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篇 西伯利亞鐵路遊之購票、火車、銀兩篇(終結篇)

2016年11月一個微寒的早上,我到北京辦事,順道走到北京國際飯店內的中國國旅國際列車售票中心,詢問購買前往俄羅斯車票的辦法。在此之前,正如絕大多數的人一樣,俄國的西伯利亞鐵路遊是個神秘而遙不可及的夢想,我構思了多年,閱讀過不知多少資料,但始終沒法突破迷團,反而越多看資訊越覺信息的混亂無章。這一天,終於在售票站前問了辦事人員,而我相信只有真正賣票的人才是可信的。雖然得來的信息少得可憐,但從這一天起我將發白日夢轉為實踐,終於在十個月後的2017年9月踏上征途。在此,與大家分享我們的心得,但須聲明,這方面資訊混亂的原因是中、蒙、俄之間的旅行其實有不同的方式和工具,服務標準、質素相距很大,而旅客感受又不盡相同,所以很難一概而論,我們僅可以分享這一次的有限經驗,希望不會又加深了讀者的資訊混淆感。 一、購買火車票攻略 從北京中國國旅國際列車售票中心取得的資料很簡單:他們只會出售從中國境內出發的車票,可以直達終點站莫斯科,或在沿途任何一個站下車,但不會出售中國境外登車的車票。換言之,如果是計劃在蒙古、俄國中途停留遊玩的,便要另行想辦法購買後續的車票。但不是完全沒有得著的,只少,售票大姐給了我一張寶貴的《國際列車價目、時刻表》(下圖),和她所知的購買中途票渠道。必須注意下圖是2016年的資訊,原來中蒙俄三國每年都協商下一年的安排,例如這一年中國的K3次列車逢周三開車,下一年可能改在周六開,而蒙古國的K23則或會從周六改為周三開車,各相調動。 售票大姐同時也告訴了我購買中途登車的渠道,其中之一就是上圖最下角列明的“蒙古國旅駐京辦”。 我便告別大姐隨即走訪蒙古國旅駐京辦,他們的辦公室還算好找,而在場的崔女士盛情接待我並馬上草擬了一份行程大綱。 與崔女士面談後我回到香港,繼續研究,這大綱最後成為我們的行程,而我們亦從他們購買了車票。在此總結我所得知的幾種購票方式。 A. 直接購票 香港至北京: 最簡單方法是在港鐵官網的城際直通車網頁購票(https://www.it3.mtr.com.hk/b2c/frmIndex.asp?strLang=Big5),或通過中國旅行社在香港的各售票點購買。香港至北京車票的預售期為出發前的60天。 從北京出發至蒙古或俄國: 據聞只有在北京的中國國旅國際列車售票中心出售;地址:北京建國門內大街9號,北京國際飯店一層;電話 65120507。他們並無官網,只能到場購買。我到香港中旅社、上海的中國旅行社問過,他們既不辦理,亦不會代為聯絡北京。 