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篇 道別北極圈,火車闖古都

前文說過,摩爾曼斯克原本只是我們西伯利亞鐵路遊的甜品,沒想到這甜品卻如此美味可口。為了趕在太陽風暴時去觀賞北極光,我們來摩爾曼斯克時坐了這次旅行的惟一一次內陸機,那經聖彼得堡回莫斯科的一段,我們當然秉承火車遊的宗旨,繼續坐火車。未想到,從摩爾曼斯克去聖彼得堡的一段旅程是非一般的漂亮,毫不遜色西伯利亞的景色。


第十七、十八天 2017年10月1、2日

早上醒來,吃過早餐便趕往摩爾曼斯克火車站,乘坐 9:40 開的 0214 次列車。我們在西伯利亞的火車票是經代理購買,但自莫斯科開始,火車和飛機票都是我們在網上自行購買。摩爾曼斯克火車站外形不錯,到達後我們先到站內領取火車實票才到月台登車。同西伯利亞很多火車站相似,到月台要上下長長梯級,又苦了晉爸晉媽。

我們這次坐的同樣是四人一廂房的二等廂,由於我們只有六個人,我們四位女士便共乘一廂房,而兩位男士便和其他乘客共處一室。這也不壞,我們還認識了位莫爾曼斯克大叔,沿途雞同鴨講,到站後他的兒子還幫我們找的士。車廂的形狀和狀況跟以前坐過的火車差不多,就不在此多講,沿途風景好看,多鋪窗外景色吧!我們火車開行,沿著摩爾曼斯克的河邊前進,看到很多工業、船業用地,印證了摩爾曼斯克是北極圈內最大的工業城市,但幸好沒有大量破壞周圍的樹林。

不一會兒,火車慢慢移入內陸,這裡是鹹淡水交匯處,處處泥濘。

進入內陸後,火車大部份時間都是沿著 Reka Tuloma 河前進。河流在森林深處滾動,形成多處急流。

再過一段路途,河流轉為平靜。

河道兩旁長滿不同顏色樹葉的密林,數不清的紅、黃、綠,互相配搭,比西伯利亞看到的更為茂盛(不知那裡開始落葉沒有?)。

除此之外,沿途也有見到一些民居,有蘇維埃式的舊公寓,也有破舊小屋。

最喜歡的始終是這些與世無爭的寧靜小村落。

偶爾還會看到一些東正教教堂,座落在深谷叢林中,仿似隱世修道院。

火車停站不多,同西伯利亞鐵路相似,這裡有大小不一的車站。對這個經過而未停的小站情有獨鍾,簡單的外形,門庭破落,就像齊瓦哥醫生(Doctor Zhivago)電影中齊瓦哥醫生一家流放到達西伯利亞時的荒棄車站,在西伯利亞沒有看到,到此卻有緣遇上了。(未聽過齊瓦哥醫生?太可惜了,這是令萬千像晉爸年齡的一代著迷西伯利亞的電影,快去看吧!)

到了另一個站,站內一棵棵燦爛鮮紅的樹木,又是另一種風姿。

在此踫上一列載滿木材的列車,看來這裡區域也有伐木工業。

再往前行,進入看似片片沼澤的地區,相信這裡與鄰近的芬蘭地形相似。由於在冰河時代這處是被冰封和侵蝕,芬蘭、瑞典東部,以及波羅的海東北一帶有很多湖泊、沼澤,地貌也變得更有特色。聖彼得堡原本就是建設在一片沼澤中的,聖彼得堡離我們還遠嗎?

