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篇-腳踏歐亞兩大洲

第十三天 2017年9月27日(一) 前文說過,西伯利亞鐵路沿線可供停留的城市很多,我們為什麼會選擇了葉卡捷琳堡(Ekaterinburg/Yekaterinburg)呢?原因好幾個。首先,離開伊爾庫茨克後坐了兩晚火車,也該停下來洗個澡;其次,這裡位處烏拉山脈(Ural Mountains)邊,山脈是亞洲和歐洲的分界線,正是紀念我們行程的好去處;最後,這裡有俄國最後一位沙皇被處決的遺址,喜愛歷史的晉爸又豈能錯過呢!結果是,正如伊爾庫茨克的經驗一樣,我們太小看了這個城市,只停留一天實在不足以盡覽這裡的景色。這篇先介紹主打景點,市內遊的部份留待下篇。   昨晚10時多才到達葉卡捷琳堡,當地旅行社順利把我們接到酒店。我們住的契訶夫(Chekhov)酒店,位于市中心,周圍有很多舊式建築物,但酒店旁邊是個現代化的商場,內有 24 小時營業的超市,很方便。酒店是舊房子,門口不起眼。 酒店是以契訶夫命名,內有一些紀念這位俄國著名作家 Anton Chekhov 的物品。 其實除了這些展品外,這裡跟這位大作家扯不上什麼關係的。較吸睛的反而是 Booking.com 的嘉許狀和這些俄羅斯娃娃。 舊樓常見的問題就是沒有電梯;這裡有,但小得可憐,我們分批乘坐便是。Oop!對不起,壞了,第一批乘電梯的團友 Polly 和 Doris 被困在此。透明電梯的好處是可以看到她們強顏歡笑的樣子,應該無事。 既然無事,我們更擔心如何把行李抬上房。接待員拍拍她龐大的胸口說包在她更龐大的身上,我們便安然步行上房。房間簡單但整潔,坐了兩晚火車的我們當然無問題。不一會兒,接待員大姊果然把行李一一送來。 兩位困電梯的團友如何?第二早可以下來吃早餐,應該沒事吧!只是數天,已經懷念這些美味的早餐,難得還有暖 pancake 薄餅! 因為今晚便離開,我們早上便把房退掉,將行李存放在酒店。10 時正,我們跟隨領隊 Konstantin 出發,約半小時的車程,我們已經離開市區到達第一個景點 — The Memorial of Victims of GULAG。蘇聯解體後,在全俄羅斯建有很多紀念在蘇聯時代被迫害的異見人士的園地,這是其中之一。 園地很大,中央有十字架和草坪,周圍是刻有受害人名字的紀念碑。這裡沒有他們的骸骨,可能哪裡都沒有。 離這裡不遠便是亞洲和歐洲分界線的紀念碑。亞洲和歐洲是以烏拉山脈為分界,烏拉山脈不高但也連綿千里。山脈上有很多這樣的紀念碑,我想那個城市只要跟歐亞分界線扯上點關係的,都會建造個紀念碑來吸引遊客。不過以葉卡捷琳堡的知名度,相信這應該是最具代表性的一個。 碑的兩旁釘有一個牌子,一邊是亞洲,一邊是歐洲。每個牌子顯示一組數字,一組是亞洲另一端的經緯度,另一組則是歐洲另一端的經緯度。38.7804° N, 9.4989° […]

Read More

第14篇-三日兩夜橫跨西伯利亞平原(二)

