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篇-腳踏歐亞兩大洲

第十三天 2017年9月27日(一) 前文說過,西伯利亞鐵路沿線可供停留的城市很多,我們為什麼會選擇了葉卡捷琳堡(Ekaterinburg/Yekaterinburg)呢?原因好幾個。首先,離開伊爾庫茨克後坐了兩晚火車,也該停下來洗個澡;其次,這裡位處烏拉山脈(Ural Mountains)邊,山脈是亞洲和歐洲的分界線,正是紀念我們行程的好去處;最後,這裡有俄國最後一位沙皇被處決的遺址,喜愛歷史的晉爸又豈能錯過呢!結果是,正如伊爾庫茨克的經驗一樣,我們太小看了這個城市,只停留一天實在不足以盡覽這裡的景色。這篇先介紹主打景點,市內遊的部份留待下篇。   昨晚10時多才到達葉卡捷琳堡,當地旅行社順利把我們接到酒店。我們住的契訶夫(Chekhov)酒店,位于市中心,周圍有很多舊式建築物,但酒店旁邊是個現代化的商場,內有 24 小時營業的超市,很方便。酒店是舊房子,門口不起眼。 酒店是以契訶夫命名,內有一些紀念這位俄國著名作家 Anton Chekhov 的物品。 其實除了這些展品外,這裡跟這位大作家扯不上什麼關係的。較吸睛的反而是 Booking.com 的嘉許狀和這些俄羅斯娃娃。 舊樓常見的問題就是沒有電梯;這裡有,但小得可憐,我們分批乘坐便是。Oop!對不起,壞了,第一批乘電梯的團友 Polly 和 Doris 被困在此。透明電梯的好處是可以看到她們強顏歡笑的樣子,應該無事。 既然無事,我們更擔心如何把行李抬上房。接待員拍拍她龐大的胸口說包在她更龐大的身上,我們便安然步行上房。房間簡單但整潔,坐了兩晚火車的我們當然無問題。不一會兒,接待員大姊果然把行李一一送來。 兩位困電梯的團友如何?第二早可以下來吃早餐,應該沒事吧!只是數天,已經懷念這些美味的早餐,難得還有暖 pancake 薄餅! 因為今晚便離開,我們早上便把房退掉,將行李存放在酒店。10 時正,我們跟隨領隊 Konstantin 出發,約半小時的車程,我們已經離開市區到達第一個景點 — The Memorial of Victims of GULAG。蘇聯解體後,在全俄羅斯建有很多紀念在蘇聯時代被迫害的異見人士的園地,這是其中之一。 園地很大,中央有十字架和草坪,周圍是刻有受害人名字的紀念碑。這裡沒有他們的骸骨,可能哪裡都沒有。 離這裡不遠便是亞洲和歐洲分界線的紀念碑。亞洲和歐洲是以烏拉山脈為分界,烏拉山脈不高但也連綿千里。山脈上有很多這樣的紀念碑,我想那個城市只要跟歐亞分界線扯上點關係的,都會建造個紀念碑來吸引遊客。不過以葉卡捷琳堡的知名度,相信這應該是最具代表性的一個。 碑的兩旁釘有一個牌子,一邊是亞洲,一邊是歐洲。每個牌子顯示一組數字,一組是亞洲另一端的經緯度,另一組則是歐洲另一端的經緯度。38.7804° N, 9.4989° […]

Read More

第14篇-三日兩夜橫跨西伯利亞平原(二)