從蒙古國出發 據聞除了親身到蒙古境內的售票點外,只有靠代理購買,並無官網,而且只有開車前一天才可以出票。我們經蒙古國旅預購,他們早早說無問題,但說明只有在出發前的一天才會把實票送去我們入住的旅館。我們到達蒙古時一直追問 Khonger 有沒有收到車票,結果真的要到離開烏蘭巴托前一天才收到,可以想像到我在蒙古草原遊玩時心中有多擔憂!網上看到,好像蒙古國每間代理都如是。 從俄羅斯境內出發列車: 俄國鐵路公司官網(http://www.rzd.ru/):強烈推薦,別無他選。官網有英語版,到 Passenger 版面後便可訂票(https://pass.rzd.ru/main-pass/public/en),方便易用。好處是可以自行選擇路線、班次、等級等、床位等;經代理的話,他們未必會主動告訴你一天有那幾班車,等級的分别等,更不會讓你挑選床位。另外,網上訂可以立即知道結果,看到電子票,甚至可以免費取消預訂。不好的地方是在開車前 60 天才開始預售,聽說熱門的車票會在開售前被代理或內部有關係人士買光,不知對否。我們在西伯利亞部份八人同行,行程緊湊,不容有失,便經蒙古國旅代購,蒙古國旅早早說票無問題,但要等到啟程後到達伊爾庫次克才拿到俄国全程的實票,之前忐忑不安之情,難以形容。反之,我們出發前在網上自訂摩爾曼斯克、聖彼得堡、莫斯科之間的車票,便馬上取得電子票,安心得多。 B. 經代理(agent)購票 蒙古國旅駐京辦(原是蒙古國國家旅行社,類似中旅社): 上文已經詳盡說明我找他們的過程。回港後,我在網上、朋友圈都找不到他們很多資訊,網上評語全無,好像這家店不存在,如果不是經北京的中國國旅國際列車售票中心介紹,和我親自到過他們的辦公室,我絕對不敢用他們。事後證明,他們確實辦到我們的基本要求(當然也有些改善空間)。甚至,到了烏蘭巴托車站,看到它大大的牌子,方信他們的江湖地位。 網上資訊:http://www.traveltrade.cn/3016/newsdetail.html;聯絡人:崔晶美,聯系方式見上述網頁。 Global Union: 這是中國國旅國際列車售票中心的職員口頭介紹,在香港可以經他們購買中途票的代理,電話 37132370 / 37132332。我打電話過去,接電話的小姐說我可以把行程發電郵給他們;發了查詢電郵後卻石沉大海。 C.I.S. & Co. Ltd. 聯邦旅遊有限公司 到香港的俄羅斯簽證中心辦簽證時看到旁邊這家代理,看似是中心同一家。進去查詢購票,他們同樣說可以代辦,但不會策劃,即是我須要把所需車票電郵給他們,他們會或會代辦,但不會幫忙計劃行程等。當時我們已經蒙古國旅訂票,便沒有跟進,感覺是他們辦簽證為主,車票不是他們重點。 […]

