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高加索文明古國】阿塞拜疆、格魯吉亞、亞美尼亞行程簡介 (2019年7月)

2019年7月19日至30日,小晉和小盈一同到了高加索三國遊覽。我們乘搭Air Astana,順道一遊哈薩克城市阿拉木圖 (Almaty)。接著數篇遊記,會介紹晉盈在這幾個國家的經歷,和其他人沒有介紹過的好去處,希望大家會有所得著! 哈薩克阿拉木圖的升天主教座堂 (Ascension Cathedral) 阿塞拜疆首都巴庫(Baku) 格魯吉亞 – Ananuri Fortress Complex 格魯吉亞 – Gudauri viewing point 亞美尼亞人心目中的聖山 – Ararat,亦是傳說中Noah Arks著陸之地。 亞美尼亞首都Yerevan。 亞美尼亞大屠殺博物館,非常悲慘。 亞美尼亞Yerevan的市集,購買著名的乾果。 亞美尼亞希臘神殿Garni Temple。 亞美尼亞Seven Lake,非常美麗的湖區。 格魯吉亞首都Tbilisi – Mtatsminda Park日落。 格魯吉亞首都Tbilisi。

Read More

Day 10-11 【斐濟自由行】花園、泥漿、購物 完結篇

回到 Nadi,也就是我們到達斐濟和離開的地點。到達的一天我們只作短暫停留,把這裡的景點留到離開時才遊玩,這樣就算途中有什麼阻滯也可以有一天作為緩衝。Nadi主要的任務是這裡的國際機場,接送海外旅客;其次是它的碼頭,通航到外圍的渡假島嶼。除此以外,Nadi的小鎮也可以一遊,前文已經介紹過。這些都是在機場的西南方,我們到達時亦選擇了在那邊住宿。Nadi外還有兩個景點,就是個叫 Garden of the Sleeping Giant和地底泥漿浴的玩兒,位于機場的東面,所而我們回來便選擇住在機場附近,方便我們旅遊和早上到機場。 這兩晚雖然是住在機場旁邊的渡假村,不知是否我們住的小屋位于離機場較遠的一面,還是晚上航班不多,昨晚睡得很好。早上起來,吃過早餐後便到酒店大堂召的士。議價後以100元(約港幣385元)包一天;首站是不遠的Garden of the Sleeping Giant —沉睡巨人花園。 車行不遠,離開大路轉入山路,司機遙指前面山頭,說這就是傳說中的Mountain of the Sleeping Giant。大家看看:從圖的右邊起看,看到額頭、眼、鼻、口嗎?山脈像不像臥睡的一個巨人?不像?那你還是親到現場看看吧!(話分兩頭,從長州東灣望向香港島,很像個睡美人,不信去看看。) 回頭一看,原來剛才山脈這邊的巨人是個男的,山脈另一邊是個女巨人,兩人遙遙相對,好一雙痴男怨女,牛郎織女! 欣賞過斐濟人民豐富幻想力的杰作後,再行不遠便到達我們第一站—沉睡巨人花園。據旅遊資料介紹,這個公園是一名什麼什麼美國演員移居到此,就在沉睡巨人山下開發,並以山命名。晉爸晉媽從未聽過這演員,名字也忘掉了。 花園廣植不少花草樹木,有興趣的可以到他們網頁查看。晉爸晉媽不是惜花之人,但也覺得到這裡的叢林小徑、幽深池沼造得不錯,炎熱天氣中也算清涼,可堪漫步。公園是不錯的,可以一行,但也無需太大期待。 公園不大,半小時可以遊畢。到下一站泥漿浴。原本打算去的是 Sebato Mud Bath;Sebato亦是這山谷的名字,應該可以吧!司機卻說,山谷中有兩個泉口,兩兄妹各佔一個,競爭劇烈,並不相讓,而阿妹的Sebato Mud Bath較懂宣傳,所以較為旅客熟悉,但阿哥的則較為本地人響往,云云…管不了那麼多(是回扣較多吧?),順司機意到了這一家。 泥漿浴所用的泥漿是從火山地底冒出,據說含有豐富礦物,有美膚作用。晉爸晉媽甚好此道,早年便造訪過Napa Valley 的 Saratoga,但最愛的還要數台灣的關子嶺。到了斐濟,又豈能不試。這是泥漿的泉口,水溫極高,不能沾踫。 跟關子嶺不同,這裡全程有斐濟美少女專人引領,分好幾個步驟順序完成。首先是在一濃度極高的泥漿池取泥敷上身體(美女陪同只在旁指點,晉爸晉媽惟有互敷)。敷上一段間後便被引領到另一個池,泥漿中度濃度,泡一會再到另一低濃度的池水,逐漸洗去身上泥漿。園中不准自行拍照,必須由職員代勞。晉爸晉媽有知之明,肉照可免則免了,借靚女相一張並加詳解(source: www.am730.com.hk,報導是5月份刊載的,在我們行程1個月後,旅程時間應該差不多吧!) 晉爸晉媽近身照不行,遠照還是要的。在此只放含糊遠照兩張,一張是中濃度池,另一張是清池。 浴後有淋浴沖身設備,亦可在此休息。 休息過後到午餐時間,請司機送我們到附近的Lautoka城裡。Lautoka是斐濟第二大城市,離Nadi半小時車程,這裡有座新開的商場,同樣是叫Tappoo City,與我們昨天在Suva去的同一個品牌。 我們到此有如識途老馬,先上樓上food court醫肚。前文說過,斐濟有很多印度人和印度餐廳,我們巡視一會覺得這家不錯。 這家做的是印度南部特色菜,味道濃,很合口胃。 […]

