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篇 西伯利亞鐵路遊之購票、火車、銀兩篇(終結篇)

2016年11月一個微寒的早上,我到北京辦事,順道走到北京國際飯店內的中國國旅國際列車售票中心,詢問購買前往俄羅斯車票的辦法。在此之前,正如絕大多數的人一樣,俄國的西伯利亞鐵路遊是個神秘而遙不可及的夢想,我構思了多年,閱讀過不知多少資料,但始終沒法突破迷團,反而越多看資訊越覺信息的混亂無章。這一天,終於在售票站前問了辦事人員,而我相信只有真正賣票的人才是可信的。雖然得來的信息少得可憐,但從這一天起我將發白日夢轉為實踐,終於在十個月後的2017年9月踏上征途。在此,與大家分享我們的心得,但須聲明,這方面資訊混亂的原因是中、蒙、俄之間的旅行其實有不同的方式和工具,服務標準、質素相距很大,而旅客感受又不盡相同,所以很難一概而論,我們僅可以分享這一次的有限經驗,希望不會又加深了讀者的資訊混淆感。 一、購買火車票攻略 從北京中國國旅國際列車售票中心取得的資料很簡單:他們只會出售從中國境內出發的車票,可以直達終點站莫斯科,或在沿途任何一個站下車,但不會出售中國境外登車的車票。換言之,如果是計劃在蒙古、俄國中途停留遊玩的,便要另行想辦法購買後續的車票。但不是完全沒有得著的,只少,售票大姐給了我一張寶貴的《國際列車價目、時刻表》(下圖),和她所知的購買中途票渠道。必須注意下圖是2016年的資訊,原來中蒙俄三國每年都協商下一年的安排,例如這一年中國的K3次列車逢周三開車,下一年可能改在周六開,而蒙古國的K23則或會從周六改為周三開車,各相調動。 售票大姐同時也告訴了我購買中途登車的渠道,其中之一就是上圖最下角列明的“蒙古國旅駐京辦”。 我便告別大姐隨即走訪蒙古國旅駐京辦,他們的辦公室還算好找,而在場的崔女士盛情接待我並馬上草擬了一份行程大綱。 與崔女士面談後我回到香港,繼續研究,這大綱最後成為我們的行程,而我們亦從他們購買了車票。在此總結我所得知的幾種購票方式。 A. 直接購票 香港至北京: 最簡單方法是在港鐵官網的城際直通車網頁購票(https://www.it3.mtr.com.hk/b2c/frmIndex.asp?strLang=Big5),或通過中國旅行社在香港的各售票點購買。香港至北京車票的預售期為出發前的60天。 從北京出發至蒙古或俄國: 據聞只有在北京的中國國旅國際列車售票中心出售;地址:北京建國門內大街9號,北京國際飯店一層;電話 65120507。他們並無官網,只能到場購買。我到香港中旅社、上海的中國旅行社問過,他們既不辦理,亦不會代為聯絡北京。 從蒙古國出發 據聞除了親身到蒙古境內的售票點外,只有靠代理購買,並無官網,而且只有開車前一天才可以出票。我們經蒙古國旅預購,他們早早說無問題,但說明只有在出發前的一天才會把實票送去我們入住的旅館。我們到達蒙古時一直追問 Khonger 有沒有收到車票,結果真的要到離開烏蘭巴托前一天才收到,可以想像到我在蒙古草原遊玩時心中有多擔憂!網上看到,好像蒙古國每間代理都如是。 從俄羅斯境內出發列車: 俄國鐵路公司官網(http://www.rzd.ru/):強烈推薦,別無他選。官網有英語版,到 Passenger 版面後便可訂票(https://pass.rzd.ru/main-pass/public/en),方便易用。