第十一、十二天 2017年9月25-26日 我們三日兩夜的行程過了一半,窗外的景色略有不同,從伊爾庫茨克省濃密色彩繽紛的樹林慢慢讓路給平坦的草原,樹木雖然常見但只是錯落在遼闊草原之間,而且色彩漸趨單一的深綠色,反而周邊的草地有些是有收割過的痕跡,一片淡黃,織出不同的構圖,在鐵路兩旁此起彼落,供乘客欣賞。坐火車的乘客真幸福,靜坐車上,大可以泡杯香茶,便可以看到連續不絕的美景。 上文講到,火車到了下一站 — Marlinsk,驚險鏡頭終於出現。這裡屬於大站之一,火車在此停留 34 分鐘,時間充裕足夠我們四出活動。月台上有小販出沒,但好像吸引力不夠。 這時也差不多到晚飯時間,晉媽、晉爸先到餐卡用膳。火車上用餐,我們一般都點個羅宋湯、魚湯,主菜以肉類為主配上米飯,相當適合我們的口味。不過車上運動量不多,反而零食過多,很多時我們會少點一兩樣,服務員也無意見。 其他的團友則陸續下車四看,車上乘客亦一樣,大多數人都是在車旁抽煙或在月台上伸展肋骨。活力之星 Polly 當然不甘于此,走到對面車站內拍照。我們的列車停在第四號月台,要跨越三個路軌才到車站內,但這也是平常事,這裡火車不像地鐵,會緩慢進站(我們是這樣想)。 我們邊吃邊看窗外人兒活動,過了一會兒,時間也差不多了,有些乘客已開始重回車上,Polly 和 Irwin 也從車站出來,準備回程。這一刻,遠方傳來火車進站的響號聲,說時遲那時快,不知從何而來的一列火車已出現眼前,開始駛進車站與我們列車之間的路軌。這一刻,to run or not to run? Polly 與 Irwin 明智地決定了 not to run。這列火車進站花了不知多少分鐘,停下來我們一看,車頭和車尾約有 100 公尺之距離,而他們位置剛好在此中間。他們可以選擇:繞過車頭、繞過車尾、爬過車底。讀者會問,看到有行人過道天橋,為何不走?他們結果是選擇了這個方法,但奇怪之處是天橋沒有樓級連接到我們列車右邊,亦即是列車開門一邊的月台(偉大的蘇維埃設計!),只有連接到我們列車另一面的月台,而這邊火車的門是關閉了的。我連忙衝出車門,此時我還未知他們採用那個方法回來,心想如何螳臂擋車制止火車開行,一眼看見他們已在天橋上九秒九衝刺,便打算叫乘務員開另一邊的車門。幸好,原來我們餐卡另一邊的車門早已打開,工作人員正在運送食材。此時兩個狼狽人影在我眼前掠過(他們原本打算衝到車頭上車),我連忙喝止他們,把他們接上餐卡。過了一會兒,火車徐徐開行,Polly 和 Irwin 仍在喘氣,晉媽猶有餘悸。 驚魂稍定,數小時後又到下一個大站 — Taiga,不知是否此時天色已黑,還是見過鬼就怕黑,團友並無“遠行”。也許,太冷吧?這是西伯利亞九月份晚上的溫度。 這夜是此程火車的第二個晚上,沒有洗澡也不覺太難受,可能沒有運動量就沒有出汗吧?不知兩位短跑歸來的團友如何,反正我就睡了個好覺。 說了很多停站、上落月台的事,其實這些只是旅途中的小插曲,我們大部份時間都是看景為主,這就是我們的標準姿勢: 如上文所說,到了這段旅途,窗外的景色大多是廣闊的平原,雖然鐵路旁多數種有樹木,但不難從樹叢中遠望到處的草原。 與蒙古不同,這裡的土地很多都看似有人經營,收割過的草地變得淺淡顏色,夾雜在深綠色草叢和樹木之間,份外漂亮。 […]

Read More

第13篇-三日兩夜橫跨西伯利亞平原(一)