其實還是挺遠的,起碼還要多睡一晚才到。這時離中秋更近,月兒漸圓,雲霧中若隱若現(慶幸不是在此時此地追極光!)。

第二天 早上 11:50 才到達聖彼得堡。我訂車票和旅館時原以為火車是停在我熟悉的莫斯科火車站,可以步行到附近訂好的旅館。原來從北方到聖彼得堡的火車是停在 Ladozhsky 火車站。幸好在火車上認識了名摩爾曼斯克大叔,他來接車的兒子(還是個在聖彼得堡當醫生的)糾正了我這個低級錯誤,還幫我們在車站外截了兩部的士,才可以在微雨中順利到達我們的旅館。

我們訂的是間叫 Friends on Vosstaniya 的青年旅社,Friends 是家連鎖店,在聖彼得堡有很多不同類型的旅社。我們選擇了在繁華的 Vosstaniya 廣場附近,離火車站和地鐵站很近,而且可以步行到很多市內景點。

我們入住的是兩人房,寬敞整潔。廚房、廁所在房間外面,感觀不俗。

除了地點方便外,選擇這間店的另一原因是它以文藝色彩作為設計主題,很配合我們文青的風格。很喜歡這裡的 common room,順便介紹我們在這裡的團友(找找有幾個?)。

安頓好行李,馬上找飯吃。旅社旁有很多餐館,我們轉個街角便看到了這一家叫你好飯店。北京一路走過來,沿途飯菜尚算適合我們口味,但確是太長時間沒有吃過中國菜了,當然一試。

服務好,味道好;吃燻魚多了,久違了的是滑溜溜的漕魚片。

想不到還有北京風味的碗豆黃!

吃過後馬上展開我們在聖彼得堡的市內遊,留待下篇介紹。

 

旅遊小錦囊

  1. 據聞俄羅斯較大的火車站是可以直接使用電子票登車,但為求安心,我們都會先到站內的櫃台領取實票,並先打印好訂票單給工作人員查閱。在摩爾曼斯克和聖彼得堡,我們領票的過程相當順利。
  2. 因為未有預訂,在 Ladozhsky 火車站外打的須要逐部議價。去 Vosstaniya 叫價由 500 盧布至 1000 盧布,可恨!經議價,我們找到兩部 500 盧布的。
  3. Friends on Vosstaniya 旁邊有個座現代化商場 Stockman,地庫的大型超市有各類產品出售,可以購買食物到旅社自行烹調。



第19篇-漫遊隱世小城摩爾曼斯克 (Murmansk)

圖中是摩爾曼斯克的市徽,很喜歡它簡潔的構圖,但可惜找不到它的詳細資料。憑推測,這裡包括了三大元素:北極光、船務、鯨。上篇已經介紹過摩爾曼斯克觀賞北極光的過程和好處。原來摩爾曼斯克是俄羅斯通往北冰洋和大西洋惟一整年不結冰的海港,造船業尤其發達,我們這次也會去參觀以這裡為基地的核子動力破冰船,而這裡亦是通往在 Svalbard 俄國最北礦場的港口(Svalbard遊記可參考:【向北極進發】冰島至長年城(Longyearbyen)遊記開始!)。最後,這一帶據說是觀鯨的好地方,不過我們就沒有這個耐性,與其冒暈船浪之險倒不如擇北極洋巨蟹而噬!


第十六天 2017年9月30日

昨晚凌晨 1:30 才回到旅館,今早睡個晚覺,也不知幾點起來。旅館提供早餐,300 盧布已包括個暖暖的麥片粥。在餐廳輕鬆聊天、整理照片、上網(極光相當然要第一時間發佈!),就慢活了一個輕鬆的早上。

隨團攝影師姚生努力執相。

懶洋洋過了個早上,下一個節目就是吃午餐。昨天晚飯太便宜了,早聽聞摩爾曼斯克是全球出產北冰洋巨蟹最多的地方,今天決定找全城最高級的餐廳來個蟹宴!網上得知城中的 Teppaca 是個好去處,原先也以為在摩爾曼斯克只會有簡陋的食肆,誰知進了門才知道這是個品味風格、氣派不凡的高級餐廳。

有點可惜的是,這裡沒有賣整隻巨蟹,只有蟹腿,或以蟹肉弄沙拉、湯等。話雖如此,出品美味不減,尤其是原隻蟹腿方便入口,不費吹灰之力便可以細啖其鮮味,不錯!

這時候是來一杯伏特加送蟹肉湯了!