好處是可以自行選擇路線、班次、等級等、床位等;經代理的話,他們未必會主動告訴你一天有那幾班車,等級的分别等,更不會讓你挑選床位。另外,網上訂可以立即知道結果,看到電子票,甚至可以免費取消預訂。不好的地方是在開車前 60 天才開始預售,聽說熱門的車票會在開售前被代理或內部有關係人士買光,不知對否。我們在西伯利亞部份八人同行,行程緊湊,不容有失,便經蒙古國旅代購,蒙古國旅早早說票無問題,但要等到啟程後到達伊爾庫次克才拿到俄国全程的實票,之前忐忑不安之情,難以形容。反之,我們出發前在網上自訂摩爾曼斯克、聖彼得堡、莫斯科之間的車票,便馬上取得電子票,安心得多。 B. 經代理(agent)購票 蒙古國旅駐京辦(原是蒙古國國家旅行社,類似中旅社): 上文已經詳盡說明我找他們的過程。回港後,我在網上、朋友圈都找不到他們很多資訊,網上評語全無,好像這家店不存在,如果不是經北京的中國國旅國際列車售票中心介紹,和我親自到過他們的辦公室,我絕對不敢用他們。事後證明,他們確實辦到我們的基本要求(當然也有些改善空間)。甚至,到了烏蘭巴托車站,看到它大大的牌子,方信他們的江湖地位。 網上資訊:http://www.traveltrade.cn/3016/newsdetail.html;聯絡人:崔晶美,聯系方式見上述網頁。 Global Union: 這是中國國旅國際列車售票中心的職員口頭介紹,在香港可以經他們購買中途票的代理,電話 37132370 / 37132332。我打電話過去,接電話的小姐說我可以把行程發電郵給他們;發了查詢電郵後卻石沉大海。 C.I.S. & Co. Ltd. 聯邦旅遊有限公司 到香港的俄羅斯簽證中心辦簽證時看到旁邊這家代理,看似是中心同一家。進去查詢購票,他們同樣說可以代辦,但不會策劃,即是我須要把所需車票電郵給他們,他們會或會代辦,但不會幫忙計劃行程等。當時我們已經蒙古國旅訂票,便沒有跟進,感覺是他們辦簽證為主,車票不是他們重點。 […]

Read More

第12篇-伊爾庫茨克 (Irkutsk) 半天遊

第十天 2017年9月24日 伊爾庫次克是位於西伯利亞地區的重要都市,亦是伊爾庫次克州的首府,人口不多,約60萬。雖然很多旅客視這裡為前往貝加爾湖的跳板,但其實這個城市值得觀賞的地方是很多的。伊爾庫茨克在1686年建市,而在1898年西伯利亞鐵站接通至此,之後城市急速發展。正如西伯利亞大多數的城市一樣,這個城市的創立是基於俄羅斯從西而東的擴張,包括了商人、獵戶為了獲取西伯利亞豐富資源而建築的橋頭堡。伊爾庫茨克更獨特的一點,是它的中心位置,使它的火車站自然成為西伯利亞鐵路網絡最大的樞紐。 昨天玩得很累,晚上凌晨時份還有人放煙花,大概是婚禮後的餘慶吧。雖然如此我們都很早起來,在酒店的餐廳吃自助早餐,餐廳還未清潔好昨晚宴會的殘漬,看來昨晚的婚宴玩得很痛快。吃罷退房準備坐車回伊爾庫茨克城中遊覽。這一刻,依依不捨再遠眺貝加爾湖的景色,晨曦中湖景又另有一番風味。 早上9:30出發,坐了一個小時的車程便回到城中,司機大佬 Nikiti 載我們到安加拉河河畔,等待旅行社為我們安排的導遊。為時尚早,我們便先在河邊拍照。 隔著安加拉河對岸的房屋看來不錯,整個城市的高樓也不多。 