Read More

第18篇-日遊莫斯科 夜觀北極光

第十五天 2017年9月29日 寫本篇的時候,無線電視的“三日兩夜”節目剛好在播放摩爾曼斯克的特輯,相信看過的觀眾必定想馬上買機票去走一走。摩爾曼斯克 (Murmansk)確是個好地方,無論你是為了去追逐極光,還是只想到北極圈打卡,這都是個值得考慮的目的地。以晉爸而言,我最喜歡的是它仍保存著濃厚純樸之風,讓我仿佛回到 40 年前的廣州(這感受越見越少)。很簡單的一個城市,隨便在市內漫步就有種輕鬆舒適的感覺,加上這裡物價超平,住的食的都不用多費心思。在很多地方去吃北極巨蟹和觀看北極光,或許會是件大工程,在摩爾曼斯克就像電召部的士去西貢食海鮮再漫步海灘那麼簡單。 我們安排西伯利亞行程時,摩爾曼斯克仍然是個鮮為香港人認識的城市,為什麼我們會決定去這個地方呢?我們計劃中,完成西伯利亞鐵路遊約十多天,而一些上班的團友最希望周六啟程,三周後的周日回到香港,可以用盡珍貴的假期。我們考慮了好幾個方案,最後咨詢過晉盈遊的意見後,便決定繼續行程一路向北,直闖俄羅斯鐵路最北的網絡 — 摩爾曼斯克。原本是希望繼續坐火車北上,但由於我夜觀星象知道這兩晚北極光最為活躍,加上越來越接近中秋月圓之夜,恐有月亮影響觀光,便決定這晚坐飛機上回頭再坐火車南下。 西伯利亞鐵路遊完滿結束,團體將會在莫斯科解散。團友一團和氣,在喀山登上火車前先來個大合照,預祝團友餘下各自的行程順利。 上篇已經介紹過從喀山去莫斯科的豪華一等廂,這裡不重複了。我們到達莫斯科的喀山火車站是早上的七時,團友趙氏伉儷離團留在莫斯科享受二人世界,而其餘六人繼續集體行動。乘坐去摩爾曼斯克的飛機會在下午 3:15 在莫斯科的 SVO 開出,我們約有一個早上的時間可以在莫斯科遊覽。我們先把行李寄存在喀山火車站的行李間,預約了專車正午12時載我們去機場。 安頓好行李後我們乘地鐵到紅牆。在很多地方可以看到莫斯科市內遊的介紹,晉盈遊就有個詳細的遊記(俄羅斯波羅的海三國自由行行程表),我們就不浪費篇幅了,只想說早上七時多的紅牆遊人甚少,難得可以輕鬆包場拍照(只可惜今早天色灰暗,不宜拍照)。 來了戰鬥民族的首都,晉媽臂力大增,雙手撐起二名大漢。 紅牆外花叢錦繡,佈置有南瓜,不知正是南瓜節還是有什麼節目慶典。 前幾編說過,俄羅斯大城市內都有導遊圖,我們就在圖中圈內的街道走了一會。像克里姆林宮這些重大的景點就留待回程時再花時間細看。 今早重點是坐地鐵,參觀聞名的莫斯科地鐵站。 時間尚早,我們乘車到麻雀山,這裡有莫斯科大學和遠眺莫斯科城的觀景台,應該不錯。只是我低估了登山路的難度,感覺比上一次跟晉盈遊來的時候花更多的氣力和時間(應該不單是感覺,是過了數年,又老了!),有點趕時間的緊迫感,美中不足。 遊罷回到喀山火車站不到 12 時,就在車站便利店買了些麵包,味道奇香,邊吃邊回到行李間取回行李。等了十數分鐘,仍然未見預約的司機,心中開始擔憂。請路人甲、乙用俄語打去問,才知道約錯了行李間。喀山來的月台出口左邊就有個行李間,我們卻傻乎乎的去了下一層的。 終於與司機 Ivan 相認,接過行李趕往機場。一如所料,路上很多塞車點,但還算在預期之內;我們 12:15 開車,13:30 便到達。我們早辦過了網上 check in,在自助機取過登機牌和託運行李,便順利登機。飛行約一個多小時,我們在 5 時多著陸摩爾曼斯克機場。 摩爾曼斯克機場很小,我們很快便取回行李,離開機場大樓。這時夕陽染紅了整片天空,我們呼吸著北極圈清新的空氣,心情特別開朗。 只是,同機的乘客陸續離去,我們經旅館預訂的接車卻遲遲未見,不到十數分鐘,我們已成為最後一批被遺忘的孤兒。又是路人甲、乙幫忙俄語電話時間,打去旅館,終於叫來兩輛汽車(估計旅館沒有預約,臨時呼叫)。 摩爾曼斯克城市不大,但也坐了半小時車程才到市區,沿途只見樹木不見人煙。到了類似市郊地段,兩部車東轉西繞,駛入一處漆黑叢林。我們雖然身經百戰,遠征西伯利亞而來,但也心中一慄,是否上了賊車,如果不是經旅館招來的車,早已跳車而逃。停車後司機指著一處民居,說到了。(下面兩張圖是第二天拍攝的,第一張是通往旅館的漆黑小徑;第二張的竹林後隱約可見的大樓便是旅館所在。) 下了車找了一會看到招牌才相信到達無誤(也是第二天拍的照片)。 我們預訂這家叫 Mini-hotel […]