Teppaca 就在市中心,飯後正好在街上漫步,這時寧靜的街頭紅葉盛開,份外怡人。

數個街口之外是個博物館。館內有些當地動植物和舊日原居民生活的展覽,例如北極熊的標本等,相當有趣。

參觀過後轉往岸邊參觀著名的列寧號核子船,這是全球第一首核子動力的破冰船,早已退役,現在只靠著岸邊供遊客參觀。(在此目視,摩爾曼斯克是個海港,但地圖上摩爾曼斯克是在 Reka Tuloma 河畔,相信這裡河面寬闊與海水混雜,本文姑且作為海寫作。)

碼頭旁的大廈,好像是個海軍辦公樓,簡單而清爽的建築。

我們到的時候,已經有些遊客在等待,到登船一刻,有工作人員把我們與其他遊客分開,原來跟著晉爸旅遊有貴賓式服務。登船參觀費每人收費 300 盧布,但只有俄語講解。我們一行六人,可另有英語導遊,全體另加 1,500 盧布。我們剛吃過全城最貴的蟹宴,貴氣未減,當然選擇了貴賓包團。我們跟著個英語流利的導遊,遊遍全船,他沿途講解,風趣易明,物有所值。

這是監察核子堆的管理室;核子早已停止運作。我們問導遊還有沒有遺留幅射,他以一貫戰鬥民族的口吻說不用擔心,姑且信之。

除了核子堆外,船上盡量保留了原有設施。

登入駕駛室,我們可以隨意亂動。團友中有香港船主牌的姚生努力試圖啟動船隻,只是怎樣也動不了。旁邊不耐煩看手機的是我們的英語靚仔導遊(對,是靚仔,不是靚女)。

最後,在船上踫上了北極熊。(這不是標本,VR 製作,拍攝時北極熊不在,後期製作才貼上;必須贊歎團友演技!)

步出船艙,已經是傍晚 5 時,這時天色漸紅,映得碼頭份外嬌俏。

從這裡可以看到對面山上的一些景點:戰機、愛國軍人紀念碑等;我們也不專程去看了。

遊罷我們步行回市中心,其實碼頭就在火車站旁,去車站的途中經過看到又是一堆堆的紅葉,叫人迷戀。

車站兩三個街口外就是市中心,街口看到一個紀念碑,上面的現代版市徽造型不錯。

大部份團友已經累了,看到間叫 Meridian 酒店內有家餐廳,便坐下順道吃過晚飯。活力之星 Polly 卻意猶未盡,外出購物,買了 T-shirts,更找到明信片並寄出給親友(來自北極圈的明信片,好好珍惜啊!)。吃過飯後,請餐廳幫我們叫了兩部的士,早早回旅館休息。

 

旅遊小錦囊

  1. 我們旅館不在市中心,但相距不遠,可請旅館代呼的士,每程約 160 盧布;回程也可請餐廳代勞。莫漫斯克大部份所謂的士其實是沒有標示和計程表的普通小車,呼喚後往往需等十數分鐘才會到達,須帶耐性。只有在市中心酒店前才見到有正式的士。
  2. 列寧號並非每天開放,參觀前先查詢開放時間:http://www.rosatomflot.ru/atomnyy-ledokol-lenin/
  3. Teppaca,英語譯作 Terrasa,可以在此參考評語、地址:https://www.tripadvisor.com/Restaurant_Review-g298501-d5426991-Reviews-Terrasa_Lounge_Cafe-Murmansk_Murmansk_Oblast_Northwestern_District.html



第18篇-日遊莫斯科 夜觀北極光

第十五天 2017年9月29日

寫本篇的時候,無線電視的“三日兩夜”節目剛好在播放摩爾曼斯克的特輯,相信看過的觀眾必定想馬上買機票去走一走。摩爾曼斯克 (Murmansk)確是個好地方,無論你是為了去追逐極光,還是只想到北極圈打卡,這都是個值得考慮的目的地。以晉爸而言,我最喜歡的是它仍保存著濃厚純樸之風,讓我仿佛回到 40 年前的廣州(這感受越見越少)。很簡單的一個城市,隨便在市內漫步就有種輕鬆舒適的感覺,加上這裡物價超平,住的食的都不用多費心思。在很多地方去吃北極巨蟹和觀看北極光,或許會是件大工程,在摩爾曼斯克就像電召部的士去西貢食海鮮再漫步海灘那麼簡單。

