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篇 【告別篇】西伯利亞鐵路、北極圈遊

一路從香港、北京、烏蘭巴托坐火車到莫斯科,團友開始離隊;又繞道北極圈的莫爾曼斯克回到莫斯科,只因以莫斯科為我們的終點站,自此團友有回香港的,有繼續中亞流浪的,本篇亦以此終結這次的遊記部份。很多讀者關心火車狀況、購買車票、旅費等問題,晉爸另加一篇簡介。這系列遊記長達二十二篇,多謝讀者耐心支持! 第二十一至二十六天 2017年10月5-10日 晉爸早年跟晉盈遊初遊莫斯科,遊遍熱門景點,如紅牆、克里姆林宮、聖瓦西里教堂、救世主基督大教堂等,晉盈遊早有詳盡介紹,這次重遊沒有太大轉變,一如上篇聖彼得堡遊,晉爸也就不再重複了。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到此重溫:2015俄羅斯俄羅的海三國13日遊。 上篇講到我們乘坐火車到莫斯科,順利坐上預約好的車接我們到旅館。我們約傍晚 6 時到達,接我們的還是上次送我們去機場的 Ivan,很好相認。時值下班時間,莫斯科街道全面塞車,短短的行程花了一個小時才到城中,這時天已黑又下著雨,我們很艱辛才找到我們的旅館 Hostel Nereus。 Hostel Nereus 位于克里姆林宮和救世主基督大教堂之間,與它們只數街口之距離。只是旅館位處一條不顯眼的小巷內,晚上沒有燈光極不好找。 旅社樓高四五層,頗具規模,房間位于高層,地下(即第一層)有接待、廚房、共用空間等。整個旅館設計新穎,房間走廊亦具心思。我們住頂層走廊尾三間房間,涼雨傘一會兒也不礙事(起碼沒人投訴便是)。 晉爸帶隊總有驚喜,我們訂的是二人房,廁所浴室在走廊共用,但旅館給我們兩間四人房、一間六人房。入住時我們還擔心是否訂錯了床位,會不會有其他人同住,答覆肯定沒有我們才安心入住。晉爸、晉媽二人霸了三張上下層床,用不著的拿來放東西,正好我們收拾二十多日來的行裝、手信回港。 這晚正值中秋佳節,我們連忙趕到紅牆賞月,紅牆早已為我們張燈結彩。 不過今日整天時晴時雨,不宜遊玩,但我們仍不忘雨中共享從家鄉帶來的月餅。深夜紅牆過中秋,寒風冒雨嘗月餅,冷在外暖在心。 賞過月到旁邊的 Gum 商場走走,再漫步回旅館休息。 第二天,我們一起遊覽附近的克里姆林宮、救世主基督大教堂,以及市郊的 Izmailovsky 市場等。傍晚相約到杜蘭多餐廳晚餐,飯後沿著 Tverskoy 大街步行回旅館,這晚夜色比昨晚中秋好得多,我們一邊行一邊追月。 追回來的月更覺明亮,只是月是故鄉圓,那是沒法比的。 不一會已經回到旅館前的大廣場,也是亞歷山大花園和克里姆林宮的西角,這時夜色更佳,燈光照耀下的街景更叫人留戀。 第三天,團友們會在傍晚離開莫斯科,仍在工作趕往上班的 Polly 和 Doris 坐飛機回香港;逍遙自在的 Irwin 和 Priscilla 繼續他們的中亞旅遊,飛往不知那個遙遠的地方。早上他們自行最後衝刺繼續四出遊玩,晉爸晉媽則依戀二人六張床的時光。中午約在街角的小餐廳吃散團飯(多謝姚生姚太請客!)。想不到這家小館弄的俄國菜不錯,點了香港茶餐廳常見的俄國牛柳絲配薯菜,檬樂煲薑,後者當然不及我們香港的重口味,但其他的菜式就更覺原裝正版,原本風味。想來人家請客的飯是特別香的。 吃飯時得知,原來他們早上去了坐船游莫斯科河,出發點就在旅館附近的救世主基督大教堂前。這是我們喜愛的莫斯科河游船,這裡的游船比其他的性價比高得多,班次亦多。吃過飯後,晉爸晉媽也決定去坐船;先在此購票。 游船在莫斯科河上下游走約一個小時,可飽覽兩岸景色,最適合懶人遊。 游船經過紅牆附近新開的公園,內有行人步行橋伸出河上,是個旅遊新熱點。我們懶人遊懶得步行去,拍了當去了。 遊罷歸來,團友們各散東西,晉爸晉媽則在此多留兩天,此時熱門景點已遊玩過,我們不外乎是漫步城中大街小巷,迷走俄國今古建築之間,偶爾品嘗美食,閒來細味人生。 […]