Read More

第17篇-異鄉風情喀山半天遊

第十四天 2017年9月28日 從葉卡捷琳堡去莫斯科的鐵路大概有兩條路線可以選擇,一條是傳統的西伯利亞鐵路路線,另一條則經過喀山,據說兩條路程長度相約,呈一南一北的平行走向。我們決定走喀山路線,偷珍貴的半天時間去多看一個城市。喀山是斯韃靼斯坦(Tatarstan)共和國的首府(斯韃靼斯坦共和國並非獨立國家,屬俄羅斯聯邦的成員),為俄國第八大城市,與莫斯科、聖彼得堡同為俄羅斯的三座A級歷史文化城市。喀山最有特色的地方,是斯韃靼斯坦原先是個伊斯蘭國家,後來被俄羅斯吞并,但它仍然住有大量的伊斯蘭人口,城市面貌也保留了很多的伊斯蘭風格,別具風情。 葉卡捷琳堡去喀山的車程較短,我們乘坐晚上 10:20(當地時間)開的105號列車,第二天早上 11:18 便到達目的地。由於我們會乘坐當晚8:20開的車同日離開喀山,我們實際只有不足九個小時停留在此。我們原本訂了本地旅行社的包車,利用這半天時間遊盡市內景色,但後來的一個發現,令我們改變了主意。什麼發現?下面再說。 先說我們坐的這班火車,昨晚很夜才登車,當然馬上就寢。第二天早早醒來,窗外迎來一片晨光。 出到走廊,不知從何而來一大批年青俄國帥哥,也不知團友 Karen 如何引得這班男生如此投入,更不知 Karen 俄文如此棒(估計是日哦夜哦有功)。原來這班年輕伙子同住一個車廂,是一隊運動員,到喀山作賽。事後才知道,喀山是俄國運動第一大城市,2018年世界杯在此也舉行多場賽事。 火車準時到達喀山,最開心是踏進文明,月台竟然有電梯給乘客使用(喀山在烏拉山之西面,不屬西伯利亞而屬歐洲部份)。 喀山火車站極之華麗,是個當地典型的伊斯蘭式建築物。 是什麼發現叫我們有包車不坐,難道拖著行李半天遊?原來是在網上找到了家 hostel 式旅館,叫 Express Hotel&Hostel,就在車站對面不遠,兩間四人房一晚房價共需 4,316 盧布,我們租來用半天,管他用來放行李、洗澡、休息、吃飯也好(結果我們全做了)。這家旅館離車站不遠,但不好找,我們問路也不順利,結果是在這座商業大樓內的一層。 原本以為這麼便宜的旅館不會好得那裡,入到房裡有驚喜!團友都抱怨為何不住一個晚上(結論是不能對團友太好)。房間有四張單人床,很整潔,地方寬敞,陽光充沛。 也不浪費時間,請旅館接待員幫我們叫了兩部的士,載我們到第一個景點。為了方便集體行動,先到較遠的 Temple of All Religions (泛宗教廟)參觀,回到城內解散後再分別市內遊。這個 Temple of All Religions 既夢幻又狂野,神聖之餘又帶些怪誕,俄羅斯極為罕見的建築物。 這個是個私人發展的項目,建築進行了不知多少年,還未正式完成,表面上不對外開放,沒有正式入場費,只有門口一個小盤,遊客隨緣樂助(晉爸估計未有執照營業)。“廟”內外工程仍在進行中,但可以看見外觀彩色繽紛充滿異國風情。 廟宇內更無處不在裝修中,似乎各大宗教都各佔地盤。基督教堂的掛畫叫人贊歎,佛殿離完工甚遠但顯出東方的風格。 廟園不大,花半小時拍照便差不多。回到城中,直往克里姆林宮(Kremlin)。克里姆林宮在俄語中解作皇宮,不只莫斯科一間,很多地方都有。喀山的克里姆林宮始建於伊斯蘭國年代,先有伊斯蘭風格的建築物,後期陸續增建了俄式宮庭和東正教教堂,各自夾雜其中,恬靜和諧。 伊斯蘭廟更具獨特的風格。 克里姆林宮位處較高的山岥上,從此外望,可以看周圍的城市景色。 遊覽完畢,我們沿大門前的大馬路步行回旅館,這亦是喀山市的主要街道。 […]

Read More

第14篇-三日兩夜橫跨西伯利亞平原(二)