Read More

Day 09 斐濟首都蘇瓦(Suva) 一日遊

前文說過,斐濟的首都是蘇瓦,而蘇瓦是個不太安全的地方,治安很差,入夜後尤其恐怖,但白天在市中心的旺區還是安全的。先不說治安問題,蘇瓦本身不是個旅遊城市,周邊可供遊覽的風景極少,城市本身除了沿海的一帶較可觀外,其餘的都是商場之類,再剩下來便是所有首都都必備的政府大樓、博物館。 告別Novotel坐上了的士入城,這趟遇上全程最合意的司機,他原來是個教師,後來轉職司機,談吐溫文,駕駛穩妥。我們覺得合適便議價包一整天,至傍晚到機場。他開價每小時22元另加到機場40元,最後以總數150元成交(約港幣577元)。車行不久,先經過些貨運碼頭、工業用地,很快便進入市區。我們參觀的第一站是國家博物館。博物館不大,座落在一大片青綠樹木中。 館內展出很多當地的古物,有獨木舟、戰船、打仗兵器等,可以看到當年的斐濟不外乎是部落式的原始民族,而較難得的是他們不掩飾他們原來是食人族的歷史。這天外來旅客不多,反而是學生居多。 跟著便開車到附近的國會大樓、總統府外參觀。司機還特別下車與總統府的守衛商議,讓我們一同合照。 來程時路經海邊有條船,司機介紹是全城最高級的海上餐廳,英國的威爾斯王子不久之前來訪時也是在此用餐。這時已到中午了,我們不顧司機基於性價比的反對而堅決前往。岸邊這條不起眼的船便是。 Tikos Seafood船靠碼頭,不像香港的畫舫那樣堅固地”扎根”水上,事實上我們在船上用餐時也有輕微搖擺的感覺。 船艙確有豪華的裝潢,比我們在渡假村式酒店的餐廳更見高級。 菜單寫在黑板上,一目了然,讀者自行判斷價格高低(當時本地貨幣 FJD約對HKD3.85)。 差點忘了說,餐價包括自助沙律吧。沙律吧有很多新鮮水果蔬菜,消暑解渴。 餐廳只有我們兩名顧客,三兩服務員殷勤服侍,食物又可口,超滿意! 飯後在海邊稍稍漫步消化,這一帶屬首都的高級地段,景色不錯。 散步後,司機來接我們到不遠的本地跳蚤市場。跳蚤市場在巴士總站、菜市場旁,人流極多,頗為混亂。市場內出售的貨品很多是日常用品,亦有些斐濟服飾,但都不太吸引。我們轉到旁邊的市場,賣的像是舊衣服,很像我們平日捐出的舊衣服的集賣場。沒什麼吸引,我們繼續前行,到一街之隔的 Tappoo City 商場。鏡頭一轉,這裡完全是個新穎的 mall,賣的都是新衣物、電器等,我們在此也買了些手信和紀念品。這裡還有個 food court,餐飲、小吃、甜品一應俱全,到此一遊又豈可不稍稍加油。 Food Court外望街景,完全不覺這裡會像傳說中治安那麼的差。司機後來跟我們這,這裡白天很熱鬧,但一到5點,公務員、白領、學生下班、下課後,很快便會變成死城,只有地下賭場和黑幫運作。想到日落時份一大群人蜂擁離開,聽來像電影中的喪屍片一般,引起晉爸無限興趣,要求司機晚上去機場前載我們到此一遊,竟遭無膽司機堅拒! 至此我們在首都要參觀的景點已完畢,打道回酒店。臨到酒店時,司機意猶未盡,見還有時間決定載我們到附近一條村莊,從這裡可以遙望蘇瓦的風貌。其實遠觀的風景一般,反而是途經村落時看到村民作息、學生下課的情景,更有意思。 時間不早了,終於回到酒店。取過行李便前往機場,路程不短,加上有些塞車,要一個多小時才到。雖說是首都機場,機場相當簡陋。 一天完滿結束,拍照留念。 原以今天遊歷結束,錯了!我們早到機場,問可否轉乘較早的航班去Nadi。我們原定的是8時多的航機,地勤人員說可以,但問我們會否介意坐小飛機,我們說無問題,但我們並未知道機是這麼的小!(登機前乘客和行李一起磅重,這一刻我們才想到飛機有多細!) 我們原定 19:30 的航班票價只是每人FJD59.95,約港幣230,比坐巴士更便宜。網上一查,這班18:00 編號FJ44的小飛機票價每人需FJD239.85!賺了! 晚上順利到達 Nadi,我們這晚訂的是機場旁的Tokatoka Resort,步行可到。我們打電話給酒店,馬上有車來接,方便得很。酒店是渡假式的單棟小屋,房間設備簡單,但算整潔。 旅遊小錦囊: 蘇瓦是斐濟首都,有些博物館之類的參觀點,但半日可以遊畢。Lami也無可戀之處,建議可從 Pacific Coast 早些出發,到蘇瓦半日遊再往機場,可省一天行程。 平日包車的話,會早上把行李放在車中,遊玩完直往機場。考慮到蘇瓦治安不好,我們決定不放行李在車上,多花時間把行李存放在酒店。 Tappoo […]