Read More

第20篇 道別北極圈,火車闖古都

前文說過,摩爾曼斯克原本只是我們西伯利亞鐵路遊的甜品,沒想到這甜品卻如此美味可口。為了趕在太陽風暴時去觀賞北極光,我們來摩爾曼斯克時坐了這次旅行的惟一一次內陸機,那經聖彼得堡回莫斯科的一段,我們當然秉承火車遊的宗旨,繼續坐火車。未想到,從摩爾曼斯克去聖彼得堡的一段旅程是非一般的漂亮,毫不遜色西伯利亞的景色。 第十七、十八天 2017年10月1、2日 早上醒來,吃過早餐便趕往摩爾曼斯克火車站,乘坐 9:40 開的 0214 次列車。我們在西伯利亞的火車票是經代理購買,但自莫斯科開始,火車和飛機票都是我們在網上自行購買。摩爾曼斯克火車站外形不錯,到達後我們先到站內領取火車實票才到月台登車。同西伯利亞很多火車站相似,到月台要上下長長梯級,又苦了晉爸晉媽。 我們這次坐的同樣是四人一廂房的二等廂,由於我們只有六個人,我們四位女士便共乘一廂房,而兩位男士便和其他乘客共處一室。這也不壞,我們還認識了位莫爾曼斯克大叔,沿途雞同鴨講,到站後他的兒子還幫我們找的士。車廂的形狀和狀況跟以前坐過的火車差不多,就不在此多講,沿途風景好看,多鋪窗外景色吧!我們火車開行,沿著摩爾曼斯克的河邊前進,看到很多工業、船業用地,印證了摩爾曼斯克是北極圈內最大的工業城市,但幸好沒有大量破壞周圍的樹林。 不一會兒,火車慢慢移入內陸,這裡是鹹淡水交匯處,處處泥濘。 進入內陸後,火車大部份時間都是沿著 Reka Tuloma 河前進。河流在森林深處滾動,形成多處急流。 再過一段路途,河流轉為平靜。 河道兩旁長滿不同顏色樹葉的密林,數不清的紅、黃、綠,互相配搭,比西伯利亞看到的更為茂盛(不知那裡開始落葉沒有?)。 除此之外,沿途也有見到一些民居,有蘇維埃式的舊公寓,也有破舊小屋。 最喜歡的始終是這些與世無爭的寧靜小村落。 偶爾還會看到一些東正教教堂,座落在深谷叢林中,仿似隱世修道院。 火車停站不多,同西伯利亞鐵路相似,這裡有大小不一的車站。對這個經過而未停的小站情有獨鍾,簡單的外形,門庭破落,就像齊瓦哥醫生(Doctor Zhivago)電影中齊瓦哥醫生一家流放到達西伯利亞時的荒棄車站,在西伯利亞沒有看到,到此卻有緣遇上了。(未聽過齊瓦哥醫生?太可惜了,這是令萬千像晉爸年齡的一代著迷西伯利亞的電影,快去看吧!) 到了另一個站,站內一棵棵燦爛鮮紅的樹木,又是另一種風姿。 在此踫上一列載滿木材的列車,看來這裡區域也有伐木工業。 再往前行,進入看似片片沼澤的地區,相信這裡與鄰近的芬蘭地形相似。由於在冰河時代這處是被冰封和侵蝕,芬蘭、瑞典東部,以及波羅的海東北一帶有很多湖泊、沼澤,地貌也變得更有特色。聖彼得堡原本就是建設在一片沼澤中的,聖彼得堡離我們還遠嗎? 其實還是挺遠的,起碼還要多睡一晚才到。這時離中秋更近,月兒漸圓,雲霧中若隱若現(慶幸不是在此時此地追極光!)。 第二天 早上 11:50 才到達聖彼得堡。我訂車票和旅館時原以為火車是停在我熟悉的莫斯科火車站,可以步行到附近訂好的旅館。原來從北方到聖彼得堡的火車是停在 Ladozhsky 火車站。幸好在火車上認識了名摩爾曼斯克大叔,他來接車的兒子(還是個在聖彼得堡當醫生的)糾正了我這個低級錯誤,還幫我們在車站外截了兩部的士,才可以在微雨中順利到達我們的旅館。 我們訂的是間叫 Friends on Vosstaniya 的青年旅社,Friends 是家連鎖店,在聖彼得堡有很多不同類型的旅社。我們選擇了在繁華的 Vosstaniya 廣場附近,離火車站和地鐵站很近,而且可以步行到很多市內景點。 我們入住的是兩人房,寬敞整潔。廚房、廁所在房間外面,感觀不俗。 […]