不遠處看到船隻、吊架之類的東西,類似工業用地,但也不損整體景觀。 河邊廣場豎立了座雕塑,不是什麼名人,是座紀念女性偉大使命的塑像。 晉媽被這個歌頌女性的塑像深深感動,情不自禁跳起廣場大媽舞來(據稱是太極十八式才對)。 我們觀賞了大媽廣場舞一會兒,俄國美女終於出現。Elena 是個大學生,兼職導遊,英語很好,介紹景點的深度適中,詳細得來不太沉悶,最重要還是步伐緩慢,絕對附合我們的要求(相信其實也是她們平時的慢活步伐)。 我們沿著河邊走,又看到另一個雕塑。這座人像紀念一名叫  Yakovu Pohabovu  的人物,是個探險家,在1661年建立伊爾庫次克堡壘的先行者。 從雕像前行,過了馬路便集中了伊爾庫次克的幾處重要景點。 雕像直望是座政府建築物,是省立法議會所在地,周圍是種滿花草的公園,莊嚴得來不失優雅。 公園中還有個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陣亡士兵的永恆火燄,由學生模樣的年青童子兵守衛著。 拐個彎便是教會廣場,政治味道隨即一變,好幾座不同類形的教堂出現,大氣中立刻充滿了靈氣。首先出場的是斯帕斯卡婭教堂(Spasskaya Church)(圖片後方建築物)以及旁邊的小教堂(圖片前方黑色小亭)。斯帕斯卡婭教堂是西伯利亞東部最古老的教堂,建於1706年,亦是舊伊爾庫次克堡壘惟一遺留至今天的建築物。斯帕斯卡婭教堂旁的小教堂則是近年才落成,但地底建有地下室,地下室內收藏了第一批伊爾庫次克人的遺骸。 教堂外牆繪畫了古典的宗教壁畫,是以一種叫濕壁畫(frescoes)的方法繪成。這方法是用油彩在弄濕的牆壁或天花頂繪圖,乾透後色彩便可以保存很久,這亦是文藝復興時代常見的教堂繪圖方法。這面濕壁畫歷史悠久,是西伯利亞僅存的一幅。 在教會廣場的另一邊是 Bogoyavlensky Cathedral,是當地教區主要的東正教教堂。這座石建築物建於1718年,經歷過地震、火災依然屹立不倒。在蘇俄時期,這被改作為麵包坊,到近代經過18年的復修工程,才回復當年模樣。教堂外表精雕細琢,一絲不苟,充份表現出俄羅斯以及伊爾庫次克地區的建築風格。建築太美了,多拍了照片,在此分享(特別鳴謝團友 Irwin 拍攝靚相)。 伊爾庫次克保存的典雅古建築物不只這些。伊爾庫茨克城被譽為西伯利亞的巴黎,到處可以見到19世紀的古老建設物,原因是伊爾庫次克當年是沙皇流放異巳的目的地之一,而流放的很多都是俄羅斯貴族、顯達,他們從聖彼得堡帶來了金錢和品味,使這個原本是草根之地歐洲化。這座新古典型的建築物便是當年一個富有商人所建,是這類型建築物的表表者。 城中心還保留了大量古老木質建築物,集中成為一組展覽區,叫歐洲之家。前文也提到,在伊爾庫次克路邊、展覽物旁都有介紹資料,一般用俄、英、中(簡體)文,很方便旅客。既然有這個介紹,我便不多說了。 歐洲之家的建築群在路邊已經可以看到。 屋旁有個小門,並不顯眼,推門入內可以看到更多的建築物。 這裡也展覽了建築物的一些配置,古樸而華麗。 當然,伊爾庫茨克並不是整個城市都那麼漂亮。最諷刺的是,在這些建築群的對面,就有一座絕對經典的蘇俄式超難看公寓,不得不贊歎當年蘇俄城市策劃師的苦心,給我們製造了這個強烈的對照!據聞市政府研究要把它拆卸,那未免太浪費了偉大蘇維埃前人的心思了! 行程中我們也參觀了 Church of the Sign,這裡主要是參觀教堂花園中很多墓碑,墓碑設計得很有心思,往往顯示出先人未償的願望。編幅所限,在此只帖正門照片一張。 到此我們花了一個早上,接近中午,半天市內遊的行程也結束了。我們要求 […]

