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07.2【夜遊埃里溫】歌劇院、Cascade Complex、Victory Park遊樂場

阿拉拉特山(Mt. Ararat)是亞美尼亞人的聖山,歷史上的大亞美尼亞(the Great Armenia)地區幾乎覆蓋整個高加索山區,包含海拔5,137公尺的最高峰阿拉拉特山;時至今日,Mt. Ararat卻位在與亞美尼亞交惡的土耳其境內。晉盈由亞美尼亞的Khor Virab眺望聖山,也感受到亞美尼亞人的悲憤! 2019年7月25日,Yerevan,炎熱 承上篇,我們由Tbilisi一路前往Yerevan,我們會參觀最後一個景點才入城,而這個景點叫Khor Virap Monastery (修道院)。 這座修道院,是亞美尼亞重要的宗教聖地之一,有幾座教堂,還有祭壇。 Khor Virap是“深坑”的意思,這裡說的是引導亞美尼亞皈依基督教的聖格里高利在獲得合法身份以前,被亞美尼亞國王Tiridates三世囚禁其中的深坑。傳說中深坑內有很多毒蟲,聖格里高利在這裡被囚13年,靠著奇蹟和一位神奇的婦女暗中接濟,活了下來。 走上位於山岩高地上的教堂院落內,看到這座教堂以Mt. Ararat為背景,雖然地處窮鄉僻壤但卻是非常神聖。除了地理位置的優勢,還因為這裡曾經是第一位在亞美尼亞傳教的牧師成就偉業的地方。 資料介紹說,在公元三世紀的時候,被國王視為異教徒那位牧師就曾經在這個教堂內,被關押在深井中達十三年。後來國王得了重病,可他卻在深井中因為一位神秘的婦女幫助而一直存活下來。國王得知後把他放了,結果他又醫治好了國王的病,從此國王信奉了基督教,而且把基督教定為國教。 於是在公元301年,當時亞美尼亞成為了世界上第一個把基督教當作國教的國家。這位牧師就是亞美尼亞使徒教會的第一任領袖、啟蒙者格列高列。因為有這樣一位偉大的牧師,後來在公元642年,為紀念聖格列高列,人們在關押他的那口深井上修建了這座修道院,這座教堂也因此成為神聖的地方。 實在熱得不可思議,下午5時,熱得一定過40度,實在太熱了! Khor Virap 最靚的景色是 Mount Ararat! 我們在教堂外觀景平台上眺望Mt. Ararat。Mt. Ararat分為兩座高峰,其中較高的為大Mt. Ararat(也是Mt. Ararat的主峰),測量的海拔有5,165米和5,137米,而在主峰的東南方,另有一座較低的為小Mt. Ararat,測量的海拔有3,907米和3,896米。非常有意思的現實是,這座基督徒信奉的神山如今卻是坐落在信奉伊斯蘭教的土耳其境內,教堂不遠處就能清晰地看到邊境線鐵絲網和隔離帶。 實在太熱,留不了多久,便要上車。一路前往首都Yerevan,今次會住在Ibis Yerevan Center,是我們整個行程中最平的一晚酒店,連早餐一晚只需490HKD。 房間是Ibis風格,不錯。 洗手間乾淨,水力夠。 窗外是Yerevan市區風景。 Settle down後,我們步行到酒店旁邊的出名餐廳吃晚餐。 這間餐廳叫Lavash Restaurant。 […]

Read More

Day 07.1【亞美尼亞三日遊】前往埃里溫(Yerevan)