第十一、十二天 2017年9月25-26日 我們三日兩夜的行程過了一半,窗外的景色略有不同,從伊爾庫茨克省濃密色彩繽紛的樹林慢慢讓路給平坦的草原,樹木雖然常見但只是錯落在遼闊草原之間,而且色彩漸趨單一的深綠色,反而周邊的草地有些是有收割過的痕跡,一片淡黃,織出不同的構圖,在鐵路兩旁此起彼落,供乘客欣賞。坐火車的乘客真幸福,靜坐車上,大可以泡杯香茶,便可以看到連續不絕的美景。 上文講到,火車到了下一站 — Marlinsk,驚險鏡頭終於出現。這裡屬於大站之一,火車在此停留 34 分鐘,時間充裕足夠我們四出活動。月台上有小販出沒,但好像吸引力不夠。 這時也差不多到晚飯時間,晉媽、晉爸先到餐卡用膳。火車上用餐,我們一般都點個羅宋湯、魚湯,主菜以肉類為主配上米飯,相當適合我們的口味。不過車上運動量不多,反而零食過多,很多時我們會少點一兩樣,服務員也無意見。 其他的團友則陸續下車四看,車上乘客亦一樣,大多數人都是在車旁抽煙或在月台上伸展肋骨。活力之星 Polly 當然不甘于此,走到對面車站內拍照。我們的列車停在第四號月台,要跨越三個路軌才到車站內,但這也是平常事,這裡火車不像地鐵,會緩慢進站(我們是這樣想)。 我們邊吃邊看窗外人兒活動,過了一會兒,時間也差不多了,有些乘客已開始重回車上,Polly 和 Irwin 也從車站出來,準備回程。這一刻,遠方傳來火車進站的響號聲,說時遲那時快,不知從何而來的一列火車已出現眼前,開始駛進車站與我們列車之間的路軌。這一刻,to run or not to run? Polly 與 Irwin 明智地決定了 not to run。這列火車進站花了不知多少分鐘,停下來我們一看,車頭和車尾約有 100 公尺之距離,而他們位置剛好在此中間。他們可以選擇:繞過車頭、繞過車尾、爬過車底。讀者會問,看到有行人過道天橋,為何不走?他們結果是選擇了這個方法,但奇怪之處是天橋沒有樓級連接到我們列車右邊,亦即是列車開門一邊的月台(偉大的蘇維埃設計!),只有連接到我們列車另一面的月台,而這邊火車的門是關閉了的。我連忙衝出車門,此時我還未知他們採用那個方法回來,心想如何螳臂擋車制止火車開行,一眼看見他們已在天橋上九秒九衝刺,便打算叫乘務員開另一邊的車門。幸好,原來我們餐卡另一邊的車門早已打開,工作人員正在運送食材。此時兩個狼狽人影在我眼前掠過(他們原本打算衝到車頭上車),我連忙喝止他們,把他們接上餐卡。過了一會兒,火車徐徐開行,Polly 和 Irwin 仍在喘氣,晉媽猶有餘悸。 驚魂稍定,數小時後又到下一個大站 — Taiga,不知是否此時天色已黑,還是見過鬼就怕黑,團友並無“遠行”。也許,太冷吧?這是西伯利亞九月份晚上的溫度。 這夜是此程火車的第二個晚上,沒有洗澡也不覺太難受,可能沒有運動量就沒有出汗吧?不知兩位短跑歸來的團友如何,反正我就睡了個好覺。 說了很多停站、上落月台的事,其實這些只是旅途中的小插曲,我們大部份時間都是看景為主,這就是我們的標準姿勢: 如上文所說,到了這段旅途,窗外的景色大多是廣闊的平原,雖然鐵路旁多數種有樹木,但不難從樹叢中遠望到處的草原。 與蒙古不同,這裡的土地很多都看似有人經營,收割過的草地變得淺淡顏色,夾雜在深綠色草叢和樹木之間,份外漂亮。 […]

Read More

第13篇-三日兩夜橫跨西伯利亞平原(一)