第十一、十二天 2017年9月25-26日 我們三日兩夜的行程過了一半,窗外的景色略有不同,從伊爾庫茨克省濃密色彩繽紛的樹林慢慢讓路給平坦的草原,樹木雖然常見但只是錯落在遼闊草原之間,而且色彩漸趨單一的深綠色,反而周邊的草地有些是有收割過的痕跡,一片淡黃,織出不同的構圖,在鐵路兩旁此起彼落,供乘客欣賞。坐火車的乘客真幸福,靜坐車上,大可以泡杯香茶,便可以看到連續不絕的美景。 上文講到,火車到了下一站 — Marlinsk,驚險鏡頭終於出現。這裡屬於大站之一,火車在此停留 34 分鐘,時間充裕足夠我們四出活動。月台上有小販出沒,但好像吸引力不夠。 這時也差不多到晚飯時間,晉媽、晉爸先到餐卡用膳。火車上用餐,我們一般都點個羅宋湯、魚湯,主菜以肉類為主配上米飯,相當適合我們的口味。不過車上運動量不多,反而零食過多,很多時我們會少點一兩樣,服務員也無意見。 其他的團友則陸續下車四看,車上乘客亦一樣,大多數人都是在車旁抽煙或在月台上伸展肋骨。活力之星 Polly 當然不甘于此,走到對面車站內拍照。我們的列車停在第四號月台,要跨越三個路軌才到車站內,但這也是平常事,這裡火車不像地鐵,會緩慢進站(我們是這樣想)。 我們邊吃邊看窗外人兒活動,過了一會兒,時間也差不多了,有些乘客已開始重回車上,Polly 和 Irwin 也從車站出來,準備回程。這一刻,遠方傳來火車進站的響號聲,說時遲那時快,不知從何而來的一列火車已出現眼前,開始駛進車站與我們列車之間的路軌。這一刻,to run or not to run? Polly 與 Irwin 明智地決定了 not to run。這列火車進站花了不知多少分鐘,停下來我們一看,車頭和車尾約有 100 公尺之距離,而他們位置剛好在此中間。他們可以選擇:繞過車頭、繞過車尾、爬過車底。讀者會問,看到有行人過道天橋,為何不走?他們結果是選擇了這個方法,但奇怪之處是天橋沒有樓級連接到我們列車右邊,亦即是列車開門一邊的月台(偉大的蘇維埃設計!),只有連接到我們列車另一面的月台,而這邊火車的門是關閉了的。我連忙衝出車門,此時我還未知他們採用那個方法回來,心想如何螳臂擋車制止火車開行,一眼看見他們已在天橋上九秒九衝刺,便打算叫乘務員開另一邊的車門。幸好,原來我們餐卡另一邊的車門早已打開,工作人員正在運送食材。此時兩個狼狽人影在我眼前掠過(他們原本打算衝到車頭上車),我連忙喝止他們,把他們接上餐卡。過了一會兒,火車徐徐開行,Polly 和 Irwin 仍在喘氣,晉媽猶有餘悸。 驚魂稍定,數小時後又到下一個大站 — Taiga,不知是否此時天色已黑,還是見過鬼就怕黑,團友並無“遠行”。也許,太冷吧?這是西伯利亞九月份晚上的溫度。 這夜是此程火車的第二個晚上,沒有洗澡也不覺太難受,可能沒有運動量就沒有出汗吧?不知兩位短跑歸來的團友如何,反正我就睡了個好覺。 說了很多停站、上落月台的事,其實這些只是旅途中的小插曲,我們大部份時間都是看景為主,這就是我們的標準姿勢: 如上文所說,到了這段旅途,窗外的景色大多是廣闊的平原,雖然鐵路旁多數種有樹木,但不難從樹叢中遠望到處的草原。 與蒙古不同,這裡的土地很多都看似有人經營,收割過的草地變得淺淡顏色,夾雜在深綠色草叢和樹木之間,份外漂亮。 […]

Read More

第13篇-三日兩夜橫跨西伯利亞平原(一)