Read More

第18篇-日遊莫斯科 夜觀北極光

第十五天 2017年9月29日 寫本篇的時候,無線電視的“三日兩夜”節目剛好在播放摩爾曼斯克的特輯,相信看過的觀眾必定想馬上買機票去走一走。摩爾曼斯克 (Murmansk)確是個好地方,無論你是為了去追逐極光,還是只想到北極圈打卡,這都是個值得考慮的目的地。以晉爸而言,我最喜歡的是它仍保存著濃厚純樸之風,讓我仿佛回到 40 年前的廣州(這感受越見越少)。很簡單的一個城市,隨便在市內漫步就有種輕鬆舒適的感覺,加上這裡物價超平,住的食的都不用多費心思。在很多地方去吃北極巨蟹和觀看北極光,或許會是件大工程,在摩爾曼斯克就像電召部的士去西貢食海鮮再漫步海灘那麼簡單。 我們安排西伯利亞行程時,摩爾曼斯克仍然是個鮮為香港人認識的城市,為什麼我們會決定去這個地方呢?我們計劃中,完成西伯利亞鐵路遊約十多天,而一些上班的團友最希望周六啟程,三周後的周日回到香港,可以用盡珍貴的假期。我們考慮了好幾個方案,最後咨詢過晉盈遊的意見後,便決定繼續行程一路向北,直闖俄羅斯鐵路最北的網絡 — 摩爾曼斯克。原本是希望繼續坐火車北上,但由於我夜觀星象知道這兩晚北極光最為活躍,加上越來越接近中秋月圓之夜,恐有月亮影響觀光,便決定這晚坐飛機上回頭再坐火車南下。 西伯利亞鐵路遊完滿結束,團體將會在莫斯科解散。團友一團和氣,在喀山登上火車前先來個大合照,預祝團友餘下各自的行程順利。 上篇已經介紹過從喀山去莫斯科的豪華一等廂,這裡不重複了。我們到達莫斯科的喀山火車站是早上的七時,團友趙氏伉儷離團留在莫斯科享受二人世界,而其餘六人繼續集體行動。乘坐去摩爾曼斯克的飛機會在下午 3:15 在莫斯科的 SVO 開出,我們約有一個早上的時間可以在莫斯科遊覽。我們先把行李寄存在喀山火車站的行李間,預約了專車正午12時載我們去機場。 安頓好行李後我們乘地鐵到紅牆。在很多地方可以看到莫斯科市內遊的介紹,晉盈遊就有個詳細的遊記(俄羅斯波羅的海三國自由行行程表),我們就不浪費篇幅了,只想說早上七時多的紅牆遊人甚少,難得可以輕鬆包場拍照(只可惜今早天色灰暗,不宜拍照)。 來了戰鬥民族的首都,晉媽臂力大增,雙手撐起二名大漢。 紅牆外花叢錦繡,佈置有南瓜,不知正是南瓜節還是有什麼節目慶典。 前幾編說過,俄羅斯大城市內都有導遊圖,我們就在圖中圈內的街道走了一會。像克里姆林宮這些重大的景點就留待回程時再花時間細看。 今早重點是坐地鐵,參觀聞名的莫斯科地鐵站。 時間尚早,我們乘車到麻雀山,這裡有莫斯科大學和遠眺莫斯科城的觀景台,應該不錯。只是我低估了登山路的難度,感覺比上一次跟晉盈遊來的時候花更多的氣力和時間(應該不單是感覺,是過了數年,又老了!),有點趕時間的緊迫感,美中不足。 遊罷回到喀山火車站不到 12 時,就在車站便利店買了些麵包,味道奇香,邊吃邊回到行李間取回行李。等了十數分鐘,仍然未見預約的司機,心中開始擔憂。請路人甲、乙用俄語打去問,才知道約錯了行李間。喀山來的月台出口左邊就有個行李間,我們卻傻乎乎的去了下一層的。 終於與司機 Ivan 相認,接過行李趕往機場。一如所料,路上很多塞車點,但還算在預期之內;我們 12:15 開車,13:30 便到達。我們早辦過了網上 check in,在自助機取過登機牌和託運行李,便順利登機。飛行約一個多小時,我們在 5 時多著陸摩爾曼斯克機場。 摩爾曼斯克機場很小,我們很快便取回行李,離開機場大樓。這時夕陽染紅了整片天空,我們呼吸著北極圈清新的空氣,心情特別開朗。 只是,同機的乘客陸續離去,我們經旅館預訂的接車卻遲遲未見,不到十數分鐘,我們已成為最後一批被遺忘的孤兒。又是路人甲、乙幫忙俄語電話時間,打去旅館,終於叫來兩輛汽車(估計旅館沒有預約,臨時呼叫)。 摩爾曼斯克城市不大,但也坐了半小時車程才到市區,沿途只見樹木不見人煙。到了類似市郊地段,兩部車東轉西繞,駛入一處漆黑叢林。我們雖然身經百戰,遠征西伯利亞而來,但也心中一慄,是否上了賊車,如果不是經旅館招來的車,早已跳車而逃。停車後司機指著一處民居,說到了。(下面兩張圖是第二天拍攝的,第一張是通往旅館的漆黑小徑;第二張的竹林後隱約可見的大樓便是旅館所在。) 下了車找了一會看到招牌才相信到達無誤(也是第二天拍的照片)。 我們預訂這家叫 Mini-hotel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