第十、十一天 2017年9月24-25日 前文介紹過,嚴格來說,傳統的西伯利亞鐵路是指從莫斯科至海參崴的一段鐵路;從北京經烏蘭巴托至伊爾庫茨克的一段屬橫跨蒙古鐵路(Trans-Mongolian Railway)。故此,我們從伊爾庫茨克出發的一刻才算真正踏上西伯利亞鐵路之遊。當然,我們不用在意路線的名稱,最重要還是旅程的體驗。西伯利亞鐵路沿途有很多可供遊玩的地點,略有選擇困難症的旅客肯定會發病,而我們就選擇了伊爾庫茨克和葉卡捷琳堡(Ekaterinburg 或叫 Yekaterinburg,或釋作“凱薩琳堡”)兩個停留站。我們乘坐俄鐵 69 班車從伊爾庫茨克至葉卡捷琳堡,第一天下午4時多啟程,到第三天的晚上10時左右才到站,整段路程一共花了54小時。會悶嗎?絕對不會,再多坐兩三天也無問題! 上回講到我們到了伊爾庫茨克火車站候車。今天火車延誤了差不多一個小時,Elena 說是很罕見。伊爾庫茨克是座古老建築物,正好給我們一些時間去拍照。 售票處:在俄羅斯旅遊必須緊記火車時間表一律使用莫斯科時間,連火車站大堂、月台亦是。我們已備全程火車票,不用跑售票處,所以不知服務水平如何,但相信如果是這樣少乘客的話,應該購票情況不會太壞。這裡還有購買貝加爾湖鐵路火車頭的遊覽櫃台。 車站內的指示牌,同樣是使用莫斯科時間。不懂俄文不要緊,羅馬數字可以嗎?緊記火車班次號碼(我們的便是 69 次),便可以找到時間和月台(這裡只有顯示3號月台)。還有,注意到下樓級嗎?西伯利亞火車站最可惡的地方,就是經常要上下梯級到各個月台,但絕少有電梯或電通扶手電梯,對戰鬥民族當然無問題,但老弱之輩(晉爸、媽之流)就痛苦了。 火車終於到站,我們艱辛地攜同行李登車,總算順利。我們八個人包了兩個二等廂,形勢還好。這時乘務員送來一份包頭,內有被單、枕頭套,相當整潔。下車前要原套奉還。 火車啟程時已經差不多天黑了,我們安頓好行裝已是晚飯時間。這時團友趙氏伉儷從容地從袋中拿出剛剛在伊爾庫茨克買的魚子醬與團友分享,我們當然卻之不恭。這時才發覺,與朋友同坐火車的好/壞處,就是食物不好獨食,分享是常態,享受分享是必然(是好處還是壞處就要看是施者還是受者了!)。 吃過晚餐便早早休息,畢竟,這天玩得也累了。一宿無話,第二天醒來,西伯利亞平原的景色便出現在眼前。 西伯利亞鐵路沿途大部份的景色是平地、草原和樹叢為主,但也經常可以看到城鎮、村落等。 而間中座落在錦繡林木中的村落更顯得平靜清幽,份外怡人。 偶然火車也會經過小坡,但只屬很短暫時間。 西伯利亞平原上的河流不少,有些是相當遼闊的,都是從南往北流向北冰洋。這些河流自古以來便是運輸的重要渠道,而很多城市亦是靠河而建。火車快到下一個大站 Krasnoyarsk,下圖這條  Yenisei 河便是流經此城,亦可以看到很多工業設施置於河邊。 Krasnoyarsk 是個大站,站樓相當宏偉。 站旁有個似是蘇俄時代的工廠,不知現時是否還在運作,只見牆壁有幅大型馬賽克,絕對是蘇維埃典型風格,砌在這個工廠壁上比在什麼革命廣場來得更貼切,而工藝又不能不令人贊歎。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醫肚還需靠自己力量。Krasnoyarsk 既是個大站,月台上自不然有kiosk小賣店。火車停留在此的時間較長(45分鐘!),乘客便湧到月台上,抽煙的不少,而購買食物的更多,晉媽一貫大媽求知欲,唔買都睇下。 除了小賣店外月台上亦有流動販賣車,團友 Doris 似乎與乘務員大嬸同時鍾情西伯利亞雪糕(咦,平時又唔覺佢識講俄文)。 而年青時代(即數年前)從事金融行業的團友 Irwin 則職業病發作,在站內眾多麵包中買了個大盧布。這個一元大盧布同西樵大餅一般大,肯定足夠團友分享,只不過味道很一般,分享過的團友都自願做孔融。 在西伯利亞鐵路,簡簡單單的購物已是很大的樂趣,女士們尤其開心,但時間不會等人的,火車是會按時開的。乘務員早在車門守候,這是我們車廂的乘務員,典型俄國大叔。 火車繼續開行,旅遊介紹說從 Krasnoyarsk 西行46公里便是北京和莫斯科鐵路線的中間點,亦即是我們剛完成路程的一半。據說這裡有個不顯眼的路標,火車會經過,但確是太不顯眼了,我們看不到。車到下一個大站便是 Achinsk,據旅遊介紹(又是網上傳聞!)這裡生產的肥皂全俄羅斯聞名。我們到達後在車站、月台都找不到當地出產的肥皂,只有這個來自烏克蘭的產品,這感覺就像到了北京吃香港製造的烤鴨,但天生購物狂已經歡喜若狂。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