第十、十一天 2017年9月24-25日 前文介紹過,嚴格來說,傳統的西伯利亞鐵路是指從莫斯科至海參崴的一段鐵路;從北京經烏蘭巴托至伊爾庫茨克的一段屬橫跨蒙古鐵路(Trans-Mongolian Railway)。故此,我們從伊爾庫茨克出發的一刻才算真正踏上西伯利亞鐵路之遊。當然,我們不用在意路線的名稱,最重要還是旅程的體驗。西伯利亞鐵路沿途有很多可供遊玩的地點,略有選擇困難症的旅客肯定會發病,而我們就選擇了伊爾庫茨克和葉卡捷琳堡(Ekaterinburg 或叫 Yekaterinburg,或釋作“凱薩琳堡”)兩個停留站。我們乘坐俄鐵 69 班車從伊爾庫茨克至葉卡捷琳堡,第一天下午4時多啟程,到第三天的晚上10時左右才到站,整段路程一共花了54小時。會悶嗎?絕對不會,再多坐兩三天也無問題! 上回講到我們到了伊爾庫茨克火車站候車。今天火車延誤了差不多一個小時,Elena 說是很罕見。伊爾庫茨克是座古老建築物,正好給我們一些時間去拍照。 售票處:在俄羅斯旅遊必須緊記火車時間表一律使用莫斯科時間,連火車站大堂、月台亦是。我們已備全程火車票,不用跑售票處,所以不知服務水平如何,但相信如果是這樣少乘客的話,應該購票情況不會太壞。這裡還有購買貝加爾湖鐵路火車頭的遊覽櫃台。 車站內的指示牌,同樣是使用莫斯科時間。不懂俄文不要緊,羅馬數字可以嗎?緊記火車班次號碼(我們的便是 69 次),便可以找到時間和月台(這裡只有顯示3號月台)。還有,注意到下樓級嗎?西伯利亞火車站最可惡的地方,就是經常要上下梯級到各個月台,但絕少有電梯或電通扶手電梯,對戰鬥民族當然無問題,但老弱之輩(晉爸、媽之流)就痛苦了。 火車終於到站,我們艱辛地攜同行李登車,總算順利。我們八個人包了兩個二等廂,形勢還好。這時乘務員送來一份包頭,內有被單、枕頭套,相當整潔。下車前要原套奉還。 火車啟程時已經差不多天黑了,我們安頓好行裝已是晚飯時間。這時團友趙氏伉儷從容地從袋中拿出剛剛在伊爾庫茨克買的魚子醬與團友分享,我們當然卻之不恭。這時才發覺,與朋友同坐火車的好/壞處,就是食物不好獨食,分享是常態,享受分享是必然(是好處還是壞處就要看是施者還是受者了!)。 吃過晚餐便早早休息,畢竟,這天玩得也累了。一宿無話,第二天醒來,西伯利亞平原的景色便出現在眼前。 西伯利亞鐵路沿途大部份的景色是平地、草原和樹叢為主,但也經常可以看到城鎮、村落等。 而間中座落在錦繡林木中的村落更顯得平靜清幽,份外怡人。 偶然火車也會經過小坡,但只屬很短暫時間。 西伯利亞平原上的河流不少,有些是相當遼闊的,都是從南往北流向北冰洋。這些河流自古以來便是運輸的重要渠道,而很多城市亦是靠河而建。火車快到下一個大站 Krasnoyarsk,下圖這條  Yenisei 河便是流經此城,亦可以看到很多工業設施置於河邊。 Krasnoyarsk 是個大站,站樓相當宏偉。 站旁有個似是蘇俄時代的工廠,不知現時是否還在運作,只見牆壁有幅大型馬賽克,絕對是蘇維埃典型風格,砌在這個工廠壁上比在什麼革命廣場來得更貼切,而工藝又不能不令人贊歎。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醫肚還需靠自己力量。Krasnoyarsk 既是個大站,月台上自不然有kiosk小賣店。火車停留在此的時間較長(45分鐘!),乘客便湧到月台上,抽煙的不少,而購買食物的更多,晉媽一貫大媽求知欲,唔買都睇下。 除了小賣店外月台上亦有流動販賣車,團友 Doris 似乎與乘務員大嬸同時鍾情西伯利亞雪糕(咦,平時又唔覺佢識講俄文)。 而年青時代(即數年前)從事金融行業的團友 Irwin 則職業病發作,在站內眾多麵包中買了個大盧布。這個一元大盧布同西樵大餅一般大,肯定足夠團友分享,只不過味道很一般,分享過的團友都自願做孔融。 在西伯利亞鐵路,簡簡單單的購物已是很大的樂趣,女士們尤其開心,但時間不會等人的,火車是會按時開的。乘務員早在車門守候,這是我們車廂的乘務員,典型俄國大叔。 火車繼續開行,旅遊介紹說從 Krasnoyarsk 西行46公里便是北京和莫斯科鐵路線的中間點,亦即是我們剛完成路程的一半。據說這裡有個不顯眼的路標,火車會經過,但確是太不顯眼了,我們看不到。車到下一個大站便是 Achinsk,據旅遊介紹(又是網上傳聞!)這裡生產的肥皂全俄羅斯聞名。我們到達後在車站、月台都找不到當地出產的肥皂,只有這個來自烏克蘭的產品,這感覺就像到了北京吃香港製造的烤鴨,但天生購物狂已經歡喜若狂。 […]