我們安排西伯利亞行程時,摩爾曼斯克仍然是個鮮為香港人認識的城市,為什麼我們會決定去這個地方呢?我們計劃中,完成西伯利亞鐵路遊約十多天,而一些上班的團友最希望周六啟程,三周後的周日回到香港,可以用盡珍貴的假期。我們考慮了好幾個方案,最後咨詢過晉盈遊的意見後,便決定繼續行程一路向北,直闖俄羅斯鐵路最北的網絡 — 摩爾曼斯克。原本是希望繼續坐火車北上,但由於我夜觀星象知道這兩晚北極光最為活躍,加上越來越接近中秋月圓之夜,恐有月亮影響觀光,便決定這晚坐飛機上回頭再坐火車南下。


西伯利亞鐵路遊完滿結束,團體將會在莫斯科解散。團友一團和氣,在喀山登上火車前先來個大合照,預祝團友餘下各自的行程順利。

上篇已經介紹過從喀山去莫斯科的豪華一等廂,這裡不重複了。我們到達莫斯科的喀山火車站是早上的七時,團友趙氏伉儷離團留在莫斯科享受二人世界,而其餘六人繼續集體行動。乘坐去摩爾曼斯克的飛機會在下午 3:15 在莫斯科的 SVO 開出,我們約有一個早上的時間可以在莫斯科遊覽。我們先把行李寄存在喀山火車站的行李間,預約了專車正午12時載我們去機場。

安頓好行李後我們乘地鐵到紅牆。在很多地方可以看到莫斯科市內遊的介紹,晉盈遊就有個詳細的遊記(俄羅斯波羅的海三國自由行行程表),我們就不浪費篇幅了,只想說早上七時多的紅牆遊人甚少,難得可以輕鬆包場拍照(只可惜今早天色灰暗,不宜拍照)。

來了戰鬥民族的首都,晉媽臂力大增,雙手撐起二名大漢。

紅牆外花叢錦繡,佈置有南瓜,不知正是南瓜節還是有什麼節目慶典。

前幾編說過,俄羅斯大城市內都有導遊圖,我們就在圖中圈內的街道走了一會。像克里姆林宮這些重大的景點就留待回程時再花時間細看。

今早重點是坐地鐵,參觀聞名的莫斯科地鐵站。

時間尚早,我們乘車到麻雀山,這裡有莫斯科大學和遠眺莫斯科城的觀景台,應該不錯。只是我低估了登山路的難度,感覺比上一次跟晉盈遊來的時候花更多的氣力和時間(應該不單是感覺,是過了數年,又老了!),有點趕時間的緊迫感,美中不足。

遊罷回到喀山火車站不到 12 時,就在車站便利店買了些麵包,味道奇香,邊吃邊回到行李間取回行李。等了十數分鐘,仍然未見預約的司機,心中開始擔憂。請路人甲、乙用俄語打去問,才知道約錯了行李間。喀山來的月台出口左邊就有個行李間,我們卻傻乎乎的去了下一層的。

終於與司機 Ivan 相認,接過行李趕往機場。一如所料,路上很多塞車點,但還算在預期之內;我們 12:15 開車,13:30 便到達。我們早辦過了網上 check in,在自助機取過登機牌和託運行李,便順利登機。飛行約一個多小時,我們在 5 時多著陸摩爾曼斯克機場。

摩爾曼斯克機場很小,我們很快便取回行李,離開機場大樓。這時夕陽染紅了整片天空,我們呼吸著北極圈清新的空氣,心情特別開朗。

只是,同機的乘客陸續離去,我們經旅館預訂的接車卻遲遲未見,不到十數分鐘,我們已成為最後一批被遺忘的孤兒。又是路人甲、乙幫忙俄語電話時間,打去旅館,終於叫來兩輛汽車(估計旅館沒有預約,臨時呼叫)。