Read More

第11篇-包船暢遊貝加爾湖

第九天 2017年9月23日 到貝加爾湖遊玩的旅客一般會選擇伊爾庫次克為基地,但伊爾庫次克並非位于湖邊,去遊湖的還須從伊爾庫次克坐約一個小時的車程,才可以到達湖邊的小鎮 Listvyanka。有些旅客會選擇從爾庫次克當天往返,這樣會累而且不夠時間細賞貝加爾湖的美景。有些會到貝加爾湖最重要的景區奧爾洪島玩上三數天,我們沒有足夠的青春去這樣燃燒。我們選擇了到 Listvyanka 住宿一晚,玩足一整天,時間雖短卻也回味無窮。 早上在酒店吃過早餐,環境和食品都不錯,不知是否太久沒有坐下來吃頓像樣的早餐了。Marussia 是家值得推薦的酒店,無論地點、裝潢、早餐、服務都值得一讚。昨天我們入住時再三叮囑接待美少婦幫我們開具住宿證明書,說好今天我們退房時給我們。結果不單準確無誤給我們辦妥,還不收我們費用。日後我們住過不同的住所,有些根本不懂、或不願意幫我們出具證明,而大多數都會收取辦證的行政費。在這裡說明一下這住宿證明書,這只是一張小小的紙條,寫上住客名字、住宿地、日期等資料。據說出境時關員會查閱,證明我們整個行程的路線和住宿;我們停留俄羅斯超過14天需要辦簽證的旅客更要特別注意。事後經驗,無論要辦簽證或無需辦的,我們出境時都不需出示這些住宿證明。 吃過早餐依依不捨地把房退了。這時(早上9:30)接我們的車已停在酒店外。司機還是昨天到車站接我們的 Nikiti,但車已改為更大更舒適的豪華大車。 車行約一個小時便到達 Listvyanka,我們先到下午乘船的地點確定好位置,然後到我們預訂好的酒店。此時酒店房間還未可以入住,我們便把行李寄存好,再去遊湖。Listvyanka 小鎮不大,我們便決定步行到上船地點,順道尋找餐廳吃午飯。Listvyanka 所有景點差不多都由湖泊和山岥之間的一條馬路連接,旅客大可以沿著這條馬路來回行走,便能參觀到大部份的美景。我們在路旁找到間餐廳吃了些地道菜便繼續上路,時間很多,我們也隨意拍照,到湖邊玩水。 走了約半小時,遙望到疑似是我們預約好的游船。游船不大,好像最多只能載客20名,裝潢也不豪華。這樣才好,我們八個人包船費用不高,但卻可以享受到豪華的專船游湖。 船費不高自然也不能要求太高,但起碼有基本的上船設施吧?對不起,沒有碼頭亦沒有橋樑,船就靠著岸邊,連纜索都不用,我們便逐一一躍而上。幸好我們都身手敏捷,尚無大礙,但心中未免驚歎戰鬥民族即是戰鬥民族,啥都不怕。上了船來,船便華麗轉身,駛離岸邊。 有驚無險,馬上來個大合照慶祝手腳無損。我們連環360度拍了無數合照,在此帖一張吧,分享一下我們無限的喜悅。 貝加爾湖實在是太大了,船也不遠游,只在湖的一小片徐徐慢行,讓我們細味週圍的景色。 西伯利亞鐵路本身是不經過貝加爾湖的,但有另一條鐵路環湖繞行,也是旅遊好去處。但繞湖一圈要花上好幾天,我們就沒有這機會了。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這條鐵路的其中的一條隧道洞口。 