由於Air Astana的飛機是Baku入,Tbilisi走,所以玩亞美尼亞就一定要走回頭路。我們考慮了很多方案,決定最很用陸路的tailor-made local tour,這樣做可以玩到很多地方之餘,也可以有一日時間在首都Yerevan自遊行。小晉也向各位推薦這個玩法呢! 2019年7月25日,亞美尼亞,炎熱 今天我們正式出發高加索第三個國家 – 「Armenia」!今天有酒店早餐食,非常豐富! 我們一大早就到餐廳吃早餐,Mercure Hotel的早餐非常豐富,吃得超飽! 司機非常準時在酒店門口接我們! 由Tbilisi到邊境城市Sadakhlo約1小時,都是非常好的路。 話咁快就到邊境。我們出境不用帶行李,就咁落車過關蓋印就可以了。 到Armenia邊境就要連人帶行李過關,現在特區護照免簽,非常方便,小盈無問問題就可以過關。相反我是英國護照,就被問長問短,又問為何到Azerbaijan,還要show酒店證明,英文又差…. 一入Armenia,路況立刻轉差 XD 一切變得落後很多,但卻有另一番感受。 我們第一站到達Akhtala Monastery(阿赫塔拉修道院)。 Akhtala Monastery高懸于山頂,因為年久未修,顯得非常古舊。 入面的壁畫都未經修補,都有別的感覺。 這個修道院非常接近格魯吉亞,如果不是由陸路去Armenia的話,要來這裡觀光相信會非常不順路。 這裡是山區,不算熱,風景不錯。 入口處的牆。 Armenia國旗。 給參觀30分鐘,便到下一個景點,又是修道院…… 第二站 – Haghpat Monastery Complex (哈格帕特修道院) 入去時旁邊有一洗手間,不過要收錢。 Haghpat Monastery是Armenia宗教藝術最傑出的藝術典範。 建築群的主要建築都圍繞着中心廟宇,整體佈局錯落有致,緊湊和諧。在長達300年的不斷擴建中,相繼建成了20多個不同風格的教堂和禮拜堂,4個附屬建築以及墓地、鐘樓、研究大樓、藏書館、餐廳、畫廊、橋樑等其他建築。這些不同年代的建築,不僅結構特點具有共性,在建築細節和裝飾上也有共性,仿佛出自同一師門的工匠之手。 這裡可以看到180度的山區景色,非常廣闊。 Haghpat修道院建於10世紀,就位於Debed 峽谷出口。 […]

Read More

Day 06.2【格魯吉亞】深入高加索山脈Kazbegi (二)+夜遊第比利斯

格魯吉亞軍事公路(Georgian Military Highway)始建於十九世紀初,當時的沙俄政權為了軍事運輸目的在高加索高地原有的山區道路進行改善工程,因而得名。公路連接俄國城市弗拉季高加索(Vladikavkaz,現為俄羅斯北奧塞梯——阿蘭共和國Republic of North Ossetia-Alania首府)與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Tbilisi),全長212公里。公路依山而建,沿途山景優美壯麗,最高點為位於格魯吉亞境內,海拔2379米的Jvari Pass。從Jvari Pass的Gudauri觀景台遠望的高加索山脈景色,非常壯觀!從這裏既可無障礙地環視群山雪景,亦可俯瞰山谷的翠綠色湖泊。也有人在玩Paragliding,其實我自己也想玩,不過時間有限,不玩了。 2019年7月24日,Kazbegi,多雲時晴 參觀過最重點景點Gergeti Trinity Church後,便開始回程。 回程途中經過一個自然景點,叫Sulphur Waters near Jvari Pass! 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地方,就像棉花堡的水一樣。 做成很特色的地形。 司機帶我到一條地下水道,說下喝這些鐵鏽水……. 我喝了一口,是carbonated water的味道,不過真的不敢再多喝了。 一路上到Jvari Pass,有人在玩Paragliding。 這是俄羅斯-格魯吉亞友誼紀念碑(Russia-Georgia Friendship Monument)。這座建於1983年,高約2.5米的弧形建築,以石材和混凝土建造,是俄羅斯為慶祝《格奧爾基耶夫斯克條約》(The Treaty of Georgievsk)200周年而興建。 紀念碑內側是由多幅壁畫構成的連續畫,內容全是環繞格魯吉亞和俄羅斯的歷史。 這裡的風景很不錯呢。 接著便一直的駕車,約2小時車程才回到Tbilisi。 司機在Mercure Hotel放下我們後,我們便到附近的餐廳吃晚餐。 其實來到格魯吉亞後,發現間間餐廳的菜式都是一樣,我們今次的餐廳叫Sormoni ресторан,點了特色的格魯吉亞菜,其中左下角的格魯吉亞pizza,是好吃,但實在太重口味了!試一次就夠! 還有精力,決定夜遊第比利C。 這是非常熱鬧的舊城廣場 – […]

Read More

Day 06.1【格魯吉亞】深入高加索山脈Kazbegi (一)