摩爾曼斯克城市不大,但也坐了半小時車程才到市區,沿途只見樹木不見人煙。到了類似市郊地段,兩部車東轉西繞,駛入一處漆黑叢林。我們雖然身經百戰,遠征西伯利亞而來,但也心中一慄,是否上了賊車,如果不是經旅館招來的車,早已跳車而逃。停車後司機指著一處民居,說到了。(下面兩張圖是第二天拍攝的,第一張是通往旅館的漆黑小徑;第二張的竹林後隱約可見的大樓便是旅館所在。)

下了車找了一會看到招牌才相信到達無誤(也是第二天拍的照片)。

我們預訂這家叫 Mini-hotel Polyarny Krug 的旅館,原因有二:首先它離市區較遠,以為出了旅館舉頭便可以看到極光(我太天真了;是遠、是暗,但還是不夠);其次,網上評語都稱讚這裡的職員可以幫忙安排觀賞極光。招待我們的是俄國大媽,態度親切,不懂英語,但有英文入住指南,介紹居住規則、wifi、早餐選項等等,簡單清楚。溝通不便,我們也懶得投訴在機場等車一事,連忙請她代訂當晚極光遊。不一會她電話約好晚上 10 點出發,兩部小車,每人 3000 盧布。

這時我們正好安頓行李,旅館房間相當整潔,裝潢簡樸。

雖然我們來程道路黑暗,原來旅館隔著樹叢外就是一條大馬路,車水馬龍。再走不遠就有座大超市,內有個 food court 類地方,我們就地取材,買了些食物做晚餐,晉爸晉媽兩個人才花了 185 盧布!吃飽回旅館,10 時許來了兩輛小車,普通街上看到輕便的類型;其中一部的司機是位大叔,另一位則是一名大姐,兩人都懂些英語,尚能溝通。錢銀交付後便啟程,原來是走回機場方向,到了約 20 公里外馬路旁的一處小空地。途中大叔介紹,他是退休人士,自由兼職導賞極光,只因熟悉地形和天象,知道那裡最大機會看到。這時已 10 時多,但天際還有微光,城市光污染亦可見。

我們心想,離城市這麼近又在馬路邊,極光那會看到?時間慢慢消逝,天色漸漸黑沉,烏雲偶爾飄過,北斗七星若隱若現,但極光依然未見。就算是只是在九月底,北極圈內的晚上也寒氣迫人,晉媽第一個退守車廂內。司機倆東指西點,還可以看到些疑似極光搖擺(因暴光原因,照片中的極光強度會比目視較強)

差不多到了 12 時,這時大叔還氣定神閒,滿不在乎(當然,錢已收了嘛!)。我們有點心灰意冷,也累了,正想打道回府,大叔突然指向天際一方,只覺黑暗中有點異樣,連忙叫車中(差不多睡著了的)晉媽出來。說時遲那時快,片片幽光從樹叢頂冒出,劃破長空,眨眼間已見漫天青光,形像不一,此起彼落。我們西伯利亞遊視觀極光為甜品,沒有太多準備,六人中只有團友 Polly 和 Irwin 帶來像樣的相機,又沒有專業腳架,只好東拼西湊,難得也可以拍了些照片留下追憶(又要多謝兩位影友!)。

原以為在馬路邊會受到經過的車輛影響,估不到還得有如此效果。

看到凌晨 1 時,包車的三小時也快到了,坐原車回旅館。回想這兩天,從西伯利亞到喀山,今早還在莫斯科城闖蕩,晚上已經看了晉爸、晉媽人生的第一次極光,感覺未上床已經發了場好夢!