第十、十一天 2017年9月24-25日 前文介紹過,嚴格來說,傳統的西伯利亞鐵路是指從莫斯科至海參崴的一段鐵路;從北京經烏蘭巴托至伊爾庫茨克的一段屬橫跨蒙古鐵路(Trans-Mongolian Railway)。故此,我們從伊爾庫茨克出發的一刻才算真正踏上西伯利亞鐵路之遊。當然,我們不用在意路線的名稱,最重要還是旅程的體驗。西伯利亞鐵路沿途有很多可供遊玩的地點,略有選擇困難症的旅客肯定會發病,而我們就選擇了伊爾庫茨克和葉卡捷琳堡(Ekaterinburg 或叫 Yekaterinburg,或釋作“凱薩琳堡”)兩個停留站。我們乘坐俄鐵 69 班車從伊爾庫茨克至葉卡捷琳堡,第一天下午4時多啟程,到第三天的晚上10時左右才到站,整段路程一共花了54小時。會悶嗎?絕對不會,再多坐兩三天也無問題! 上回講到我們到了伊爾庫茨克火車站候車。今天火車延誤了差不多一個小時,Elena 說是很罕見。伊爾庫茨克是座古老建築物,正好給我們一些時間去拍照。 售票處:在俄羅斯旅遊必須緊記火車時間表一律使用莫斯科時間,連火車站大堂、月台亦是。我們已備全程火車票,不用跑售票處,所以不知服務水平如何,但相信如果是這樣少乘客的話,應該購票情況不會太壞。這裡還有購買貝加爾湖鐵路火車頭的遊覽櫃台。 車站內的指示牌,同樣是使用莫斯科時間。不懂俄文不要緊,羅馬數字可以嗎?緊記火車班次號碼(我們的便是 69 次),便可以找到時間和月台(這裡只有顯示3號月台)。還有,注意到下樓級嗎?西伯利亞火車站最可惡的地方,就是經常要上下梯級到各個月台,但絕少有電梯或電通扶手電梯,對戰鬥民族當然無問題,但老弱之輩(晉爸、媽之流)就痛苦了。 火車終於到站,我們艱辛地攜同行李登車,總算順利。我們八個人包了兩個二等廂,形勢還好。這時乘務員送來一份包頭,內有被單、枕頭套,相當整潔。下車前要原套奉還。 火車啟程時已經差不多天黑了,我們安頓好行裝已是晚飯時間。這時團友趙氏伉儷從容地從袋中拿出剛剛在伊爾庫茨克買的魚子醬與團友分享,我們當然卻之不恭。這時才發覺,與朋友同坐火車的好/壞處,就是食物不好獨食,分享是常態,享受分享是必然(是好處還是壞處就要看是施者還是受者了!)。 吃過晚餐便早早休息,畢竟,這天玩得也累了。一宿無話,第二天醒來,西伯利亞平原的景色便出現在眼前。 西伯利亞鐵路沿途大部份的景色是平地、草原和樹叢為主,但也經常可以看到城鎮、村落等。 而間中座落在錦繡林木中的村落更顯得平靜清幽,份外怡人。 偶然火車也會經過小坡,但只屬很短暫時間。 西伯利亞平原上的河流不少,有些是相當遼闊的,都是從南往北流向北冰洋。這些河流自古以來便是運輸的重要渠道,而很多城市亦是靠河而建。火車快到下一個大站 Krasnoyarsk,下圖這條  Yenisei 河便是流經此城,亦可以看到很多工業設施置於河邊。 Krasnoyarsk 是個大站,站樓相當宏偉。 站旁有個似是蘇俄時代的工廠,不知現時是否還在運作,只見牆壁有幅大型馬賽克,絕對是蘇維埃典型風格,砌在這個工廠壁上比在什麼革命廣場來得更貼切,而工藝又不能不令人贊歎。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醫肚還需靠自己力量。Krasnoyarsk 既是個大站,月台上自不然有kiosk小賣店。火車停留在此的時間較長(45分鐘!),乘客便湧到月台上,抽煙的不少,而購買食物的更多,晉媽一貫大媽求知欲,唔買都睇下。 除了小賣店外月台上亦有流動販賣車,團友 Doris 似乎與乘務員大嬸同時鍾情西伯利亞雪糕(咦,平時又唔覺佢識講俄文)。 而年青時代(即數年前)從事金融行業的團友 Irwin 則職業病發作,在站內眾多麵包中買了個大盧布。這個一元大盧布同西樵大餅一般大,肯定足夠團友分享,只不過味道很一般,分享過的團友都自願做孔融。 在西伯利亞鐵路,簡簡單單的購物已是很大的樂趣,女士們尤其開心,但時間不會等人的,火車是會按時開的。乘務員早在車門守候,這是我們車廂的乘務員,典型俄國大叔。 火車繼續開行,旅遊介紹說從 Krasnoyarsk 西行46公里便是北京和莫斯科鐵路線的中間點,亦即是我們剛完成路程的一半。據說這裡有個不顯眼的路標,火車會經過,但確是太不顯眼了,我們看不到。車到下一個大站便是 Achinsk,據旅遊介紹(又是網上傳聞!)這裡生產的肥皂全俄羅斯聞名。我們到達後在車站、月台都找不到當地出產的肥皂,只有這個來自烏克蘭的產品,這感覺就像到了北京吃香港製造的烤鴨,但天生購物狂已經歡喜若狂。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