Read More

Day 08【斐濟自由行】Lami、Colo-i-Suva Forest Park

斐濟的首都是蘇瓦(Suva),而國際旅客的主要目的地卻是大島另一面的Nadi。據說蘇瓦是個不太安全的地方,治安很差,入夜後尤其恐怖,到達後當地的士司機也印證了這一點。晉爸計劃行程時考慮了這因素便決定在首都外圍的Lami小鎮入住,選擇這裡主要是因為這裡有家價錢相宜的渡假式酒店,而且接近首都和機場,方便我們這兩天的行程。這天來到Lami,這個小鎮給人的感覺確是很一般,反而我們入住的酒店就不錯,印證了這些旅遊地點渡假式酒店的堅離地。 早上離開酒店,乘坐酒店預約好的的士,約一個多小時後便到達 Novotel Suva Lami,車資60元。可能已經離開了旅遊重點的海岸,途中並無意外驚喜的景色,反而村落、路邊攤檔越來越多,感覺上離大城市越來越近。Novotel是國際品牌,接待處一如其他地方般專業,亦不減斐濟人的熱情。酒店在大路和海灘之間,一進門已經看到海岸和對出的小島,大堂的咖啡座就在撲浪聲中。 我們訂的是靠海的房間,幸好如此,否則靠馬路的一邊或會受到車聲嘈吵。房間相當整潔。 房間窗外有個露台,設有椅桌,但很破舊和骯髒,結果我們入住期間都沒有使用,很可惜。回港後在網上讚了酒店但給了這方面的劣評,酒店說已改善,不知是否屬實。 露台外望,左邊原來有座碼頭,有船前往到對岸的小島,略剎風景。 概來之則安之,決定目不斜視,躺在床上先享受下。住過不少海景房,難得可以平望而與海浪如此接近,簡直就像睡在浮床上。 浮了一會,決定回到陸地,打的到 Lami 鎮上行行。小鎮離酒店很近,數分鐘車程便到。這個鎮給我們的印象很一般,只有一兩座破舊商場,數家簡陋的小店在售賣日常雜貨,以及一群群的閒雜人等,與東南亞、非洲的小村落無異。可能外來遊客較少,又或者我們心理作用,我們較為小心,沒有拍照。從鎮中心的商場步行不遠,看到家泰國餐館,難得有泰國菜而地方整潔,便決定到此午餐。 餐館就在海邊,可以遠眺首都蘇瓦,比之前所到海岸的景色遜色。 餐館很小,空無一人,我們最後看到個搖鈴搖了兩響才見店主出迎。店主是個移居本地的泰國女人,接待、下單、弄菜、收銀全是她一人,好不容易。菜弄得不錯,有泰國風味。在等上菜時(等了好一會,難怪嘛,一個人做,而且在斐濟吃飯本來就是慢活),一名怪怪而衣衫破爛的男人進來,時坐時站,既不點菜又自言自語,最後走到店主前索錢。