 

旅遊小錦囊

  1. 喀山火車站寄存行李,收費每一小件 260 盧布,大件 460 盧布。
  2. 從莫斯科去摩爾曼斯克的飛機一天有好幾班,我們選下午的飛機有幾個原因:預留多些時間以防火車晚點;營運的有幾家是小型的國內航空公司,安全信譽不太好,只選較好的國營俄航 Aeroflot。
  3. 我們到俄羅斯一般預約 Lingo Taxi 接送,可靠。
  4. 在摩爾曼斯克住的是 Mini-hotel Polyarny Krug,Booking.com 上預訂;共用廚房、浴室、廁所。房費平宜。最好是有洗衣服務,不用自助,有專人代勞,收費便宜,洗摺好每 7kg 才 300 盧布。
  5. 摩爾曼斯克遠離大西洋,較少遇上冷暖空氣形成的雲雨,比冰島等北歐地區更有機會觀看到北極光。

 



第17篇-異鄉風情喀山半天遊

第十四天 2017年9月28日

從葉卡捷琳堡去莫斯科的鐵路大概有兩條路線可以選擇,一條是傳統的西伯利亞鐵路路線,另一條則經過喀山,據說兩條路程長度相約,呈一南一北的平行走向。我們決定走喀山路線,偷珍貴的半天時間去多看一個城市。喀山是斯韃靼斯坦(Tatarstan)共和國的首府(斯韃靼斯坦共和國並非獨立國家,屬俄羅斯聯邦的成員),為俄國第八大城市,與莫斯科、聖彼得堡同為俄羅斯的三座A級歷史文化城市。喀山最有特色的地方,是斯韃靼斯坦原先是個伊斯蘭國家,後來被俄羅斯吞并,但它仍然住有大量的伊斯蘭人口,城市面貌也保留了很多的伊斯蘭風格,別具風情。


葉卡捷琳堡去喀山的車程較短,我們乘坐晚上 10:20(當地時間)開的105號列車,第二天早上 11:18 便到達目的地。由於我們會乘坐當晚8:20開的車同日離開喀山,我們實際只有不足九個小時停留在此。我們原本訂了本地旅行社的包車,利用這半天時間遊盡市內景色,但後來的一個發現,令我們改變了主意。什麼發現?下面再說。

先說我們坐的這班火車,昨晚很夜才登車,當然馬上就寢。第二天早早醒來,窗外迎來一片晨光。

出到走廊,不知從何而來一大批年青俄國帥哥,也不知團友 Karen 如何引得這班男生如此投入,更不知 Karen 俄文如此棒(估計是日哦夜哦有功)。原來這班年輕伙子同住一個車廂,是一隊運動員,到喀山作賽。事後才知道,喀山是俄國運動第一大城市,2018年世界杯在此也舉行多場賽事。

火車準時到達喀山,最開心是踏進文明,月台竟然有電梯給乘客使用(喀山在烏拉山之西面,不屬西伯利亞而屬歐洲部份)。

喀山火車站極之華麗,是個當地典型的伊斯蘭式建築物。

是什麼發現叫我們有包車不坐,難道拖著行李半天遊?原來是在網上找到了家 hostel 式旅館,叫 Express Hotel&Hostel,就在車站對面不遠,兩間四人房一晚房價共需 4,316 盧布,我們租來用半天,管他用來放行李、洗澡、休息、吃飯也好(結果我們全做了)。這家旅館離車站不遠,但不好找,我們問路也不順利,結果是在這座商業大樓內的一層。

原本以為這麼便宜的旅館不會好得那裡,入到房裡有驚喜!團友都抱怨為何不住一個晚上(結論是不能對團友太好)。房間有四張單人床,很整潔,地方寬敞,陽光充沛。

也不浪費時間,請旅館接待員幫我們叫了兩部的士,載我們到第一個景點。為了方便集體行動,先到較遠的 Temple of All Religions (泛宗教廟)參觀,回到城內解散後再分別市內遊。這個 Temple of All Religions 既夢幻又狂野,神聖之餘又帶些怪誕,俄羅斯極為罕見的建築物。

這個是個私人發展的項目,建築進行了不知多少年,還未正式完成,表面上不對外開放,沒有正式入場費,只有門口一個小盤,遊客隨緣樂助(晉爸估計未有執照營業)。“廟”內外工程仍在進行中,但可以看見外觀彩色繽紛充滿異國風情。