格魯吉亞的高加索山脈是我認為必到的地方,而其中有兩個地方可以選擇,一個是Kazbegi,一個是Mestia。考慮到Mestia路途非常遙遠,由Tbilisi出發最少要4日的時間,我選擇了Kazbegi,由Tbilisi一日來回就可以了。有人說最好遊覽2日一夜,我認為一日就剛好。雖然Kazbegi地區並沒有我想象中的美,比起瑞士新西蘭等起,差了點,但仍然是值得一來的。 2019年7月24日,Kazbegi,多雲 由於在Mercure Hotel的第一晚沒有包早餐,我們吃了昨天買的杯面,是格魯吉亞牌子,也不錯。今日的local tour是我custom made的,都是選了Kartveli Tour,司機也是昨天的,很準時就到了。 由第比利斯出發往北走,約半小時後來到姆茨赫塔(Mtskheta)。第一站是增遊行程,到了有很美景色的Jvari Monastery of Mtskheta。 這座Jvari Monastery的重點並不是他本身,而是他背後的景色。Jvari Monastery竣工於605年,距今歷史逾1400年。修道院身處的小山丘位於Mtkvari與Aragvi兩河交滙處旁,登臨高處可以飽覽Mtskheta以及兩河流域景色。 我們雖然很早就出發,但已有很多人在參觀,要找好的位置拍攝也不容易。 這裡可以看到姆茨赫塔(Mtskheta),以及位於鎮中心的生命之柱主教座堂(Svetitskhoveli Cathedral)。 Jvari Monastery相對就沒有特別。 繼續北行約半小時後到達Ananuri。這是個位於水庫旁的城堡群,圍牆內有兩座屬於十七世紀時期的教堂,分別是聖母升天教堂(Assumption Church)和聖母教堂(Church of the Virgin),前者以外牆上的大型十字架雕刻作為其主要特色。 司機讓我們在Zhinvali Reservoir拍照,就像到了萬宜水庫一樣。 到了Ananuri Fortress Complex,這裡可是Lonely Planet高加索的封面呢! 這個堡壘建於17世紀,屹立於阿拉斯河上(Aragvi River),城堡內有兩座教堂,聖母升天教堂(Church of the Assumption)建於1689年及聖母教堂(Church of the Virgin)建於1674年,還有保存完整的修道院,鐘樓及監獄。 這個城堡由一個封建的王國Dukes of […]

Read More

Day 05.2【格魯吉亞】參觀酒莊Shumi Winery

格魯吉亞的紅酒相當出名,其中西格納吉Sighnaghi小鎮是最著名的釀酒小鎮,釀酒歷史已經有八千年,據說是世界葡萄酒嘅發源地之一。Sighnaghi小鎮附近有很多不同的酒莊參觀,我們的local tour帶我們到其中一間叫Shumi的酒莊,不是特別大,酒也不是特別好味,叫做到此一遊。 2019年7月23日,Sighnaghi,晴 離開了Sighnaghi後,我們坐著來到了今天的第三個景點,也是最無聊的景點 – Tsinandali Estate。這個景點是要付入場費的……. 入到去就可以見到一間別墅的物體。 這裡的主人 – Tsinandali 歐洲釀酒技術19世紀傳入喬治亞,落地於卡赫基亞歷山大·查查瓦澤(Alexander Chavchavadze)的茨南達利酒莊 (Tsinandali Estate )。亞歷山大·查查瓦澤(1786 – 1846)是喬治亞19世紀的貴族、著名詩人和軍事家。 相信我們就是要參觀佢屋企。話說我們的票是包了Guided Tour的,但由於沒有人參觀的關係,導遊門也懶得做,說如果我們可以自己參觀就自己參觀吧!我們也沒所謂,反正都無興趣聽。 這是我唯一拍了的相片,之後就被人stop了。我也不屑去影相。 離開別墅後,行到公園盡頭,會見到一間酒店。 這間酒店很有派頭,如果可以在這裡住住也不錯。 好了,還是盡快到戲肉 – Shumi Winery。 格魯吉亞卡赫季州的Shumi Winery,是少數從2008年被俄羅斯經濟封鎖後,仍能存活的舊酒莊,但原來從酒莊名字已可看出箇中端倪。話說Shumi於古格魯吉亞語有“沒有加水或稀釋”的意思,相信是諷刺當時因應俄羅斯的數量要求,將酒加入清水來增加產量的廠商,後者沒有俄國市場後,因質量欠佳不能登上國際舞台而被淘汰,反而Shumi Winery卻終於熬出頭來,禁運的同年(即2008年)與酒莊同名的葡萄酒更揚威倫敦,於International Wine Challenge的比賽中獲得了銅獎!然而,酒莊對葡萄的熱誠,亦可於門前栽種了400種葡萄的果園感受到, 經過葡萄果園,可以看到廠房。 有很大的花園。 酒莊里同時設有小小的展覽館,內裡收藏了不少歷史悠久的盛酒及釀酒用陶製器皿,以及當時盛行的鑄金屬製品,林林總總的古蹟中可推算當地釀酒及鑄金屬業歷史深厚。 我們參加了酒莊參觀tour + 嘗酒package。 這個guided tour很不錯,導遊的英文很好,讓我們認識到很多不同關於釀酒的知識。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