店主孤單一名婦人,也不示弱,最後威脅報警才把他嚇走。這一帶的治安可見一斑。 如此這般我們也沒有太大溜達的興緻,飯後便回酒店。休息一會便繼續我們下午的行程,前往 Colo-i-Suva Forest Park。旅客到蘇瓦主要是到首都市內一遊,市外的景色不多,而市郊的Colo-i-Suva Forest Park便是其中最多人到的地方,而且本地人去的更多些。公園離酒店較遠,約一個小時車程。到達後先看看遊覽圖。 Colo-i-Suva Forest Park 其實就像香港的郊野公園,進入園內,林木茂盛,偶爾有些遊人經過,但人數不多。公園的賣點是林木中有數處潭水,有很多本地人會到此跳水游泳。我們沿著小徑到了第一個潭,不見遊人,清幽得有點可怕。 再往前行。遺憾的是園中的小徑修建不妥,泥濘而濕滑,我們好不容易才行到第二個潭。 至此前路已泥濘不堪,無法繼續前行。 走回頭路回到起步點。我們行了很短的路程,比原定的三個小時短得多,要等預約好的的士回來接我們,我們便到這裡的小亭休息。小亭的設備不錯,有整潔的廁所、洗手盤等。 雖然行的路不多,天氣卻很熱,驚見亭內有人擺賣椰子等水果,極為吸引! 問問價錢,其實斐濟物價很便宜,不用問都會幫襯。但奇怪的是,檔主說不賣!啊,原來這不是什麼攤檔,是公園員工的福利。看管水果而被我們吵醒的兩位是等待他們的同事在公園工作回來時享用這些水果(香港有沒有這筍工,趟著等派福利?)。我們萬分失望,晉媽失望到快要痛哭流涕,結果打動了水果管理員大哥大嬸惻忍之心,他們送我們一個…不,是兩個,因為他們從沒有見過如此感動的遊人。 品嘗過後,感激不已,錢又不收,無以為報,立此存照,公告天下: 終於等到的士來接,便告別恩人回酒店。這時正值夕陽西下,又可以一次欣賞斐濟的日落。 觀賞過後決定留守酒店用膳。酒店大堂很寬敞,餐廳就在大堂。 晚餐點了魚湯和牛扒,味道奇佳。 餐桌旁就是海邊,一邊享用佳肴一邊觀賞密佈的飛魚,賞心樂事! 不是特別興奮的一天,但也算是悠閑輕鬆地渡過,回房間在海浪聲中尋夢去。 旅遊小錦囊: Colo-i-Suva Forest Park交通不便,公車只到園外一段路程,餘下要步行好一大段路,很像從荃錦公路下巴士步行上大霧山的感覺。我們從酒店坐的士前往,車資80,還要約定回程時間,有點不便。園內手機接收很差。 斐濟經常下雨,雨後公園小徑極泥濘,適宜穿著防滑行山鞋前往。

