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篇-葉卡捷琳堡半日遊

晉盈遊FANS PAGE (請LIKE!)

第十三天 2017年9月27日(二)

上一篇介紹過我們選擇停留葉卡捷琳堡的幾個原因,計劃中只花半天便可暢遊歐亞邊界,下午再參觀沙皇被處決的教堂便是了。心目中的葉卡捷琳堡是個工業城市(它確實如是),市區不會有什麼值得留戀的地方。殊不知,市內保留了不少的古老建築物,還有個不錯的的中央公園,更令人驚喜的是在街頭小巷看到的小點滴,滲透出陣陣的文化氣息。


上篇講到我們去了一間外貌平凡的餐廳,未進入這間餐廳之前,先介紹葉卡捷琳堡的“紅色路線”(Red Line)。大家不要誤會,這與紅軍無關,它是市政府在市中心路上畫上一條長長的紅線,長達5.5公里,把市內最著名的景點連接起來,方便旅客按圖索驥。

很多城市都有引導遊客參觀的路線,香港就有條中西區文物徑,但像這裡在街道上畫上一條大大的線的,晉爸印像中只有法國南特的綠線。

先介紹紅線,因為我們到的餐廳就是在紅線經過的地方。這家不見經傳的餐廳叫 Uralskie Pelmeni,外形毫不吸睛,但入內卻發覺格調不凡,帶點文化氣息,很適合我們這些不重外表重內涵的文青。同傳統俄式餐廳一樣,這裡也是自己挑選食物,再到收銀機前付款。這裡食物品種極多,花多眼亂。我們各自尋找所好,乖乖坐下享受舒適的環境。

其實這家餐廳大有來頭,它是蘇聯解體後俄羅斯聯邦首任總統葉利欽(Boris Yeltsin,或譯作葉爾欽)常到的餐廳。葉利欽在這個城市長大,他的開明形像深受當地人敬仰,這裡很多的景點都是與他有關。葉利欽性好杯中物,相信他在這個酒吧留下不少腳毛。

吃過飯後便開始我們的市內自由行,我們沿著紅線,第一個站就是著名的葉卡捷琳堡諸聖堂(Church on Blood in Honour of All Saints Resplendent,或稱 Church of Spilled Blood)。這裏原本是個私人住宅,1917年俄國革命後,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數口及他們的貼身僕役、隨從與醫生輾轉移送,並被禁於此。他們最終於1918年7月16日被俄國共產黨處決,屍體淋上汽油與硫酸毀屍後秘密埋葬,而原本的房屋被夷為平地。蘇聯解體後,沙皇等人被東正教會追封為殉道聖人,而他們被處決的原址建立了這座教堂用來紀念他們。

教堂前的十字架雕刻了沙皇一家的人像。

遊罷教堂,我們計劃中必看的景點也全部參觀過,心無懸念,依然循紅線前行。原來諸聖堂附近有些古老建築物,可觀性高。

再往前行,到了葉卡捷琳堡的中央,這裡有條堤壩,將穿越城中的河流儲成一個大湖。

堤壩另一面是個廣場,湖水從此流出,周圍刻有城的名字和一些有趣的裝飾。

我們於 2017年到此,下一年正是俄羅斯舉辦世界杯的大日子,這裡早已大張旗鼓了!

沿著河流兩旁是個清幽的公園,水鴨還要比遊人多一些,不知是人在看鴨還是鴨在看人。

鍵盤在,綠樹成 mon,不知滑鼠在何方,可有松鼠在旁?

到此讀者應該已經可以體會到葉卡捷琳堡的城市文化氣息。還嫌不夠的話,只要隨意再走走,便可以發覺這裡的次文化更能表現出民眾的創作力。

最喜歡去旅遊是兼容多元又帶點衝擊的地方,參觀過沙皇時代的建築又欣賞了現代街頭藝術,那剩下來的當然就是蘇聯式的建築物。大家可以不喜歡共產主義,但蘇維埃的建築藝術水平是無庸置疑的。這是位于 1905 年紀念廣場的市政廳。

到了這裡已經差不到回到酒店了,行了一整天也累了,在附近的商場吃過晚飯便回酒店,Konstantin 準時來接我們去火車站。在葉卡捷琳堡停留了剛好一天,很充實,計劃要看的看了沒有失望,沒有預算看的也看了覺得驚喜,這就是自由行的樂趣。

 

旅遊小錦囊

  1. 網上可以找到很多紅線的資訊,如:http://www.ekaterinburgguide.com/eng/393/396/ 。建議出發前打印好紅線地圖,沿途觀賞。我們步行了半天大概只完成全程的一小半,如要細心觀看全部景點,恐怕只少要一天以上。
  2. 我們午餐的餐廳 Uralskie Pelmeni 位于 Lenina 69/1,售俄羅斯傳統美食,主打俄式肉類雲吞,價廉物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