遠山深處有座教堂,頗具古樸之風,與常見的東正教教堂又另有一番味道。 貝加爾湖的天氣變幻莫測,上船的一刻陽光普照,船行不久,風雲色變,這一處烏雲湧現另一邊依然晴朗。 忙著拍照和觀景,不經不覺在湖中已經蕩漾了兩個小時,也是時候登岸了。上了岸,看到另一景點就在不遠的地方,便步行過去。這裡有座貝加爾湖博物館,內藏不少湖區特有的生物和礦物;但我們對此興趣不大,便決定擦身而過(但洗手間還是要參觀的)。地圖顯示,我們要坐的登山索道就在博物館後面,但原來要步行上坡一大段路才到,途中還缺乏指示,我們一路行一路懷疑,不過始終還是找到。索道在山岥中運行,風景美麗。 這時下著微雨,晉媽不忙打開雨傘,戰爭民族看到不知會怎樣想呢? 索道路程很短,有體力的大可以選擇棄吊椅而繼續行路登山;團友 Polly 和 Doris 花了不到 30 分鐘便到山丘頂與我們會合。據她們報告,這段小徑清幽易行,比坐著吊椅觀景更好(不知途中曾否遇上葡萄)。 山丘頂有個觀景台,到此一遊方知不枉此行。從這裡可以遠眺一大片湖景,又可以下望 Angara 河的入口,河水婉轉流往伊爾庫次克的方向。 觀景台旁的欄杆掛上色彩繽紛的色帶,不知這是什麼風俗。 觀賞過後便回程,坐吊椅上來的乘吊椅回去,行路來的依舊徒步下山—原來坐吊車只有在山下索道站售票,山上不設售票。索道只得一條,但上下山路則不一樣,步行的大可以觀賞多些不同景色。 回程的雨勢稍弱,彩虹隱隱若現。 Listvyanka 東南邊的景點大概也玩得差不多了,便步行回酒店。早上過來時不太注意,回程才覺得歸程很長,大概是玩累了。回到酒店馬上辦好入住手續。今天住的是間叫 Krestovaya Pad […]

Read More

第10篇-西伯利亞之珠

第八天 2017年9月22日 昨天走出了風雪中的蒙古,黑夜裡進入了俄國境內。蒙俄邊境以 Khamar Daban 山脈為界,南面是蒙古,北面就是西伯利亞大平原,而源於山脈這邊的河水連綿不斷地流往大平原。剛好在平原中央有個深不可測的巨大裂縫,河水流進這裡,形成了今天的貝加爾湖。貝加爾湖是地球上最老最深的淡水湖,容納了地球 20% 的液態淡水(即不計算結了冰的水份),據說全世界的河流加在一起也要花一年時間才可以用河水填滿這裡。湖區孕育了無數的原始野生物種,是科學家的研究天堂。這裡亦是歷史典故中漢朝蘇武牧羊的所在地,古稱北海。今天,這是西伯利亞的重點旅遊熱點,被譽為西伯利亞之珠,我們又豈能錯過呢! 昨天團友們睡得很好,早上起來接收大自然送上的禮物,打開窗簾便看到了優美的景色。這時火車在山岥上馳騁,吹起滿山色彩繽紛的樹葉。 途中還會經過一些村落和車站。我們乘坐的跨境長途列車很少停站,而停的都是比較大的站。遇上大站會有約20分鐘的停車時間,這時我們都會爭取機會到月台伸展肋骨,亦會訪尋當地特產。貝加爾湖最著名的物產是煙薰的 omul 魚,我們怎何不試。 中途站斯柳迪揚卡(Slyudyanka)是比較大的車站,在此停留約20分鐘。 站內月台的店鋪。 店內裝潢簡單,貨品以小吃、日常用品為主,包括了不同類型的薰魚。 美食當前,所有儀態都拋諸腦後。這一刻車廂出現了印象中沙皇年代饑民流放西伯利亞的狀況。 既然簡單數條薰魚便安頓好一班饑民,列車便繼續前行。過了不久傳說中的貝加爾湖便浮現在山峽之間,若隱若現。 