廟宇內更無處不在裝修中,似乎各大宗教都各佔地盤。基督教堂的掛畫叫人贊歎,佛殿離完工甚遠但顯出東方的風格。

廟園不大,花半小時拍照便差不多。回到城中,直往克里姆林宮(Kremlin)。克里姆林宮在俄語中解作皇宮,不只莫斯科一間,很多地方都有。喀山的克里姆林宮始建於伊斯蘭國年代,先有伊斯蘭風格的建築物,後期陸續增建了俄式宮庭和東正教教堂,各自夾雜其中,恬靜和諧。

伊斯蘭廟更具獨特的風格。

克里姆林宮位處較高的山岥上,從此外望,可以看周圍的城市景色。

遊覽完畢,我們沿大門前的大馬路步行回旅館,這亦是喀山市的主要街道。

這時才發覺,原來喀山的街道很有歐洲小城的味道,高低有致的大街小巷,與西伯利亞又不大相同。

只是無論那裡,貓痴總是無處不在。

年紀較輕的團友繼續在城中遊蕩,晉爸媽提早回旅館,順道在旅館旁的超市買些食材回去弄晚餐,特別要多煮些蔬菜,補充我們久違的葉綠素。難得這樣大的旅館有足十數人使用的廚房卻無人使用,我們當然讚好!

飯後把房退掉,依依不捨離開旅館到車站,重拾只是分離數個小時的火車旅程。晚上亮了燈的喀山火車站更是漂亮!

我們坐的是俄羅斯最好的 01 班次(西伯利亞豪華專列除外),由喀山直達莫斯科的快車。這次更是升級至頭等廂,二人包廂。進入車廂,整潔寬敞,沙發床是柔軟的湖水藍絲絨,並有飲料小食供應。坐下不久,乘務員端上免費輕便晚餐。這一刻,團友又有話兒:為何不全程坐頭等,又為何不早說有晚餐供應(我們全都吃過晚飯才登車!)?唉,都說過,人性貪婪,不要給團友太好的(其實我也不知道啊!)。

過了很充實的一天,值得花錢住好些,只是車程太短,約12個小時多,明天一大早便到達莫斯科,我們西伯利亞鐵路遊的終點站。

 

旅遊小錦囊

  1. 推薦喀山車站附近的 Express Hotel&Hostel,性價比高。樓下有價廉當地餐廳和超市,可利用廚房煮食。以當時匯價,我們每人花港幣 70 多元便可以存行李、休息、梳洗、煮食,超爽!
  2. 從火車站有巴士去 Temple of All Religions,但班次疏落。包的士來回最方便亦便宜;我們來回每部花了 410-440 盧布(一部停了表;另一部沒停表,等待狀態)。Temple of All Religions 表面不收入場費,但建議每人捐款 50 盧布。
  3. 克里姆林宮告示列出入場費 1,000 盧布,但當天的收銀員說免費,不知是什麼原因。
  4. 喀山火車站門前很多閒人和司機兜攬幫忙拿行李,大可不理,他們亦不勉強。如前往 Express Hotel&Hostel,應該在車站前方過馬路再左轉。如先左轉便需用隧道過馬路,攜帶行李的會覺不便。



第16篇-葉卡捷琳堡半日遊

第十三天 2017年9月27日(二)

上一篇介紹過我們選擇停留葉卡捷琳堡的幾個原因,計劃中只花半天便可暢遊歐亞邊界,下午再參觀沙皇被處決的教堂便是了。心目中的葉卡捷琳堡是個工業城市(它確實如是),市區不會有什麼值得留戀的地方。殊不知,市內保留了不少的古老建築物,還有個不錯的的中央公園,更令人驚喜的是在街頭小巷看到的小點滴,滲透出陣陣的文化氣息。


上篇講到我們去了一間外貌平凡的餐廳,未進入這間餐廳之前,先介紹葉卡捷琳堡的“紅色路線”(Red Line)。大家不要誤會,這與紅軍無關,它是市政府在市中心路上畫上一條長長的紅線,長達5.5公里,把市內最著名的景點連接起來,方便旅客按圖索驥。