Read More

第12篇-伊爾庫茨克 (Irkutsk) 半天遊

第十天 2017年9月24日 伊爾庫次克是位於西伯利亞地區的重要都市,亦是伊爾庫次克州的首府,人口不多,約60萬。雖然很多旅客視這裡為前往貝加爾湖的跳板,但其實這個城市值得觀賞的地方是很多的。伊爾庫茨克在1686年建市,而在1898年西伯利亞鐵站接通至此,之後城市急速發展。正如西伯利亞大多數的城市一樣,這個城市的創立是基於俄羅斯從西而東的擴張,包括了商人、獵戶為了獲取西伯利亞豐富資源而建築的橋頭堡。伊爾庫茨克更獨特的一點,是它的中心位置,使它的火車站自然成為西伯利亞鐵路網絡最大的樞紐。 昨天玩得很累,晚上凌晨時份還有人放煙花,大概是婚禮後的餘慶吧。雖然如此我們都很早起來,在酒店的餐廳吃自助早餐,餐廳還未清潔好昨晚宴會的殘漬,看來昨晚的婚宴玩得很痛快。吃罷退房準備坐車回伊爾庫茨克城中遊覽。這一刻,依依不捨再遠眺貝加爾湖的景色,晨曦中湖景又另有一番風味。 早上9:30出發,坐了一個小時的車程便回到城中,司機大佬 Nikiti 載我們到安加拉河河畔,等待旅行社為我們安排的導遊。為時尚早,我們便先在河邊拍照。 隔著安加拉河對岸的房屋看來不錯,整個城市的高樓也不多。 不遠處看到船隻、吊架之類的東西,類似工業用地,但也不損整體景觀。 河邊廣場豎立了座雕塑,不是什麼名人,是座紀念女性偉大使命的塑像。 晉媽被這個歌頌女性的塑像深深感動,情不自禁跳起廣場大媽舞來(據稱是太極十八式才對)。 我們觀賞了大媽廣場舞一會兒,俄國美女終於出現。Elena 是個大學生,兼職導遊,英語很好,介紹景點的深度適中,詳細得來不太沉悶,最重要還是步伐緩慢,絕對附合我們的要求(相信其實也是她們平時的慢活步伐)。 我們沿著河邊走,又看到另一個雕塑。這座人像紀念一名叫  Yakovu Pohabovu  的人物,是個探險家,在1661年建立伊爾庫次克堡壘的先行者。 從雕像前行,過了馬路便集中了伊爾庫次克的幾處重要景點。 雕像直望是座政府建築物,是省立法議會所在地,周圍是種滿花草的公園,莊嚴得來不失優雅。 公園中還有個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陣亡士兵的永恆火燄,由學生模樣的年青童子兵守衛著。 拐個彎便是教會廣場,政治味道隨即一變,好幾座不同類形的教堂出現,大氣中立刻充滿了靈氣。