這日藍天白雲,天氣好極,晨曦照耀在平靜的湖水上,構出比圖片更美的景色。 色彩繽紛的樹木夾雜在鐵路和湖水之間,並無阻隔我們觀景的興致,反而襯托出大自然無限的美態。 遠方的雪山崇立在日光之中,雄視山脈中的湖泊。 途中還會經過一些村落。我們看到的一些民居相當整齊,絲毫不像傳說中西伯利亞的窮鄉僻壤。 這湖真大,我們沿湖邊走了好一段時間,到了下午,火車才進入伊爾庫次克的範圍。伊爾庫次克(Irkutsk)是西伯利亞的大城市,也是西伯利亞鐵路的一個大站,位于安加拉河(Angara)河畔,離貝加爾湖很近,大部份乘火車而來的旅客都選擇在此下車,再轉乘汽車前往貝加爾湖遊覽。我們從蒙古方向前來,先經過安加拉河上的橋樑才進入伊爾庫次克車站。 這就是安加拉河。安加拉河與貝加爾湖其他的河流不同,其他的河流都是流入貝加爾湖,只有這條安加拉河是流出的,亦是整個貝加爾湖湖水的惟一出口,一直跨越西伯利亞平原,到北極洋入海。 下午3:25到達伊爾庫次克火車站。由於我們的班車較早到站,未見到預約好的當地旅行社代表迎客,心中未免有些擔憂,畢竟我和他們一直只是以電郵聯絡。打電話過去,代表說約了幾點就是幾點,不會早到的。語氣很硬,似訓示我多過似跟客戶對話;剛到西伯利亞便遇上俄國強硬作風。幸好,跟我聯絡了多個月的 Leonid 準時出現,尚算斯文;一同而來的司機 Nikiti,則像典形俄國大漢。也不多說,行李裝上車後,第一件事便是到銀行換錢,換好後便直奔酒店。途中經過城中心,第一觀感不錯,城市整齊而安靜,完全與想像中的西部牛仔小鎮截然不同。 我們訂好的是家叫 Marussia 的酒店,位于城市中心。外形典雅,未入屋已經心中叫喜。 接待員是個美麗俄國少婦(如果不是看到她懷孕便會以為她只是名美少女),略懂英語,溫文有禮。後快便安排我們進房。這裡房間不多,我們佔用了四間,分別在不同樓層。每間房間設計都不同,但都不失典雅。 安頓後,團友自由時間,分頭活動,有立刻淋浴稍休,亦有立刻外出遊覽的。酒店位置極佳,步行可至市內最熱門的旅遊點。酒店對面便有座東正教教堂—Krestovozdvizhenskaya Tserkov。雖然這並不是市內最大的教堂,但無論外牆的雕鑿,以及內部的裝潢,都顯示出東正教教堂的特色。 走出金璧輝煌的教堂,步入世俗的煩囂,一眼就看見蘇俄時代的舊式建築物和電車,一剎那懷疑是否仍然生活在蘇維埃的陰影。 不是的,蘇維埃的陰影一瞬即逝,一看旁邊的十字街頭,現代文明又回來了。也許這時已經到了下班時間,馬路上交通頗見繁忙。這裡熙來攘往的汽車與烏蘭巴托的相比,就明顯新穎和潔淨得多了。 再前行不遠便到了伊爾庫次克的鎮山之寶,一座莫名其妙的雕塑。這座雕塑是個叫巴布爾老虎的怪物(Sculpture Babr),沒有人真正見過這東西,但它卻成為伊爾庫次克的市徽。怕讀者不信,怪物旁有官方介紹為證。 順便一提,這次旅程途經的幾個大城市,市區內都有很好的導遊圖,有些是在景點內的介紹牌,有些是在重要交通要點形成一組的景區;在下一站葉卡捷琳堡更有一條觀光路線。在伊爾庫次克的街角,我們便看到這個俄、英、中對照的導遊圖。 巴布爾老虎所在的廣場,背後便是伊爾庫次克著名的步行街—130 Kvartal,這裡是遊客最愛的街道,餐廳、酒吧、紀念品店林立。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