很多城市都有引導遊客參觀的路線,香港就有條中西區文物徑,但像這裡在街道上畫上一條大大的線的,晉爸印像中只有法國南特的綠線。

先介紹紅線,因為我們到的餐廳就是在紅線經過的地方。這家不見經傳的餐廳叫 Uralskie Pelmeni,外形毫不吸睛,但入內卻發覺格調不凡,帶點文化氣息,很適合我們這些不重外表重內涵的文青。同傳統俄式餐廳一樣,這裡也是自己挑選食物,再到收銀機前付款。這裡食物品種極多,花多眼亂。我們各自尋找所好,乖乖坐下享受舒適的環境。

其實這家餐廳大有來頭,它是蘇聯解體後俄羅斯聯邦首任總統葉利欽(Boris Yeltsin,或譯作葉爾欽)常到的餐廳。葉利欽在這個城市長大,他的開明形像深受當地人敬仰,這裡很多的景點都是與他有關。葉利欽性好杯中物,相信他在這個酒吧留下不少腳毛。

吃過飯後便開始我們的市內自由行,我們沿著紅線,第一個站就是著名的葉卡捷琳堡諸聖堂(Church on Blood in Honour of All Saints Resplendent,或稱 Church of Spilled Blood)。這裏原本是個私人住宅,1917年俄國革命後,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數口及他們的貼身僕役、隨從與醫生輾轉移送,並被禁於此。他們最終於1918年7月16日被俄國共產黨處決,屍體淋上汽油與硫酸毀屍後秘密埋葬,而原本的房屋被夷為平地。蘇聯解體後,沙皇等人被東正教會追封為殉道聖人,而他們被處決的原址建立了這座教堂用來紀念他們。

教堂前的十字架雕刻了沙皇一家的人像。

遊罷教堂,我們計劃中必看的景點也全部參觀過,心無懸念,依然循紅線前行。原來諸聖堂附近有些古老建築物,可觀性高。

再往前行,到了葉卡捷琳堡的中央,這裡有條堤壩,將穿越城中的河流儲成一個大湖。

堤壩另一面是個廣場,湖水從此流出,周圍刻有城的名字和一些有趣的裝飾。

我們於 2017年到此,下一年正是俄羅斯舉辦世界杯的大日子,這裡早已大張旗鼓了!

沿著河流兩旁是個清幽的公園,水鴨還要比遊人多一些,不知是人在看鴨還是鴨在看人。

鍵盤在,綠樹成 mon,不知滑鼠在何方,可有松鼠在旁?

到此讀者應該已經可以體會到葉卡捷琳堡的城市文化氣息。還嫌不夠的話,只要隨意再走走,便可以發覺這裡的次文化更能表現出民眾的創作力。

最喜歡去旅遊是兼容多元又帶點衝擊的地方,參觀過沙皇時代的建築又欣賞了現代街頭藝術,那剩下來的當然就是蘇聯式的建築物。大家可以不喜歡共產主義,但蘇維埃的建築藝術水平是無庸置疑的。這是位于 1905 年紀念廣場的市政廳。

到了這裡已經差不到回到酒店了,行了一整天也累了,在附近的商場吃過晚飯便回酒店,Konstantin 準時來接我們去火車站。在葉卡捷琳堡停留了剛好一天,很充實,計劃要看的看了沒有失望,沒有預算看的也看了覺得驚喜,這就是自由行的樂趣。

 

旅遊小錦囊

  1. 網上可以找到很多紅線的資訊,如:http://www.ekaterinburgguide.com/eng/393/396/ 。建議出發前打印好紅線地圖,沿途觀賞。我們步行了半天大概只完成全程的一小半,如要細心觀看全部景點,恐怕只少要一天以上。
  2. 我們午餐的餐廳 Uralskie Pelmeni 位于 Lenina 69/1,售俄羅斯傳統美食,主打俄式肉類雲吞,價廉物美。