首先出場的是斯帕斯卡婭教堂(Spasskaya Church)(圖片後方建築物)以及旁邊的小教堂(圖片前方黑色小亭)。斯帕斯卡婭教堂是西伯利亞東部最古老的教堂,建於1706年,亦是舊伊爾庫次克堡壘惟一遺留至今天的建築物。斯帕斯卡婭教堂旁的小教堂則是近年才落成,但地底建有地下室,地下室內收藏了第一批伊爾庫次克人的遺骸。 教堂外牆繪畫了古典的宗教壁畫,是以一種叫濕壁畫(frescoes)的方法繪成。這方法是用油彩在弄濕的牆壁或天花頂繪圖,乾透後色彩便可以保存很久,這亦是文藝復興時代常見的教堂繪圖方法。這面濕壁畫歷史悠久,是西伯利亞僅存的一幅。 在教會廣場的另一邊是 Bogoyavlensky Cathedral,是當地教區主要的東正教教堂。這座石建築物建於1718年,經歷過地震、火災依然屹立不倒。在蘇俄時期,這被改作為麵包坊,到近代經過18年的復修工程,才回復當年模樣。教堂外表精雕細琢,一絲不苟,充份表現出俄羅斯以及伊爾庫次克地區的建築風格。建築太美了,多拍了照片,在此分享(特別鳴謝團友 Irwin 拍攝靚相)。 伊爾庫次克保存的典雅古建築物不只這些。伊爾庫茨克城被譽為西伯利亞的巴黎,到處可以見到19世紀的古老建設物,原因是伊爾庫次克當年是沙皇流放異巳的目的地之一,而流放的很多都是俄羅斯貴族、顯達,他們從聖彼得堡帶來了金錢和品味,使這個原本是草根之地歐洲化。這座新古典型的建築物便是當年一個富有商人所建,是這類型建築物的表表者。 城中心還保留了大量古老木質建築物,集中成為一組展覽區,叫歐洲之家。前文也提到,在伊爾庫次克路邊、展覽物旁都有介紹資料,一般用俄、英、中(簡體)文,很方便旅客。既然有這個介紹,我便不多說了。 歐洲之家的建築群在路邊已經可以看到。 屋旁有個小門,並不顯眼,推門入內可以看到更多的建築物。 這裡也展覽了建築物的一些配置,古樸而華麗。 當然,伊爾庫茨克並不是整個城市都那麼漂亮。最諷刺的是,在這些建築群的對面,就有一座絕對經典的蘇俄式超難看公寓,不得不贊歎當年蘇俄城市策劃師的苦心,給我們製造了這個強烈的對照!據聞市政府研究要把它拆卸,那未免太浪費了偉大蘇維埃前人的心思了! 行程中我們也參觀了 Church of the Sign,這裡主要是參觀教堂花園中很多墓碑,墓碑設計得很有心思,往往顯示出先人未償的願望。編幅所限,在此只帖正門照片一張。 到此我們花了一個早上,接近中午,半天市內遊的行程也結束了。我們要求 […]