Read More

Day 07 【斐濟Tubing】Nauva河上沖水泡

來太平洋海岸,最主要的目的是去參加這裡的 tubing。Tubing是坐在車呔上乘著激流而下。前文說過,很多人以為斐濟的旅遊活動不外乎是陽光與海灘,但其實這裡不乏多類型的內陸活動,而太平洋海岸是大島上的一條大河Navua的入海口,沿河而上可以到達內陸,參觀這裡的原居民村落。河上亦提供激流、竹筏等水上活動。晉爸媽不是喜愛刺激玩意的,但既來之則安之,選擇了個動靜皆宜的tubing。 早一天我們在酒店前台訂了今天的活動,約了9:40分在酒店等待前來迎接的專車。車子準時到達,接我們到不遠的村落。這就是今天接待我們的River Tubing Fiji,他們是個家族生意,老板伙記是一家人,都是這裡村落的居民,看來還是大佬級。 我們稍作休息,換上泳裝,穿上他們為我們準備的救生衣,看來安全意識還算不錯。步行不遠便是登船的碼頭,頗為簡陋。 對了,今天只有我們兩名顧客,結果是我們包團出發,兩名陪同,加上一名船伕,3:2的比例,好不威風!聽他們說,昨天有20多人報名,有5名陪同,我們今天真幸運,全程獨享絕對貼身的服務。 坐穩了我們便起行,晉媽一身武裝,安坐船頭,引領我們深入不毛之地。 船程早段河面相當廣闊,兩岸多是青綠樹木。 兩岸房屋本來已不多見,船越行更覺與世隔絕,而河道亦漸狹窄。斐濟被外來傳教士引入基督教前,大多是食人族,族派之間互相廝殺。領隊說當年過了這一帶便進入敵方範圍,兩岸隨時萬箭穿心。聽完心中不禁打個冷震。 狹窄河道之處出現一些激流,但也不算過激,只有一兩處比較劇烈,我們也怕手機下河,急忙收起。 上文說過,這是動靜皆宜的旅程,原因是行程包括參觀一條原居民的村落。我們船泊岸邊,便下船前往,這裡環境異常寧靜,河谷四周盡是密密的叢林。 步上小坡,離岸不及十多步便是條小小的村落。 這條村落只有數棟簡陋的民房,中央有片空地用來農植作業。據陪同介紹,河谷裡有不少村落,都是以同一家族為基礎,村落四周以棕櫚樹為界,島民看見山坡有棕櫚樹環繞的便知道是條村落所在。以往島民生活更為艱苦,近年在政府資助下居住環境有所改善,而我們付出的團費亦有部份用來資助村民,所以村民都樂於接待我們。 參觀過原居民村落,我們重新登船轉向下游而行,到達不遠的岸邊。這裡有個簡陋碼頭,我們一行五人將船上的行裝搬到岸上;行裝頗多,連晉爸晉媽兩位尊貴的客人也得幫忙,船員、貴賓打成一片,腳踏泥濘的小徑前行(抬著東西,照片欠奉),這時才明白為什麼我們報名時被叮囑要穿著防滑球鞋。前行不遠,眼前一亮,原來這裡有條大瀑布!請看介紹: (經教士傳道後的斐濟,當地人都變得很守禮,經常嚴肅地祈禱後才進食。) 