙邊境費時而麻煩,關員檢查得很兇。我們反而覺得很輕鬆,行李簡單檢查,關員也很有禮。同車廂有個看似帶水貨的俄國大媽,原以為關員會大肆搜查,結果也只是一般行事。
  • 過境時很晚,站內店鋪關門,我們留待到了伊爾庫次克才換錢。火車上可以使用美元。感覺上,伊爾庫次克銀行的兌換率不錯,跟旅程後期所到的地方相約。
  • 初到西伯利亞的自由行旅客找本地旅行社幫忙接送、訂酒店等,可以省去不少麻煩,也會安心些。網上很多旅行社的介紹,大家可以自行尋覓。我們初初計劃行程時對西伯利亞不熟悉,心中也擔心傳說中西伯利亞的野蠻,所以也找了一家代謀,事後也覺得不錯。經過實踐後,其實到此自由行是並不困難也不比其他地方危險(一般警覺性還是必需的)。

 



第09篇-迎來瑞雪 道別蒙古

第七天 2017年9月21日

蒙古大漠的天氣變幻莫測,昨天中午笑問著積雪與花海豈能共存,下午穿著短衣騎馬,今早卻變得漫天雪花紛飛。昨晚遠方飄來陣陣烏雲,我們抱怨未能觀星之際還未來得及預見風雲之變色,幸運的我們漫不經意地就迎來了蒙古今年的第一場瑞雪。積雪看過不少,最愛還是看到飄雪從天而降,漫天遍野,人在畫中的情景,特別是毫無準備下,更是驚喜。


昨晚飯後回到蒙古包,工作人員已為我們生了柴火取暖。原來爐火壽命有限,到凌晨4、5點便要添柴枝。客人可以選擇夜不閉戶讓人員自由出入,或等他們拍門時才起床開門。到了時間,小伙子便自然會出現送上柴枝。

凌晨時份,晉爸迎接了送炭小恩人後,頓覺身體有自然的呼喚,便打算外出解決。一打開蒙古包的門,為之一驚,這時天還未全亮,睡眼中看到白雲紛飛,一剎那忘記了自己身在何方,夢內不知身是客的感覺。

難得雪景當前,解決一事也差不多忘掉了,連忙拿出照相機,叫醒老婆一起觀賞。平時天未亮叫醒夫人例必挨罵,這回卻換來她的讚。晨曦來得也快,天開始亮起來,這才看到昨夜未收起的毛巾早已被凍殭。可憐的毛巾,我們太大意了!

團友陸續出現,無不贊歎此情此景。

也許是風雪催人,今早大家都起得很早。賞雪之餘連忙趕去吃早餐,早餐份量充足,品種也多。

雪景雖好,但我們也擔心風雪中回程交通的問題,畢竟我們要趕上下午的火車,回到烏蘭巴托的路程也不短啊!跟領隊說好,大家一致決定早些起程,8時半便離營,風雪中趕歸程。

我們擔心是有道理的,雖然行程大部份是鋪好的平坦馬路,但到營地的一大段路還是未鋪蓋的泥地,遇上風雨便有泥濘阻礙。司機倆盡量地快放,而我們則一步一驚心。

說也奇怪,原以為風雪阻人,但走了一段路後,風雪漸漸散退,路旁的景色靜悄悄地朦朧中重現。

重回到前天來程時看過的油菜花田,真是人面依舊,景色全非,差點認不出當日花海的模樣。

車行了約一個小時,我們已經逃離了風雪,越接近烏蘭巴托天色亦越好,一片草原復甦的氣像。

結果我們很早便回到烏蘭巴托,先行吃過中午飯再回到旅館整頓,團友還可以外出最後衝刺購物;而最重要的還是收到了旅行社送來今天去俄羅斯的火車票,心中方覺踏實了些。時間差不多了,Khonger 送我們到火車站,準備乘坐3時多的火車前往俄羅斯的依爾庫次克。這時候,我們才有機會在車站拍照留念。烏蘭巴托的火車站不算宏偉,但也有些古典的味道。

到了這裡還有個小插曲。我們從北京開來的火車是停在第二號月台,我們要手持行李箱上落樓梯穿越隧道到停車場。我們以為去俄羅斯的火車也會停同一月台(順方向嘛!),我們在停車場便接受了一名挑夫的兜搭,請他幫我們運送行李。結果原來火車最終是停在一號月台,就是接近車站大堂的月台,我們大可以拖行自己的行李前往,不用過隧道,白白擔心一場。不過,我們八個人的行李確是多而且重!

故事還未完。久候的火車終於在微雨中到站。挑夫大哥也幫我們把行李逐一抬進車廂裡,還抬上了車廂頂的行李架(不要小看這工程)。原先我們以為與挑夫講好價錢,剛好是我們剩下的一萬元蒙古幣(約HKD30),只是把行李推到月台。誰知我們實在太天真,蒙古物價雖平也沒有這麼平;行李上了火車後,挑夫要收我們三十美元。搞不清是當時沒有說清楚,還是事後抬價,不過也不算貴,照付了事。

擾攘一輪火車徐徐開行,我們一邊安頓行裝,一邊觀看兩旁風景。這時還未完全離開烏蘭巴托的住宅區。

此刻才發覺市區民居內亦會蓋有蒙古包的,看來蒙古人並無遺忘他們的傳統生活方式。

車行越久,民居越為少見,取而代之的是山野中的村落。

村落亦漸漸被零星的小屋代替。小屋散落在陡峭的山岥上,在白雪蓋頂的山峰下,彷佛是到了歐洲的瑞士。

平原也漸漸讓路給樹叢,而樹木亦漸見金黃,整個景色已不像日前所見大漠、草原的壯麗,變得生氣蓬勃,略帶點初秋的景像。

火車繼續前行,又過了個不知名的小站,暮色開始四合。

我們早早吃過晚餐後便回到車廂休息,到晚上9:30火車終於開到了蒙俄邊境。一如所料,車廂的廁所全部關閉,而我們亦早作準備,所以並無大礙。不知是否經過了中蒙邊境的熱哄,我們對過境一事已無期待。事實上,火車越過蒙俄邊境並無中蒙邊境的換車輪大工程,列車平穩地先後停在邊境兩邊車站的路軋上。兩國邊防人員逐一登上車廂進行例行檢查,態度亦有禮,我們當然也很配合,無風無浪。

火車就在黑夜中、睡夢裡進入了我們響往的西伯利亞。

 

旅遊小錦囊

-烏蘭巴托火車站就在市區內,建築物不大,但也有可供攝影的題材,值得預留時間前往拍攝、候車。

– 烏蘭巴托火車站至少有兩個月台,靠近車站的月台很方便,推行李應無問題;但離車站較遠的月台則需要上落頗長的梯級。另外上落火車時會有數級梯級,車廂內的行李架亦較高。攜帶重行李的乘客要注意這些。

-火車站停車處有挑夫兜搭,可以幫忙,甚至幫抬行李上行李架。他們只懂極少英語,溝通價錢時最好盡量清楚。

– 很多旅遊媒體介紹烏蘭巴托與依爾庫次克之間的行程是西伯利亞鐵路最美麗的一段。這段路程很美,特別是踫上金黃色樹木夾雜在叢林中的季節。是否最美還需視乎個人的喜好,其他路段也各有特色,反正旅客不要貪睡錯過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