Read More

第11篇-包船暢遊貝加爾湖

第九天 2017年9月23日 到貝加爾湖遊玩的旅客一般會選擇伊爾庫次克為基地,但伊爾庫次克並非位于湖邊,去遊湖的還須從伊爾庫次克坐約一個小時的車程,才可以到達湖邊的小鎮 Listvyanka。有些旅客會選擇從爾庫次克當天往返,這樣會累而且不夠時間細賞貝加爾湖的美景。有些會到貝加爾湖最重要的景區奧爾洪島玩上三數天,我們沒有足夠的青春去這樣燃燒。我們選擇了到 Listvyanka 住宿一晚,玩足一整天,時間雖短卻也回味無窮。 早上在酒店吃過早餐,環境和食品都不錯,不知是否太久沒有坐下來吃頓像樣的早餐了。Marussia 是家值得推薦的酒店,無論地點、裝潢、早餐、服務都值得一讚。昨天我們入住時再三叮囑接待美少婦幫我們開具住宿證明書,說好今天我們退房時給我們。結果不單準確無誤給我們辦妥,還不收我們費用。日後我們住過不同的住所,有些根本不懂、或不願意幫我們出具證明,而大多數都會收取辦證的行政費。在這裡說明一下這住宿證明書,這只是一張小小的紙條,寫上住客名字、住宿地、日期等資料。據說出境時關員會查閱,證明我們整個行程的路線和住宿;我們停留俄羅斯超過14天需要辦簽證的旅客更要特別注意。事後經驗,無論要辦簽證或無需辦的,我們出境時都不需出示這些住宿證明。 吃過早餐依依不捨地把房退了。這時(早上9:30)接我們的車已停在酒店外。司機還是昨天到車站接我們的 Nikiti,但車已改為更大更舒適的豪華大車。 車行約一個小時便到達 Listvyanka,我們先到下午乘船的地點確定好位置,然後到我們預訂好的酒店。此時酒店房間還未可以入住,我們便把行李寄存好,再去遊湖。Listvyanka 小鎮不大,我們便決定步行到上船地點,順道尋找餐廳吃午飯。Listvyanka 所有景點差不多都由湖泊和山岥之間的一條馬路連接,旅客大可以沿著這條馬路來回行走,便能參觀到大部份的美景。我們在路旁找到間餐廳吃了些地道菜便繼續上路,時間很多,我們也隨意拍照,到湖邊玩水。 走了約半小時,遙望到疑似是我們預約好的游船。游船不大,好像最多只能載客20名,裝潢也不豪華。這樣才好,我們八個人包船費用不高,但卻可以享受到豪華的專船游湖。 船費不高自然也不能要求太高,但起碼有基本的上船設施吧?對不起,沒有碼頭亦沒有橋樑,船就靠著岸邊,連纜索都不用,我們便逐一一躍而上。幸好我們都身手敏捷,尚無大礙,但心中未免驚歎戰鬥民族即是戰鬥民族,啥都不怕。上了船來,船便華麗轉身,駛離岸邊。 有驚無險,馬上來個大合照慶祝手腳無損。我們連環360度拍了無數合照,在此帖一張吧,分享一下我們無限的喜悅。 貝加爾湖實在是太大了,船也不遠游,只在湖的一小片徐徐慢行,讓我們細味週圍的景色。 西伯利亞鐵路本身是不經過貝加爾湖的,但有另一條鐵路環湖繞行,也是旅遊好去處。但繞湖一圈要花上好幾天,我們就沒有這機會了。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這條鐵路的其中的一條隧道洞口。 遠山深處有座教堂,頗具古樸之風,與常見的東正教教堂又另有一番味道。 貝加爾湖的天氣變幻莫測,上船的一刻陽光普照,船行不久,風雲色變,這一處烏雲湧現另一邊依然晴朗。 忙著拍照和觀景,不經不覺在湖中已經蕩漾了兩個小時,也是時候登岸了。上了岸,看到另一景點就在不遠的地方,便步行過去。這裡有座貝加爾湖博物館,內藏不少湖區特有的生物和礦物;但我們對此興趣不大,便決定擦身而過(但洗手間還是要參觀的)。地圖顯示,我們要坐的登山索道就在博物館後面,但原來要步行上坡一大段路才到,途中還缺乏指示,我們一路行一路懷疑,不過始終還是找到。索道在山岥中運行,風景美麗。 這時下著微雨,晉媽不忙打開雨傘,戰爭民族看到不知會怎樣想呢? 索道路程很短,有體力的大可以選擇棄吊椅而繼續行路登山;團友 Polly 和 Doris 花了不到 30 分鐘便到山丘頂與我們會合。據她們報告,這段小徑清幽易行,比坐著吊椅觀景更好(不知途中曾否遇上葡萄)。 山丘頂有個觀景台,到此一遊方知不枉此行。從這裡可以遠眺一大片湖景,又可以下望 Angara 河的入口,河水婉轉流往伊爾庫次克的方向。 觀景台旁的欄杆掛上色彩繽紛的色帶,不知這是什麼風俗。 觀賞過後便回程,坐吊椅上來的乘吊椅回去,行路來的依舊徒步下山—原來坐吊車只有在山下索道站售票,山上不設售票。索道只得一條,但上下山路則不一樣,步行的大可以觀賞多些不同景色。 回程的雨勢稍弱,彩虹隱隱若現。 Listvyanka 東南邊的景點大概也玩得差不多了,便步行回酒店。早上過來時不太注意,回程才覺得歸程很長,大概是玩累了。回到酒店馬上辦好入住手續。今天住的是間叫 Krestovaya Pad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