我們報名時已經知道團費包午餐,心想大概盒飯、三文治之類,這時才知午餐是瀑布下的豪華野餐,摺枱、枱布、前菜、主食、甜品,一應俱全。設備齊全,怪不得我們要一起抬了。 斐濟地道食物以燒烤為主,這些都是團隊家裡弄的。晉爸晉媽馬上進入用餐模式,船員也一起進食。食品份量很足夠,我們盡情地吃,而船員們急急吃過後便跳入水中,往瀑布旁的懸崖游去… 晉爸晉媽很喜歡這種模式,團隊與客人打成一片,一起抬東西、準備用餐、進食。感覺上,這班年輕人比客人玩得更開心,更投入,難得他們每天都做同一樣事情而並不厭倦。當然,他們有邀請我們也去跳(只是跳入池中,不是跳崖),晉爸考慮了0.5秒,覺得身為貴賓還需一定矜持,婉拒之。隨便拍照留念算了: 他們玩得差不多了,我們便收拾東西繼續行程。順便一提,上一站的村落有間整潔的廁所,忘記用的話,大可以像晉爸一樣叫船員先行,自己稍稍墮後…(其實也可以等到遲些入到水中才…)。回到碼頭,我們不再上船,改穿上救衣坐進浮泡裡。所謂 tubing 其實是一個大車輪胎,內裡連著個小輪胎,我們就坐在小輪胎上,外面圍繞著大輪胎方便我們擁抱。船長把船開出,兩名壯男則各自拖著晉爸晉媽,就這樣在水中順流而下。初段水流平和,很多時要用手撥水而行,略覺沉悶;中段有幾個激流,晉爸也無驚喜,而晉媽則覺得差不多了。快到最急的一段時,晉媽放棄,重新登船,晉爸則繼續冒險前行。 晉媽上得船來,便拿起手機拍下船過激流的片段: 船泊岸邊,晉媽上了石灘,慶幸無恙。 這時晉爸也殺到,晉媽拍下激流兩壯士的一幕: 上文說過,一班壯男比我們更貪玩,晉爸過了一關,以為就此完結,壯男卻問還要不要 encore,晉爸惟有陪他們再來一遍。再玩一次後我們才收拾心情打道回府。 回到起點的小屋,團主家人早準備好茶點,還有些紀念品出售。我們到浴室梳洗後才回酒店,同樣是團主 William負責送回。 回酒店休息過後,叫了的士載我們到附近的Art Village,這裡是個商場,有荷花池美景,環境不錯。 意外地看到一家中餐館,原來是來自北京的母女經營,主打北方餃子。 很久沒有吃菜了,晉媽問老板大娘有沒有炒青菜,店主女兒說這裡不像大城市,中式青菜難求,但姑且到旁邊的超市看看。雖然結果沒有找到青菜,但隱世小店的熱情卻令我們感動!最後我們點了客餃子和炒飯,味道不錯。 飯後慢慢步行回酒店,睡個好覺! 旅遊小錦囊: Pacific Coast附近的Navua河上提供不少的玩兒,例如我們參加的 tubing,可到https://www.rivertubingfiji.com/ 報名。我們是在酒店報名,同樣價錢。 其他的活動還有激流(white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